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B]#深渊#11



你是我心甘情愿
坠入的深渊


————————————
 
 
“……是在音乐节上,跟你搭讪的那个男人。”

Sean靠得很近,声音压得很低,气息几乎拂在了Beam的脸上,像那一天的海风,让他模糊了视线。

车里的气氛忽然就沉了下来,像坠入了越来越深的海,气压从四面八方涌来,朝着Beam的心脏慢慢收紧。

“你……”

Beam贴着车门的背在轻轻地颤抖,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瞳仁就暗了下来:“……你想干什么。”

Sean依旧没说话,他看着Beam的眼神里原本带着些不明所以的期待,这会儿却隐隐地变得有些失望,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也不知两人沉默了多久,直到Beam觉得自己都已经渐渐习惯了那道低气压,Sean终于移开了视线,轻笑了出声:“你觉得我能干什么。”

他将扔在车前窗的手机拿了过来,再看向Beam时,眼里的笑意就变回了一开始在办公室里的那样,普普通通,恰到好处的热情:“吓到你了?抱歉,开个玩笑而已,我只是觉得我们很有缘。”

Beam眼里的暗沉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散去。

“删掉了。”

Sean将手机转过来,照片库里一片空白,干干净净,刚刚那张偷拍的照片也已经没有了:“我真的只是开个玩笑……”

他又按了一下车门锁,Beam身后的车门开关立马弹了起来,车门也微不可及地震动了一下,密闭的空间里,气压像是有了裂缝,空气又舒朗了起来。
 
“哦。”Beam低低应了一声,鼻音很重,听上去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实际上除了一开始的慌乱,Beam也没有太多其他的情绪可言了。

至于究竟为什么,他也想不明白,或许是因为闭上眼的那一刻,他想起了在海边时,Forth曾跟他说的那句“没事的”,像一副铠甲,把他安安全全地围了起来。

“谢谢你送我,其他的事劳烦你了。”

Beam没再看他一眼,很冷静地开了车门,有风灌了进来,车里那点熏人的暖意刹时间消失殆尽。

“Beam!”Sean在身后喊他:“你生气了?”

“没有。”Beam关上车门的前一秒:“我记性不好,没必要记的东西不会放在心上。”

那句“没有”和“再见,你好”没什么不同,没什么情绪,却让Sean的神色在一瞬间暗了下去,直到Beam不轻不重地将车门关上,带着行李越走越远,一丝停顿和回眸都没有施舍给他。

和今天的恶作剧一样,他也是没必要记得的东西。Sean看着那一个身影慢慢变成一个小点,最后消失不见。忽然又笑了起来,起码这一天过后,他绝对能记住他了。

Beam进了候机大厅,Bella刚好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自己和父母都已经到了,并把他们所处的餐厅的名字地址也发了过去。

Beam告诉她自己马上到,挂了电话,心里仍是空空的。

他想给Forth打电话,又觉得会打扰他,在人来人往的大厅中央站了好一会儿,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才打了一句“明年见”发过去。

可看着信息正在发送中时,Beam忽然又觉得自己有点傻。但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时,Forth的电话打过来了,像是根本没有出差,一整天都端着手机期着盼着他的联系似的。

“到机场了?”Forth在那头问他,声音带着Beam熟悉的沉稳和温柔。

“嗯,刚到。”Beam拖着行李箱慢慢地走,在行色匆匆的人群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怎奶声奶气的,没吃药吗?”Forth忽然将话题折了个弯,又绕回到了Beam的声音上,让他都开始怀疑自己鼻音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吃了。”Beam撒了个小谎,倒不是因为怕他担心,只是觉得被人赶着去吃药未免有点太娇气。

“嗯……”Forth低声应他,像是相信了他的话,却很快又问道:“怎么去的机场?”
 
