Run me like a river

[Ming-Kit]#哭包#一发完#



气势汹汹小哭包

——————————————


01.

Ming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平平常常地去游了个泳,还能捡回一个小哭包。

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一幕他到现在还记得。

一米八深的大池子里飘着个粉色的hello kitty游泳圈,仔细一看,圈儿里还趴着个小身影,两条腿在水下一顿乱划。Ming游了三个来回,那小家伙距离他的目标——泳池边缘,才移动了半米不到,脸还憋得通红。

Ming一边觉得好笑,一边长手长脚姿势优美地从水下游过去,从小家伙的身前冒了出来,把他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自己。

“小朋友,是不是迷路了?”Ming笑着扶住了他的泳圈边缘,跟他打趣道:“不会游泳的得去一米三浅水区,我带你过去好不好?”
 
几句话过后小家伙的脸变得更红了,Ming正觉得有趣,就感觉自己的腿在水下被轻飘飘的力道踹了一下,小孩儿把他的手从自己的泳圈上推开,红着一张脸气势汹汹道:“我就乐意在这儿游,你管得着吗?”
 
“管得着啊,我今天代班教练,你这样游不行啊,我指导指导你吧。”Ming可能觉得自己那天可能真是闲得发慌,一边脸不红心不跳地扯着谎,一边摘了他的泳圈想“激励激励”他的胆子。
 
可刚一摘,小家伙就扑腾着往下沉。
 
Ming眼疾手快地胳膊一伸把他搂了过来,才意识到这小孩儿不是胆小,也可能只是单纯地缺心眼儿:“你不会游泳还敢往深水区窜?”
 
“我会!”小家伙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小腿在水中划拉了两下像个考拉似的圈住了他的腰,眼睛都给吓红了,还嘴硬地反驳道:“我就是......我就是一下子忘了。”
 
给吓忘的。
 
得嘞,Ming无奈地又把泳圈套回了他的身上,觉得还是留他一个人在这儿泡澡吧。但才刚游出去半米,就被叫住了。小孩儿扒着泳圈朝他招手,红着眼特别臭屁地跟他嚷道:“你别走!”
 
“怎么?”Ming这会儿耐性倒是特别足。
“你不是教练吗,你得守着我!”小家伙在水里扑腾着想靠近他,可那泳圈像是自带引力似的,光打转儿偏不动,看上去怪可爱的。
“小朋友,我可不是私教啊。”Ming好笑地游过去,将那个转了一半的泳圈又连人带圈地转了回来:“想让我守着你,得先让我变成你私人的啊。”
 
当时Ming倒是没觉着自己这话有多暧昧,他反正也无聊,索性推着小家伙慢悠悠地游了一个来回,等从水里钻出来时,把湿漉漉的头发往脑后一别,泳馆里白炽的灯光映在蓝色的池水上,在他眼眸里粼粼地荡漾着,他一低头,发现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又看着自己发愣了,只不过那眼神不像是被吓到,倒更像是,第一次认定了主人的小狗。
 
 
02.
 
Kit去游泳馆的那天是被几个损友坑了,但没曾想会遇到Ming。

他对这个美少男可谓是一见钟情,身高腿长,肤白貌美,一出水,跟芙蓉似的,把他三魂七魄都勾去了。
 
于是,一段漫长的追Ming路就此开启了。
 
一开始他还真以为Ming是泳馆的教练,想着不管花多少钱都得让他变成自己的私教,可后来才发现他是骗自己的,Kit郁闷地抱着自己的hello kitty飘了半天,可想着想着咧着嘴又笑了,美男不是教练还主动来勾搭他,那他肯定也是挺喜欢自己的嘛。
 
当缺心眼认定了一件事,那就注定八百头牛也拉不回来。

Kit废了老劲儿收集了几十页有用没用的资料,生平第一次去堵人表白,可“我喜欢你”一句话才刚说了一半,Ming就皱着眉打断了他:“我不就吓了你一回吗?还让我以身相许,负责到底了啊?”
 
Kit看着他拧起了眉,又凶又好看的,来时的气势顿时蔫了大半,可心底里的喜欢却又咕嘟咕嘟沸腾得更热烈了,索性脖子一梗耍赖道:“谁让你先来招惹我的,你勾了我的心,现在拍拍屁股就想走吗?” 

