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B]#深渊#12

深渊01 深渊02 深渊03 深渊04 深渊05 深渊06

深渊07 深渊08 深渊09 深渊10 深渊11


你是我心甘情愿
坠入的深渊

————————————


被Forth牵着手走出酒吧的时候,Beam还是懵懵的,余光恍惚瞥见那位调酒的男孩儿朝他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喝醉了。

酒吧外人潮依旧汹涌,Forth把他的手握得很紧,甚至有些微微发痛。

但Beam没有挣开,没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没问他要带自己去哪儿,只是顺从地跟着他一起走。
 
两人走得很慢,拐过了几条街区,向街巷的深处去,在一扇铁门前停了下来。
 
Beam朝四周围看了看,这儿人不多,嘈杂的声音被稀释了不少,在喧闹的市中心竟意外地有些僻静。
 
“进来。”Forth在密码锁上按了几下,铁门就缓缓上升,打开来了。

“这里是?”Beam弯一弯腰,跟着他走了进去。

还没看清楚室内的轮廓,就被Forth搂到了怀里,耳边是铁门徐徐下降的声音,“咔哒”一声响,四周围的空气都彻底地安静了下来。Beam伏在他的肩头,没有继续追问。

“我很想你,Beam。”Forth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不太真切。

可今晚发生的这一切,其实都不太真。

Beam把头抬起来,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又用鼻子蹭了蹭他的,才舒了一口气道:“你真的来了啊。”

“不确定是我还敢任由着我拉着走?”Forth对他的这一举动似乎有些好笑。

“因为我也很想你。”Beam歪歪头,笑着回他。

Forth盯着他看,眼里有笑,有光,还有一些让Beam脸红心跳的情愫。

对视了一会儿,Beam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他将视线移开,才注意到Forth的羊绒大衣里头,还穿着正式的西服,似乎是急匆匆赶过来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可能是来纽约出差吧。

“不然我怎么回你那一句新年快乐?”
 
Beam顿了顿,解释道:“我手机没电了。”
 
“其实我昨晚还在国内,搭了凌晨的飞机过来的。”
 
“上飞机的时候我还在想要不要来,来了你或许也没有空,有些话电话里也可以说,但我还是想当面告诉你。”
 
“新年快乐,还有……”
 
“……我很想你。”

他的爱意不加隐藏,如果喜欢有一百分,那么这会儿就连半分也藏不住了。
 
Beam听着他的话,眼睛紧盯着他西装上的一颗纽扣,它跟随着他的主人,裹着风尘,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Beam扯着他羊绒大衣的衣领,抬头吻了上去。

不算激烈,却很缠绵。像失而复得的情人,也像兜兜转转终于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份珍惜。
 
不知厮磨了多久,四瓣唇才终于分开。
 
“这里是?”

对自己的主动有些不好意思,Beam转移着话题,绕过他向四周围看了看,怎么看都像是个空房间,没什么家具,留下来的也似乎是被主人遗弃了的东西。
 
“我当时这里住的地方。”Forth笑着抬起手,用指腹拭去他唇畔的水光:“我在这里住了快三年,离开之后似乎也没有人住进来了。”
 
“你说要来纽约的那几天,我跟这里的房东又联系上了,他说他要离开纽约,这里准备出售了。”Forth继续说道:“我问他能不能再回来看看,付给他一个月租金,就呆一两天,我想带你来看看……”
 
Beam偏过头去看着Forth,等着他后面的话。
 
“我想让你成为第一位客人。”
 
Forth在这呆了三年,那之后,他们又经过了好几年才相识,可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Beam却恍惚觉得那几年像是陪着他一路走过来了一样。
 
“上楼看看吧?”Forth手伸过来,手指都插进了Beam的指间,紧紧地扣在一起,打断了他的走神。

“楼上有什么?”Beam任由他牵着往上走,楼上很暗,看得不太清楚,紧抓着握他手的人问道:“怎么不开灯?”
 