Beam顿了一下,不明白Forth为什么总能刚刚好戳中他心里所有难言的点。

“打车。”Beam哑着声,撒了今天的第二个谎。

“嗯……”Forth仍然是轻轻地应道:“你的司机失职一次,等你回来他亲自去接你。”

Beam在自动扶梯前愣了愣,直到身后的人提醒,才后知后觉地站了上去。

扶梯缓缓地向前向上移动,Beam沉入海底的心也一点一点浮出了海面,Forth像是空气,又像是光,是环绕在他四周的温柔海浪,让他不管面对的是什么,都不害怕了。

也不知道这样的信心和勇气,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他心里生的根发的芽。

“没关系,我原谅他一次。”Beam勾着唇角说道,此时扶梯已经抵达了三楼的国际出发大厅:“Forth,我先去取机票了。”

“好,登机前告诉我。”
“嗯。”

挂了电话,Beam的步伐才快了起来,排队取了机票,才匆匆忙忙朝着Bella给他的地址走去。

一顿饭下来,Beam没吃多少,他原本就没什么胃口,Bella的母亲一直拉着他的手,反复地叮嘱他各种注意事项,要如何照顾好他们的女儿,就差没跟着一起去了。

Beam点头像是认真在听,但他和Bella都心知肚明,知道那些所谓的叮嘱和注意事项其实压根用不上。

进闸前,Bella的母亲仍在拉着Beam不停地嘱咐。Beam低头看了眼Bella已经隆起了一些的肚子,心情忽然有些复杂,又有些感慨。

“妈,我们知道了,该登机了,你们回去路上小心点儿啊。”Bella插了话进来,Beam才得以脱身。

一上飞机,Beam就给Forth发了条短信。

可直到飞机起飞,空乘提醒他们将手机调成飞行模式,Forth也没有回他。Beam原本就昏昏沉沉的,戴上眼罩和耳塞,就睡过去了。

等抵达中转的城市,已经是凌晨的三点多了。

距离中转了飞机起飞大概还有两小时,Bella去了VIP的休息室,Beam在飞机上睡得沉,这会儿精神已经好了一些,打算到机场的咖啡厅里坐一坐。刚开手机,Forth的信息就弹了出来,回复的时间恰恰好是十几分钟之前,Beam下机的时候。

“还在忙吗?”Beam思忖了几秒,回复道。

几秒过后,Forth的电话打了过来。

“没在忙……”Forth那头很安静,只有他自己的声音通过听筒传了过来:“我在等你。”
“啊?”Beam抿了一小口咖啡,还没来得及吞咽下去。
“你让我等了5小时28分……”Forth顿了顿:“……09秒。”
“我没让你等……”Beam好笑地搅动着咖啡:“我让你睡觉。”

可两人一直聊到Beam马上又要登机了,Forth才肯让他挂电话。

巨大的铁鸟渐渐升了空,城市,人群,山峦,河流,都变得很小很小,最后消失在漂浮的云层之下。Beam睡不着了,望着机窗外柔软的棉花糖云朵发呆,直到空乘端来了早餐,又把早餐收回去了,也依旧没回过神来。

他其实什么都没在想,只是在放空,放着放着,铁鸟就落回了它的“笼子”里。

抵达纽约时,正好是当地时间的正午十二点。

“你准备去哪儿?”Beam推着两人的行李走在Bella身后,她突然回过身来问他。

“酒店。”Beam顿了顿,还是回了她。

“定好了?”Bella掏出手机,边看边问。
“嗯。”Forth说到了机场会有人联系他,这会儿Beam也将手机模式调了回来。

“行吧。”Bella话说着转身去接了个电话,Beam将行李车推到门口处等她,几分钟过后,Bella收了电话走过来:“对了,年末那天我们见个面,跟你爸和我爸妈视个频,所以......”