“谁说我要拍拍屁股就走的?”Ming忽然笑了,Kit感觉自己看到了曙光,可这朵高岭之花又慢悠悠地给他甩了一朵乌云,遮住了他曙光乍现的爱的小天空,道:“我屁股都不拍,直接走。”


第一回合,Game Over。


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那么Kit追Ming,隔着什么呢?
 
Kit觉得可能隔着一整个宇宙。
 
他把前十来年漏看的那些情书情歌爱情片倒追攻略都研究琢磨了一遍,不管老套还是新鲜或是狗血,反正能用来追人的招儿也都实施了一遍,可Ming却跟石碑成了精似的,愣是一点儿没动摇。
 
Kit垂头丧气地划拉掉小本本上了倒数第二招,看着最后那“色诱”两个字,啪叽把本子合上了,他还是有点儿自知之明的,色诱这一招,适合Ming照镜子时对自己用,而他,还是乖乖地践行第一条追爱准则:狗皮膏药法。争取在他生活里多多出镜比较实在。
 
这几天,Kit发现Ming不知怎么的骑起了摩托车,又拉风又帅气的。
 
为了跟他一起兜风,Kit向基友借了台小电驴,又用自己的零花钱收买了来接他的司机,让他别跟他老妈说。
 
毕竟放着好好的专车不坐跑去开小电驴,目的还是为了追男人,他觉得他妈能给活活气死。
 
Kit在工程学院门口等了Ming老半天,小电驴都快被他摸出花了,才看到他日思夜想的那个身影,可今天他的芙蓉身后,还跟着另一个人。
 
一个穿着高跟鞋穿着小短裙,走路跟狐狸成精似的姑娘。
 
Kit看着他们从自己眼前经过,Ming看了他一眼,停都没停,就往车棚走去。

Kit早上借车的时候还高高兴兴呢,这会儿突然就变得委屈巴巴了,他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转身,一只手就在他后脑勺上敲了敲。
 
“你还骑车?驾照有吗?”Ming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的。

“她是谁,你对象吗?”Kit没回答他,而是反问道。
“怎么?”Ming没正面回应,只是抛出一个模棱两可的问题来又扔回给他。

“没怎么......”Kit又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笑着等他的那个女孩子,肤白貌美大长腿,话里飘着一大股醋味:“挺漂亮的,你眼光真好,我祝你们天长地久开花结果早生贵子......”说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鼻子越来越酸,头也不抬转身就走。

 
第N回合,哦不,最后一回合,Game Over。


 
03.
 
Ming看着小家伙低着头,也不知道哭没哭,转身就推着他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小电驴,安全帽都没扣好就上路了。
 
他觉得无奈,又莫名有些担心,却也不知道这担心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来不及细想,匆匆回去跟等着他的人说让她先走,长腿一跨,上了摩托就追过去了。
 
等他又看到那个骑着小电驴摇摇晃晃的身影,Ming心都快蹦出来了,都红灯了小家伙还一溜儿往前开,伴随着一声尖锐的鸣笛声响起,Kit一个急刹连人带车在地上滑了大半米远。
 
Ming干脆把车一扔直接冲了过去,在大马路上把他搂在怀里上上下下检查了三遍,吊着的心才落了下来,得亏Kit今天穿得厚,只有掌心擦破了皮,没什么大事,他拧着眉,直接把他押回了学院的医务室。

“你干嘛跟着我啊,你对象呢?”Kit举着自己擦破的手掌,还惦记着刚刚的事儿。
“给你消毒,有点儿疼,你可别哭啊。”Ming无视了他的提问,把他擦破的手紧紧攥住了,以防止他乱动,用棉签沾了一些消毒的碘酒,在伤口的边缘轻轻擦拭着。

小手抖了一下,“谁要哭了,我不怕疼,男儿......男儿有泪不轻弹。”小家伙像是捏着鼻子回他的话的,Ming光顾着给他消毒,也没抬头,等终于上好了药,抬起头看他时,Kit一张小脸哭得都起皱了,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别的原因给委屈的,还愣是拿另一只手捂着嘴不出声,哭得一抽一抽的。
 
Ming捏着他的手看了他好一会儿,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

他把Kit另一只手也拿了下来握在手心里,凑上去在他水红的小嘴巴上亲了亲,看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像是又被自己吓到了一样,只好捏捏他的脸道:“别哭了,我从了你还不行?”
 