“要做点儿不能开灯做的事。”

Forth忽然停下来,在黑暗里转了个身绕到了他的身后,把他抱了起来。

“在这里……?”Beam吓了一跳,有些不自然地想要拒绝:“能不能……”话才刚出口,背就接触到了柔软的沙发。

“想什么坏事呢?我们看个电影。”Forth将自己的羊绒大衣脱了下来,盖在他的身上。

房间里有一台投影仪,Beam裹着那件带有Forth体温的大衣,等他开好了设备,又坐回到自己的身边来,两人靠在一起,等待电影的开始。

那是一部二十年前的老电影,王尔德。

Beam只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读过王尔德写过的一本童话书,叫快乐王子。

可快乐王子的内容并不像它的名字那样快乐。

当Beam读到王子身上的金子,被燕子一片片剥落下来,直到最后,王子眼睛上的最后一块宝石被拿走,再也看不见,从民众敬仰的雕塑,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泥塑,被众人嫌弃地推倒时,他就把这本童话书扔进了床底再也不看。

对于幼年的他来说,结局好与坏,就能影响他的喜欢与否,就像王子公主一定会幸福生活在一起,正义一定能战胜邪恶......

因为纯粹,所以界线分明。

画面一帧一帧闪过,从王尔德在婚后与罗宾初尝了同性之爱的禁果,到王尔德被两个可爱的孩子围绕,再跳到王尔德在美术馆中,与波西的初遇。故事由此开启了悲剧的进程,波西是王尔德一生的迷恋物,却不敢宣之于口的爱。

黑暗里,两个人静静地看着,Beam觉得自己看得认真,可架不住酒劲和困倦,他还是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醒来时,被Forth搂在怀里。

房间里仍是灰蒙蒙的,似乎还没有完全天亮。
 
“醒了?”Forth放下手机低头问他。

Beam不知道他昨晚有没有睡,揉揉眼睛从他怀里坐了起来:“我睡过去了……”

“嗯,你还真是不认床。”Forth调笑着他。

“我认你。”Beam把大衣拿开,伸了个懒腰,但很快又被Forth搂了回去:“一大早嘴那么甜。”

他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脸挨着Forth的颈窝蹭了蹭,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电影的结局怎么样?”

Forth顿了顿,笑着在他的唇角亲了亲:“结局很好。”

Beam想了想剧情的走向,有些怀疑,瞥了一眼笑眯眯的Forth,伸手就要去够投影仪的遥控,又被某人眼疾手快地捞了回来,按在怀里不得动弹:“一会儿就有房产中介过来,我们得走了。”

满腔的求知欲被压了下来,Beam瘪着嘴被Forth推搡着去洗手间,简单收拾一下准备离开。

铁门缓缓上升,又缓缓下落,Beam回头注视着,发觉只不过短短的一晚,他竟生出了些不舍。

“走吧。”Forth朝他走近,将他的手握住一并伸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

两人一同往回走,又走回了昨晚的那条街。

街面有些狼藉,残余的狂欢痕迹还未来得及清理,Born Bar的大门也紧闭着,看起来更像一家普普通通的小店了。

“回程的机票是什么时候?”Forth边走边问他道。
“后天。”
“累吗?”
Beam不明所以,还是摇了摇头。
“那走吧。”Forth牵着他,步伐快了一些。
“去哪儿?”
“私奔。”Forth眨眨眼,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道。

在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些吃的和水,Forth租了辆车,就停在附近的街面上,说要带他去自驾,Beam抱着那一袋子吃的愣了半晌,还是上了车,朝着市郊开去。

一路上高楼越来越稀落,Beam不知道他是往哪个方向开,要带他去哪里,他们开上了高架桥,又进了隧道,轰鸣的火车从头顶呼啸而过,有种亡命天涯的错觉和快乐。

车里太安静,Beam觉得自己保不齐又会睡着,央求着Forth把车顶的窗打开,探了出去。

寒风吹得他生凉,脸颊和耳朵都被吹得通红发痛,Beam还是张开了双臂,拥抱着一点儿也不友好的冷风。

但才半分钟不到,又被Forth半威胁地按了回来。

Beam也不恼,伸手去开车上的调频,转到一个正在播放着黑人说唱的频道就停了下来,飞快地看了一眼Forth,随着节奏扭了扭。

Forth忍俊不禁地笑了,问他怎么那么开心。
 
Beam也不知道,今天天气不算太好,没有阳光,风也大,不知要等多久才能抵达那个前方,可他的心却像是要沸腾起来似的,一呼一吸之间冒出的白雾,整个人都像是在燃烧。

他们抵达Sleep Hollow时候接近中午,电影里的断头谷阴气沉沉,可Beam刚一下车,就有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对他说了句Welcome。Beam也笑眯眯地跟她说Hi,觉得这个小镇格外温馨可人。

Forth将车停好,两人并肩往里走。

“这里秋天更美一些,冬天太冷了。”Forth把Beam的手放到嘴边,哈了几口热气。
“以前常来吗?”Beam直接将手心贴到了他的脸上。
“嗯,很累的时候会开车过来散散心,前面是个庄园,有个大农场。”
“放放牛骑骑马养养鸡,你小日子过得很不错啊。”Beam笑着道。
“嗯,挺怀念的,毕竟现在只能骑骑你。”
“......”