“知道了。”Beam打断了她的话,他对这趟行本就没什么计划,估计自己这些天都会在酒店里呆着。

Bella没再说什么,Beam替她把行李推到门外候着的车旁,才掏出口袋里震动不停的电话,接了起来。一位看起来是职业司机的人过来接了他,话不多,只说是Forth先生交代他的。Beam上了车,也不问到底要去哪儿,任由着司机把自己的行李放好,载着他离开了机场。

Beam在车上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他的感冒一会儿好一些一会儿坏一些,和着时差一起把他整个人都搅得有些混乱。

“Beam先生,这几天需要出行的话请联系我。”司机把他送到了酒店,在离开前又递给他一张名片。
“谢谢。”Beam点头,将名片接了过来。

去前台出示了证件,没费什么时间和功夫,酒店的侍应生就领着他去了客房。Beam不太习惯这种被人照顾得方方面面的感觉,可这会儿却觉得也挺不错。他进了房关上门,卡也没插,灯也没开,就把自己又扔进床上,衣服都没脱地睡了一场。

等晚上醒来时才觉得自己精神好了一些。
 
房间里黑茫茫的,Beam睁着眼又躺了一会儿,才爬起来,把房间里的灯都给开了。

也就是这会儿,他才注意到Forth给他定的这个房间很大。

床很大,浴室很大,床和浴室的中间还有个按摩的浴缸,大喇喇地摆在那儿。Beam瞪着眼睛看了它一会儿,脸就开始发烫了。

把窗帘拉开,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能够看到外面的灯火璀璨,世界的十字路口就隔着几条街区的距离。

Beam抓着手机在地毯上坐下来,给Forth拍了张夜景的照片,发了过去。

然后盯着手机屏幕数数:“1,2,3,4......”

一直数到99,手机的屏幕才又亮了起来。

Beam按了免提,调大音量,一边看着窗外一边跟Forth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后面的几天如Beam所说,他在酒店里窝了两三天,吃饭也是点了让酒店的侍应生送到房间里来的。

公司那边似乎没什么事,秘书也只联系过他两次,问了项目上需要决定的问题,而Sean,从那天之后则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时间很快就渡到了跨年夜这一天。

Bella一大早就发了短信过来,让Beam去她给来的地址一趟。

Beam窝了好些天,这才第一次出了酒店房间的门。但他却没有联系那位司机,而是独自打车前往。

车子跨越了两个区,出发时是中午,抵达时已经到了下午,冬季的天空暗得早,才三四点已经隐约有了入夜的打算。

Bella没有住在酒店,她似乎在这边有自己的家。一幢白色的带泳池和小花园的房子,大厅里的装修和国内他们的家不太一样,家具很少,装饰也很简单,显得很空旷。

Beam没有参观的兴趣,实际上他在Bella这儿呆的不久。

只和她的父母视频了一会儿,也和他的父亲短暂视频了几分钟。Beam始终不知道应该和他的父亲说些什么,问候了几句,两个人就开始默契地变得沉默,父亲大概也习惯了和他这样的相处方式,只让他多照顾一下自己的妻子,就借口说医院里还有事,挂了电话。

在离开Bella家前,Beam听到楼上有一声不算小的响动,Bella让他先走,就急匆匆地先关上了门。

Beam按照记忆中的方向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走到天都完全暗了下来,才拦了一辆车,报了酒店地址。

但出租车在距离酒店还有几条街区时,就开始变得寸步难行了。

数不清的人群和车流向着广场的中心地区移动,不管是进和出都异常麻烦。

Beam望着车窗外的人流发呆。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Beam拿起来一看,低电提醒和Kit的视频邀请出现在同一个页面。

Beam顿了顿,按掉了低电的提醒,通过了Kit的视频邀请。

“Beam!”

才刚接通,那头的音浪就穿透了手机,震得Beam手一抖:“你怎么跑美国去了!”

