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B]#深渊#10


深渊01 深渊02 深渊03 深渊04 深渊05

深渊06 深渊07 深渊08 深渊09


你是我心甘情愿
坠入的深渊

——————————————



超————流氓的Forth,这段走链接



#

Forth直接去了机场,Beam回到公司已经是下午了。

刚回到公司,就看到小秘书在副总监的位置上,在收拾着些什么。

“总监。”小秘书抬头看到了他,就停下了手中的收拾工作,走了过来。

“嗯。”Beam点点头:“收拾什么呢?”

“副总早上打电话来说明天新的副总监会过来,我就把Darren......Darren副总监的东西收拾一下。”小秘书顿了顿,垂着头道。

虽然总在嚷嚷着新来的副总监有多帅,但Beam知道,自从Darren出了事,大家心里都不太好受,毕竟也曾是一起战斗过的伙伴。

“好。”Beam思忖了几秒:“你收拾好拿进来给我,我下班后过去看看他。”

临近年底,该忙的事都忙得差不多 ,Beam正着手准备着明年的工作计划,秘书很快就收拾好了一小箱东西,搬进来给他。

“总监......”小秘书将东西放下后,欲言又止地喊了他一声。

“怎么了?”Beam停下手头的工作,抬起头看着她。

“Darren,还会回来吗?”

其实大家都知道答案。

“会的。”Beam笑了笑,回答她道。

上午的时间被某人耽搁了,下班时间过后,Beam还加了一会儿的班,等他终于将手头的事完结,窗外华灯已上了许久。

看了眼时间,Beam抱着那箱东西急匆匆往停车场走,手机在口袋里一下一下地震动了起来。他腾出一只手去掏出来一看,是Forth打过来的。

“到了吗?”Beam按下接听键。
“刚到,你在哪儿?”
“停车场。”Beam一手抱着箱子,一手接着电话,走着走着,捏在手里的那串车钥匙就被甩到了地上,在空旷的停车场里发出了不小的回声。

“回家?”
“不是。”Beam停下来,顿了顿:“去趟医院,去看看同事。”
Forth也在那边顿了一下,像是明白了他去看谁:“早点回家,到家了给我电话,嗯?”

“嗯。”Beam盯着掉在地上的那串钥匙,一边应着一边点了点头。
“去我那儿也行......”Forth又补充道。

Beam回想起昨晚和早上的那一幕,脸又有些冒红了,嗔怒一句:“不去。”

“你......”

“你的钥匙。”

Beam没听清楚Forth回了他一句什么,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帮他把钥匙捡了起来,递给了他。

“谢谢。”可Beam的两只手都不方便接,想了想对那人说道:“放在箱子上给我吧?”

那人笑了笑,便把钥匙放在Beam抱着的小箱子上。

“怎么了?”Forth在电话那头问道,Beam冲那人致谢地点了点头,朝着自己的停车处走去:“没事,钥匙掉了,有人帮我捡了起来。”

“小迷糊。”Forth笑着揶揄他道:“开车小心,先这样吧,我也先回酒店了。”
“嗯。”Beam在自己的车前站定,笑着挂了电话。

车子开出停车场前,Beam没注意到,刚刚帮他捡起钥匙的男人,上了离他车子不远的另一辆车,却没有开动,而是藉由着昏暗的停车场灯光,偷拍了他好几张照。



#

到医院时,规定的探视时间快结束了。小护士报给了他病房号,嘱咐他探视完了赶紧出来,Beam点点头,怀着几分不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向Darren的病房走去。

Darren住在一个双人的陪护房里,Beam站在门口,隔着透视窗往里看,那个男人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仿佛只是普通的睡过去一样。

音乐节那天发生的事,随着这个男人的昏迷,变得像是梦一场。倘若他永远无法醒来,那么那天他所看到的一切,也永远没有苏醒的那一天。

可这样的想法未免太过自私,甚至,悚然。

Beam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直到身后响起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一位头发半白的女人走到了他的面前,准确来说应该是他所站的病房前,看着他道:“您,您找谁?”

Beam回了神,话刚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怎么的沙哑了起来:“我来看望一下Darren......”

女人愣了愣,低头推开了门:“Darren还没醒......请进来吧。”

Beam沉默着跟她走了进去,女人是Darren的母亲,这些天一直守着自己昏迷不醒的儿子,似乎还抱着希望,他很快就会再度醒来,看一看他的妈妈。

“您好,我......”Beam忽然有些不敢看病床上躺着的人,也不敢看面前憔悴的女人,他强迫自己低下头去,视线落在抱着的箱子上:“我是Darren公司的同事,过来看看他,顺便将Darren的东西带了过来......”

“噢,谢谢。”女人接过了Beam手中的箱子,却不放下,只是抱着。

“阿姨......”Beam发现自己说不好安慰的话语,有些窘迫:“......您放心,Darren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谢谢你孩子。”女人笑了笑,眼角皱起了几道深深的纹路,显得更憔悴了:“他从小就很贪睡,上学总是睡过了头,迟到,这次也是,没能去上班,给你们公司添麻烦了吧,对不起啊......”