被反调戏了一波,Beam翻了个白眼挣开他的手独自往前走。

小镇上的确很安静,肃穆的庄园,萧瑟的农场,静谧的公墓,街道上也没有什么人,在周边随意逛了逛,Forth领着他进了庄园里的一家餐馆,老板是个扎着头巾的女人。

看到Forth之后惊叫了好几声“oh my god”,随后像个少女一般扑进了他的怀里,同Forth来了个热情的贴面礼。
 
看来是老相识了,Beam静静地站在一旁,只见Forth低声和她说了几句,那位扎着头巾的女人就朝着他走了过来,一个用劲竟把他也拉到了怀里,在他的脸上吧唧了两下。
 
“Ur eyes are very beautiful!”

Beam愣了愣,一时半会儿竟不知怎么接了,所幸女人看起来很忙,转身去招呼着Forth让他们随便找个地方坐便离开了。

Beam本来就不太饿,这一顿饭,鉴于老板娘太过热情,让他差点吃到路都走不动了。

Forth倒是一脸理所当然:“你这几天没有好好吃饭吧,这一顿算补回来了。”

有这么把人往撑死里补的吗?

Beam气不过,拽着他在小镇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遭。

冬天白昼时间不长,下午四五点天就暗了下来,两人沿着小镇的主干道走,尽头处是一片橙澈的湖,一条窄桥漫入湖心,衔接着一座小小的灯塔。

灯塔历史近乎百年,Beam走到桥面上,湖风有些大,吹得他睁不开眼,背过身来时Forth把羊绒大衣脱了,盖到了他的脑袋上。

“我们能到灯塔上面去吗?”Beam露出一双眼睛,问他。
“你试试?”Forth纵容着他道。

绕着灯塔走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守塔的人,或许他正在某一处悄悄地偷懒,总之两人很顺利地从灯塔里铁制的狭小楼梯拾级而上,直接来到了灯塔的最顶层。

Beam扶着外栏抬头往上,有疏疏朗朗的星辰。

这样的景致总能让Beam想起他和Forth在山顶的那个夜晚,此刻好像没什么两样,但又有了不同。

Forth从身后圈住了他,Beam在他的怀里转了个身,将大衣拿起来盖住了彼此。

小小的空间里,两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Forth欺身上来,寻他的唇。Beam偏过头躲开了,轻声笑了笑,捧着他的脸,再一次主动吻了上去。

风声擦着他们的耳畔刮过,却卷不走炙人的温柔。

从灯塔上下来,天已经完全黑了。

Forth牵着他小心地走,桥和岸中间有一道裂缝,也不知道多少年了都没修。他索性直接把Beam抱起来,稳稳地搁到岸上的台阶上。

“还想去哪儿吗?”Forth搂着他问。

Beam低垂着眉眼,看着他很诚实地摇了摇头:“想回酒店。”末了又补充道:“房间里有个浴缸,正对着床的,我还没有体验过呢。”

话说出来很是暧昧。

“那我们回去体验体验?”Forth在他的唇上轻轻啄了啄,笑着道。

他们很幸运,刚回到酒店,天气就开始有了变化。一直未曾下雪的城市,忽然下起了绵薄的飘雪。

先前还在挑衅着说要体验情趣浴缸的Beam,这会儿却又害臊了起来,把浴室的门一锁,说什么也不肯让Forth进来。

Forth倒也没有强求,时间还很充足,临走前应该能让梦想照进现实。



需要走链接的部分,以及关键的一句话来惹



——————————————


广州场虽然结束啦
但爹地女孩的爱还能大战N回合



评论(90)

热度(276)

  1. 漫源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兔几本本 转载了此文字
  3. 漫源 转载了此文字
  4. 小兔几本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