“有事。”Beam稍微调低了一点儿音量。

“我还以为你和Forth度蜜月去了呢......”Kit似乎窝在一个人的怀里,不用看Beam也知道那是Ming。

“他不在。”Beam笑着看他朝着自己撒狗粮。

“我们......我们好久没见了,跨年你还不在.....我还想着跟你好好聊聊天喝喝酒......”Kit的脸红红的,看起来已经喝了不少了,两只酒窝也生出了醉意。

“我觉得,你应该没空跟我好好聊聊天喝喝酒......”Beam话音刚落,就看见Kit被一双手搂着抱了起来,整个人都埋进了身后人的怀里,手机也拿得歪七扭八的,Beam压根看不见他的脸了。

“Beam?”Ming接过了Kit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道。
“嗯,是我。”Beam忍着笑问:“他睡过去了吗?”
“这家伙趁我不注意对瓶吹了一半......”Ming的语气听起来既无奈又心疼:“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得过几天。”
“回来和Forth一起来酒吧聚一聚啊。”Ming调整了一下抱着Kit的姿势。
“好。”Beam点头,视频的画面卡顿了一下,Forth的电话插了进来。

“Ming,我先挂了,接个电话。”Beam看了一眼在Ming怀里不安分的Kit,觉得还是让他专心应付他的小野猫吧。
“行。”

关了视频,Beam按下了接听键。

车子往前挪了几寸,又停了下来。

司机倒是很有耐心,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打开了车载音乐,是一首最近热门榜单上的歌。

那头没有说话,只有不疾不徐的呼吸声,似乎在静静地听着这边的动静。

等到一首歌放完,切到了下一首,Forth才开了口:“还是那么多人。”

Beam看了一眼车窗外,没什么变化的拥挤与喧嚣,他低声“嗯”了一句。

“几年前,我还在纽约跟着我的老师学习......”Forth忽然缓缓开了口。

记忆里,他几乎没有讲过关于自己的事,Beam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机,让它贴着耳朵,静静地听,生怕错过了什么。

“那天也是跨年夜,当时的公司就在广场旁,从我们那一层往下看,其实什么也看不到,只有密密麻麻的,蝼蚁一样的人群。”

“成千上万的人都聚集在同一处,等着水晶球下落仪式,而我们当时还在开着风险评估会,只不过没能顺利开到最后,大家心思都飘了,就把会议室挪到了窗边,一边看着楼下的人群一边讨论......”

“后来,他们让我到楼下去买些酒,附近的商店都关门了,我去了一家酒吧,就在广场附近,叫Born Bar……”

“那儿有个调酒师,是个波多黎各男孩儿,我从没有跟他说过话,但那一天,我跟他说[带着你的酒跟我走]......”

Beam无声地笑了笑,Forth停顿了好一会儿,甚至让Beam以为这个故事就该戛然而止了。

“他问我,是否愿意等一等,等他问一问,Dani什么时候和他分手,我说好……”

Beam想了想,觉得Dani应该是这位波多黎各男孩的男朋友。

“再然后,他给我调了一杯酒,我就在那个酒吧里过完了那一年的倒数,虽然只呆了五分钟。”

故事到了这里好像就是尾声了,可Beam还是想问:“后来呢。”

“后来,我就带了几瓶酒回了公司,再后来,我就离开纽约了。”

“那,他和Dain……”

“Dani是他的男朋友......”Forth轻轻地笑:“两年前就车祸去世了......”

所以,这是个永远等不来答案的问题。

Beam沉默着,没有再说话。

直到手机的低电提醒又响了起来,Beam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或许连新年的祝福也赶不及说一句了。

Beam握紧了手机,还是喊了他一句:“Forth……”那头极轻极轻地应了一声,Beam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接着说道:“……新年快乐。”

手机电量像是算准了时间似的,刚一说完就彻底地暗了下去,再也听不见任何回声。

Beam怔然了许久,司机开了车窗,喧闹的人声和车里的音乐都少了隔绝,相交在一起,如同一首毫无章法的交响乐,砸在Beam的耳膜上。

他想了想,告诉司机自己就在这里下车。

这会儿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以中心向四周发散的三条街区都设了路障,只有一条窄窄的行车道。