可小家伙没有什么“旗开得胜,修成正果”后的开心,看着他一愣,眼泪流倒是得更欢快了。
 
“怎么了?”Ming捉摸不透地盯着他看。
“你......你怎么脚踏两条船啊。”Kit一边哭,一边指责着他是个渣男。
“瞎说什么呢。”Ming好笑地戳了戳他脸上随着抽噎而时隐时现的小酒窝,坦白道:“她是我妹妹。”
 
“妹妹?哪种妹妹?”
“一个肚子里出来的那种。”Ming真是败了,小家伙还挺会抓重点:“你眼里装了俩水龙头是吧?开关在哪儿呢?”

“......哦,这样啊,那你妹妹长得跟你一样美啊。”Kit瘪着嘴,驴头不对马嘴地回应道,Ming被他逗得不行了,一颗心变得软了吧唧的,又看着Kit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了录音键,举到他的嘴边:“那,那你能不能,把刚刚从了我那句话再说一遍啊,我怕你拍拍屁股不认账。”
 
破事儿重提了不是?
 
Ming一把拍掉他的手机,捏着他的脸又亲了一口,眼泪粘在唇上,涩涩甜甜的:“你记着这个就行。”

 
04.
 
Kit回到家还恍惚着,芙蓉就这么答应从了他了?
 
他狠心捏了一把刚被Ming包扎好的手,疼得他又想掉眼泪,可心里美滋滋又甜乎乎的,想了老半天,也没明白过来Ming怎么突然就答应他了。
 
一边举着手洗澡,一边在脑袋里开着拖拉机突突了许久,大腿一拍,回过神来,难不成Ming是对眼泪攻势无法抵挡?
 
那是不是以后谁对着他哭着表白他就会答应谁啊。
 
Kit满心的小火花又湮灭了大半,七上八下的,美男刚到手他就担惊受怕他会被人抢走。在床上翻滚了半天,手机屏幕在关了灯的房间里幽幽地亮了起来,Kit盯着那个来电显示出神,差点就错过了Ming第一次给他打的电话。

“喂......”Kit用被子裹住了自己,开了免提,小小的被窝里充盈着他喜欢的人的声音,这个人刚刚从了他,而且还亲了他两次,他现在一颗心就像泡在了蜜罐里。
 
“睡了吗?”Ming在那头问他,声音低低沉沉的,隔着电话都能把Kit撩得心颤。
“还没呢。”Kit拽着枕头的一角,无师自通地就开始跟他撒娇:“我手疼,好疼啊,疼得睡不着。”

“是吗?”Ming似乎轻轻笑了笑:“那你把手放到话筒边。”
“干嘛?”Kit不解,但还是乖乖地照做了。
“给你吹吹。”Ming隔着话筒,呼了口气,Kit也不知道自己是蒙在被子里热的,还是Ming呼出的气体真从听筒那边传了过来,他只觉得自己整个掌心都在发烫,那股烫意都蔓延到胸口去了。

“还疼吗?”Ming问道。
Kit傻笑着点点头,忽然想起来他看不到,赶紧补充道:“疼,你再给我吹吹……”
“惯的你,不吹了,赶紧睡觉,睡着了就不疼了。”Ming终止了他的甜蜜幻想。

Kit瘪瘪嘴,这不才第一天吗,怎么就惯着他了呢,枕头的角都快被他揪下来了,追人时的那点儿大胆这会儿又变得扭扭捏捏:“Ming,我明天去找你好不好。”
 
“你不上课么?”
“明早我没课,我给你带早餐吧!你爱吃什么?肉包子?三明治?牛奶饼干奥利奥?”
“没课还不珍惜,睡睡懒觉不好?”

“不想睡你!”Kit一个着急,说都不会话了,哦不,是话都不会说了。

他一下子掀开被子,又急急忙忙纠正道:“不是,不是,我说错了,我是说不睡,想你!”
那头听起来像是极其无奈地笑了笑:“我还以为你刚追上我,就要始乱终弃了呢。”

“不能的!”Kit挥舞着包成小猪蹄的手:“你若不离,我定不弃,你要是离了……我就抱紧你的大腿你哪儿都别想去……”
“行了,怎么还押上韵了呢,早点睡吧,乖。”
 
Ming都让他乖了,他能不乖吗?
 