Beam走在密集的人群里,默念着“Born Bar”的名字,向四周围不断地张望。

他来回走了两遍,身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热意,穿着的羊绒大衣敞开了衣领,冷风灌进了他的脖子,清冽的冷。然而Beam找了小半个钟,也没能找到Forth说的那家酒吧。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看岔了,还是它早已经不在了。

人越来越多了,Beam想了想还是算了,准备走回酒店。

逆着人流前进,有些磕磕绊绊。

有几个年轻的男孩儿抱着滑板,从Beam的身边经过,隐约间,Beam听到了“Born Bar”这个词,刚回过身去想询问,几个男孩却走得很快,拐进了一家Beam两次路过,都没注意到的店里。

Beam心跳变得有些快,快步走到几个男孩刚刚进去的店前,什么招牌都没有,看起来更像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咖啡厅,而非酒吧。

Beam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推门走了进去。

酒吧不大,一走进去,就能看到一块LED的招牌,竖立在吧台后面正中间的位置,[Born Bar]的字样,但两个r字已经不亮了。

Beam笑得有些哑然,但忽然整颗心又松懈了下来。

店里灯光调得很暗,背景音乐听起来是一首年代很是久远的disco舞曲。四周围看了看,发现已经坐满了人,只剩吧台还空余着几个位置。

“Welcome to BBar......”

才落座,一位金褐色头发的调酒师就转过身来跟他打了个招呼,样子不像是纯种的白人。

Beam看着他,猜测着他是否就是Forth说的那位波罗黎各男孩。

“alone?”调酒师似乎注意到了Beam探究的眼神,继续又问道。

Beam看着他笑了笑,点点头。

调酒师顿了顿,不再说话,回身去像是准备开始调酒。

藉由着吧台的光亮,Beam看到酒吧里还有一个非常小的舞池,但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在无所顾忌地跳着舞。

缱绻贴面的,奔放扭动的,慵懒的......

Beam看着他们,与酒吧外行色匆匆的人群相比,竟像是过着另一种时间般,仿佛跨不跨年,与他们并不相关。心情忽然变得很好,转过身来时,刚刚那位调酒师恰好将一杯绿色的鸡尾酒端到了他的面前。

“Emerald Martini......”调酒师笑着道:“have a good night。”

Beam弯起眼睛,说了声“thanks”,端起来小小地抿了一口,轻度的烈,混着一点儿柠檬的果香,柔顺地从唇腔一路滑进了咽喉,带着一种让人轻微上瘾的口感,让他不自觉地就生出了点儿醉意。

看了看手表,距离12点只剩5分钟不到了。

这一年即将过去。

脑海里忽然走马灯似的闪过了很多画面。

荒唐的初遇,被勘破的秘密,分开,又复合,还有父亲斑白的鬓角,Bella怀孕了......

细细想来,这一年发生了太多,Beam发现自己竟然更多的是舍不得。

他将杯子里的酒喝了个干净,耳边是Bar里的人开始默契地倒数声。

“10......”
“9......”
“8......”

Beam也在心底里默默念着。

“7......”

“一个人?”

身后忽然有熟悉的声音传来,Beam愣了愣,下意识地转身,却落进了身后人的怀抱里。

一双手从两侧伸过来压在吧台上,把他牢牢地圈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

Beam带着点难以置信和期待,抬头去看,可身影遮住了光,叫他怎么看都觉得不真切。

“Forth?”他只得低低唤了一声。
 
但回应他的只有不绝于耳的倒数声:“4,3,2......”

眼前的人离得他很近,暗色的灯光照映进他的眸子里,却熠熠地发着亮。

Beam看着那双黑眸中自己的倒影,忽然变得有些恍惚,分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真的,还是自己幻想中的。

直到那人的吻压了下来,唇畔上柔软的,熟悉的触感让Beam慢慢闭上了眼。


然后,他听到那人在他耳边轻声道:


“Beam,新年快乐。”



————————————


这一章是我今晚一边吃火锅一边临时更的(捂脸)
之后还会修和改
只是想卡一下跨年这个时间发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57)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