Kit恋恋不舍,刚想挂电话,Ming又喊了他一声,道:“我爱吃三明治。”
 
结果当天晚上,Kit就做了一晚上跟三明治斗智斗勇的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闹钟都响过了三巡,他才惊觉着醒了过来。
 
急急忙忙出门,在楼下便利店挑了个最大的料最足的就指挥着司机必须使出他当初当赛车手时的能力,在十分钟内把他送到学校门口。可怜司机已经把三十分钟的路程缩短为十七分钟,还是被小少爷打了个差评。
 
Kit一下车就直奔Ming所在的班级,才刚百米冲刺一半不到,就看见他的芙蓉正抱着胳膊,懒懒地倚在教学楼拐角处的墙边等着他了。
 
腿那么长,脸那么帅,Kit只觉得自己两眼都快一闪一闪亮晶晶,直冒小星星了,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他的跟前,把三明治递了过去:“饿了吗?”
 
Ming点点头接了过来,领着他随便进了一间没人的自习室。
 
“你吃了吗?”Ming利落地拆开了包装袋,问他道。
 
Kit摇摇头,他都迟到了哪儿还敢吃啊。
“张嘴。”Ming把拆好了三明治递到他的面前:“乖。”
 
又让他乖!
 
Kit本想拒绝,可半点儿抵抗力都没有。他张开嘴,咬了一小口。
 
“小猫儿啊你。”Ming笑了笑,在他咬过的三明治上接着咬了一口。Kit脸都红了,他们明明都亲过嘴儿了,这儿交换一下口水,怎么觉得更害羞了呢。
 
“再吃一口,嘴张大点儿。”Ming将三明治又递到他嘴边。
 
Kit很听话,嘴巴张得大大的,把三明治里面那个蛋啃掉一大半。可刚一啃完又后悔了,他怎么就买了一个呢,Ming怎么吃得饱呢!然后鼓着一张满满的嘴看着Ming,想咽又不好意思咽下去。
 
Ming吃完了剩下的,把包装袋叠好塞进口袋里,Kit看着他这举动有点愣,下意识一吞,没咽完全,开始打嗝了。
 

“你还真是小猫儿啊,嘴那么小,嗓子也那么小。”Ming一边笑话他,一边给他顺背。

“你怎么不......嗝......不扔啊......”Kit觉得自己真丢脸。
“不扔,你给的都留着。”

“啊?”Kit有点儿难以置信,看着Ming一脸认真的模样,打了三个嗝后,绞着手指头不确定地问:“你那么......嗝......喜欢我啊,那怎么......嗝......不早点答应我。”
 
问完这番自己都不确定的话后,Kit就不出声了,可Ming没有回应他,脸也忽然变得很严肃,偌大的自习室里,只有他自己的打嗝声一下一下的,听起来特别可怜。

Kit等了半天,想了想,身子挪过去一半,一边使劲儿想让自己憋出一泡泪,一边又在脑袋里突突突开起了拖拉机,给自己找台阶下:“我开......嗝......开玩......”
 
可撒娇求饶的话还没说完,Kit就被面前的人长手一捞,屁股一托,嘴巴被人一含。
 
Kit整个人都懵了,Ming把他抱到了腿上,炽热的唇直接亲就下来,他们恋爱才第二天,就亲了第三次,这速度是不是有点儿太快了。
 
“不打嗝了吧?”Kit还在考虑他俩的恋爱进程呢,Ming就放开了他,但脸还是挨得很近,扑出的气息带着他的味道,好闻得像是迷魂香。
 
Kit发现嗝是吓跑了,倒是招来了某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荤画面。也就是这会儿他才察觉,Ming的吻技也太好了,他觉得自己脸都红透了,挪挪屁股,发现Ming的手还托在他的屁股上。
 
“你,你手......”
“嗯?”
“摸我屁股了......”
“嗯,摸了,不行吗?”
 
行倒是行,Kit没敢动,被Ming摸着的那半边屁股都酥酥麻麻的,像失去了知觉一样,但,总觉得......
 
“咱们是不是有点,进展太快了?”
“这就快了?我还意淫你了,快不快?”Ming凑在他的面前,鼻尖蹭着鼻尖,低哑着道。
 
Kit傻愣愣地看着他,一口气没提上来,好不容易停歇下来的嗝又卷土重来。
 
“吓着你了?”
“没......没吓着,就是......嗝......幸福来得太突......嗝......突然了......”
 
突然的幸福,让Kit都快把Ming的衣服抠烂了。

 
05.
 
自从自己答应从了他之后,Ming觉得小家伙就跟泡泡糖成了精似的,又黏又甜。简直比追他的时候还要可爱。
 
这天刚给他妈当完人力搬运工,把那些插得乱七八糟的花搬回自家的花圃里,Kit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Ming......”声音就黏黏糊糊的。
“想我了?”Ming把最后一束花抱到他妈的花房,长腿一曲,倚着玻璃栏杆。
“五天没见了,不想你那就是我始乱终弃的时候了!”声音听起来气哼哼的,Ming都能想到他气鼓鼓的模样。

“你敢。”Ming想了想,看了眼时间,他这几天跟家里出了趟门,太忙了也没来得及跟小家伙多联系,昨晚刚回来,今天一早就跟他妈去花鸟市场买花:“你在哪儿。”

“学校食堂。”
“去买杯粉红冻奶,喝完了我就到了。”
“你来找我啊?”
“等着。”Ming挂了电话,跟他母亲打完招呼,就出了门。
 
一开始还挺淡定,到后来就越走越快,开车的时候几乎是压着超速的红线开的,以至于他到了Kit的跟前,小家伙捧着的那杯粉红奶冻才喝了一半多一点。
 
刚一上车,Kit就凑到他的身边使劲儿嗅了嗅。
 
Ming忍不住掐了把他的脸蛋:“闻出什么来了神探小狗。”
 
“花香?你买花了?送我吗?花呢?”Kit朝后排看了看,空的:“后备箱里吗?”
 
“买了。”Ming想笑,又想逗他:“但不是给你买的。”
“啊......”
“给我妈买的,她最近沉迷插花呢。”Ming看他还使劲儿在自己身上闻:“有这么好闻吗?”

“嗯......好闻......”Kit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蹭在他的下巴上,末了抬头看着他:“Ming,我也想跟你一起插花。”
“跟你我还插什么花。”谈恋爱都嫌时间不够呢,还插花。
“啊......”Kit一双眼睛眨巴眨,似懂非懂地说:“那你跟我插什么啊?”
 
Ming觉得他大概是糖精得道了,想上天,一颗心都被他勾得不成样儿了。他把Kit搂过来,圈外自己的怀里亲,磨得他的嘴巴都红了才放开,小家伙嘴巴甜甜的,有股奶味。
 
“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不愿跟我插花啊。”
“......”Ming把他的粉红冻奶吸管又塞回他的嘴里:“插什么花儿,插你嘴。”


06.
 
周末的时候Ming带着他去了郊外泡温泉,Kit兴奋了一路,琢磨着怎么才能在氤氲的温泉水里上演几场浪漫的桥段,可到了那儿一看,原来根本不是二人世界,除了自己,Ming的几个朋友都在,那点儿羞耻的幻想都在四五个人一块儿下汤的时候变成了公共大澡堂的场景。
 
Kit嘴巴撅得老高,一点儿也不满意这次的约会。
 
Ming的朋友也不知道拉着他在聊些什么,Kit一时觉得无聊,趴在池边扣着鹅卵石玩儿,也没注意到Ming什么时候又回到了自己身边。
 
“怎么了,这石头跟你有仇啊?”Ming也看了出来小家伙有些失望,他原先的确是打算和Kit两人来的,只不过快到山庄了才知道,他的老铁们早就在这儿等着他了。

“没仇,这不是看它孤单跟它玩玩吗。”Kit将鹅卵石排排坐堆了起来,看着还挺那么回事儿。
“那么善良啊?那怎么不理理我?”Ming伸手环住了他的腰,把他转了过来,朝他的胸口看:“上次种的草莓都没了。”

“都两礼拜了,有才怪呢。”Kit也低头瞧了一眼,胸前白白嫩嫩的,还真是一点儿痕迹都没了。
“那继续种好不好?”Ming托着他的屁股,让他双腿盘着自己的腰。

“不行……”Kit想推开他,又舍不得,又羞又臊的:“被你朋友看见了还以为我荒淫无度满脑子都是那档子事儿呢。”
“那就挑个看不出来的地方种。”Ming压着声音哄他。
“……啊?”
 
还有看不出来的地方?Kit眨巴着一双眼,Ming笑着把他的腰托起来一些,低头含住了他胸前的敏感。
 
Kit被他吸得整个人都化了,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呜呜咽咽不敢出声,他和Ming所处的位置被一块大石头挡住了,但他这会儿还是能听见其他人的说话声,感觉下一秒就要被当场“扫黄”。
 
Ming看出来他紧张,舔吸得更用力了,直把他胸前的两点嘬得水红水红。Kit被抱着回房间的时候都是晕乎乎的,只听见Ming跟他们说自己一下午没吃饭,这会儿又泡了太久有点儿头晕,所以得先回去。
 
Kit躺着,任由他给自己擦干身上的水珠。顺着视线的方向看,可以看到Ming的浴袍松松垮垮,露出了一片精壮好看的胸膛。
 
“Ming......”Kit红着脸,拿脚丫子去勾他的小腿肚:“我饿了。”
“想吃什么?”Ming是真以为他是饿了,下午这小家伙就啃了两片面包。
“想吃小Ming同学。”Kit边说边盯着Ming看,看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两手撑到了自己的身体两侧:“不是怕疼吗?疼了又要哭。”
 
Ming总想着要让这个小哭包少哭多笑,最好一天天都乐得跟缺心眼儿似的。

可这个目标在Kit第一次上他的床的时候就注定要被打破了。
 
第一次的时候,Ming给他扩张了老半天,下面都湿的不行了,可才堪堪进了一半,Kit就哭得感觉要喘不上气了,Ming到最后还是没忍心,一边给他抹眼泪一边哄着他用手给自己打出来。
 
 “我这回肯定不哭了。”Kit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做着没什么信服力的保证。
“真的?”Ming的声音很哑,像在压抑着什么。Kit咬着唇使劲儿点了点头。伏在他身上的人顿了顿,浅浅地笑,把他迷得五迷三道,还没从勾人的笑里回过神来,就被翻了个身,脸陷进又大又软的枕头里,看的确是看不见了,可感觉更真切了。

“别......别这么光明正大......”Kit抓着枕头的一角:“暗中操作行不行......”
 
Ming没理他,吻从耳垂,侧颈窝,到肩胛骨的那一小块凹陷,一路向下。Kit很白,稍微用力点儿,就能起一串儿小草莓。Kit什么都看不见,他把手从枕头底下伸过去抱着,整张脸都埋了进去,双腿被分开,Ming掐着他的腰就把他的屁股抬了起来,这个姿势也太不可描述了。

Kit拧过头去看他,Ming握着自己的粗长在那漂亮的湿润花蕊处磨了磨,只不过挨着边儿蹭了几下,头才进去一小半,身下的那个小哭包眼泪就啪嗒啪嗒地开始往下掉了。

白花花的身子晃得Ming眼睛发红,害怕自己一个意识不清楚就顶穿了他。
 
“我没哭,我是激动......”Kit抹了一把脸,咬着牙瘪着泪,脚丫子都蜷缩了起来,手伸到后面去掰着自己的屁股蛋。

Ming拍拍他的屁股,从他身体里退了出来,掰着他的腰把他翻了过来,再把两条小腿一捏,并在了一起,眼底里满是欲望,却夹杂着疼惜。

他低哑着声音哄他道:“乖,不做了,用手给你弄出来好不好?”

说到底还是舍不得。
 
Kit一张小脸被自己的眼泪泡得湿漉漉的,一听Ming说不做,急了。
 
上一次的失败让他觉得必须得变成这一次的成功之母,这会儿也顾不得羞和疼了,爬起来腿一张就跨坐到了Ming的身上,抱着他的脖子,小屁股纯真又诱惑地贴着他的下腹处,抽抽嗒嗒又气势汹汹道:
 
 
“不行,你进来,我要夹死你。”



————————————————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甜饼




 
 

评论(65)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