Darren母亲的话,让Beam一颗心堵得不行,刚刚在病房外盘旋在他脑海中的那些想法,忽然变成了鸟儿尖利的喙,一下一下啄在他的脑海里,心尖上。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

“您好,探视时间到......”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巡房的护士走了进来,轻声提醒道。

Beam如获大赦一般,匆忙向Darren的母亲告别,没有再看一眼病床上躺着的男人,便逃也似得离开了医院。

前往纽约的飞机是在明晚,Beam回家大概收拾了一下行李,站在阳台望着悬在头顶的月亮发呆。

这夜的月色很好,像很久之前,他和Forth在山顶上看到的那样温柔,也像某一个晚上,他悄悄地出逃,逃到Forth怀里的那样沉静,还有不久前的那一场音乐节,灾难还未发生前,灯光再浓艳也遮不住月色缱绻。

想着想着,Beam望见了角落里的行李箱。

他走进房间,取过桌上的钱包在夹层摸了摸,一枚小小的钥匙落到了他的掌心,Beam想了想,提着行李箱出了门,空荡荡的房间门在他身后缓缓地关上了。


#

来到Forth家将近凌晨了,Beam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躺上了床,给Forth发了条信息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可这一夜却怎么都睡不好。

Beam反复梦到灾难发生的那一天,自己和Forth就站在踩踏的人群之外,像旁观者一样看着人群一排一排地相继倒下,夜空被璀璨的烟火映照得通红,哀嚎声与烟火的声音重叠,仿佛奏响了一首诡异的乐章。

在梦境里,Beam拉着Forth的手想要离开,可怎么都动不了,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脚踝被一双手牢牢地抓住了,拉着他往倒下的人群里拖,Beam奋力地挣扎,哀求着Forth救救自己,可前一秒明明还在自己身边的Forth,这时候却不见了踪影,周围夜色茫茫,Beam被那双手缠着,拖着,拽着,一点一点往那由恐怖人群堆积而成的深渊里去……

一阵咯噔,Beam醒了。

睡出了一身的冷汗,盖在身上的柔软羊绒背不知什么时候褪到了他的脚上,缠缠绕绕了一圈。

Beam伸手把它解开,远远地扔在了一边。

房间里很暗,Beam在床头摸索着,抱过了Forth的那一只枕头,把脸埋了进去。

也不知道天是什么时候亮起来的。

晨光透过了厚厚的窗纱,昏暗的室内也一点点亮了起来。

Beam刚伸手去拿手机,Forth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
“醒了吗?怎么声音那么哑?”才刚接起电话,Forth就听了出来。

Beam噩梦醒后就没怎么睡得着了,这会儿眼皮子都有些睁不开,脑袋也钝钝地疼,整个人都没什么力气。

“不知道……”Beam又躺回到了床上去,脑袋埋在枕头里,声音有些含糊。

“是不是感冒了?去量一下体温,起来了吗?”Forth在那头沉着声问,旁边似乎还有别人的声音。

Beam顿了顿,没回答他,只是调整了一下躺着的姿势,看着房顶的那一盏吊灯发呆。

Forth也没有追着问,像是很有耐心地等着,Beam屏住呼吸,就能听到Forth沉稳的呼吸声通过听筒从那一头传来,让他的耳朵不自觉地开始发烫。

“Forth……”Beam喊他。

那头声音低低的,很温柔地“嗯”了一声。

“我晚上就走了,今年都见不到你了。”

其实距离这一年结束,还有短暂的几天。可不知怎么的,Beam觉得它们仿佛被无限地拉长了,变得像几个世纪那样。

Forth在那头没回话,Beam听到了门被关上的声音。

“Beam……”Forth在那头顿了顿:“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如果是,你就嗯一声,如果不是,你就别出声,你要是不想回答,我就不问了,好吗?”

Beam张了张嘴,有很多话想要倾吐,可最终还是压了回去,他抱着Forth的枕头坐了起来:“你问吧。”

他大概猜得到Forth要问些什么,一直以来他都不肯正视,也不愿主动提起的那些事。

“如果,我现在仍然不知道你已经结了婚,你会告诉我吗?”Forth压低了声音问,继而又补充道:“不论选择什么时候。”
“嗯。”

Beam甚至不用过多地思考,就给出了答案。

也许是在不久前,Forth给他做饭的那一次,也或许更早一些,他就有了坦白的心思,而且不只是和Bella结婚的事,还有深埋在他心底的,其他的结。

“Ming生日的那天晚上,你不是单纯因为冲动,才拉住我的,是吗?”

这句话在Beam的脑子里绕了又绕,他才把它给消化完整,脸忽然有些红了,如果不是单纯的因为冲动,还能因为什么呢?

所幸Forth只要他一个“嗯”。

“嗯。”Beam咬着下唇答应道,他听到Forth在那头轻轻笑了笑,像此时照进房内的和煦晨光,温柔又撩人:“那时候,不是你先来找我的吗......”Beam半红着脸,嘟囔着回了他一句。

“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个愿......”
“你闭嘴。”Beam用力地捏了一把怀里的枕头,打断了Forth恶趣味的回答。

“还有一个问题......”Forth止住了笑:“到了纽约,我随时给你打电话,都方便吗?”

“随时”两个字Forth是放慢了说的,Beam瞬间就了然了他话里的意思。他是在问自己,和Bella的这趟纽约之行,除了出发回程,其余时间是不是各顾各。

Beam不知道他是怎么猜到这一步的,但他的确猜对了。

沉吟了几秒,Beam还是诚实地回了个“嗯”。

“好。”Forth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我一会儿给你订酒店,到了纽约会有人过去接你。”
“不......”
“宝宝听话。”

刚想说不用,Forth就用一种让Beam心跳加快的温柔语调哄他,然后很快又说道:“好了,问题问完了。”

“就,这些吗?”

Beam用手碰了碰自己变烫的脸,听他问完的几个问题,有些怔然,那些在自己看来都难以启齿的事,Forth却轻飘飘地只要了自己几个“嗯”,就算过去了吗?连解释都不必吗?

“怎么,还想我问些什么?”Forth笑着道:“比如,问你爱不爱我?”

晨光稀薄地打在床尾,如同Beam心中的那道浓雾渐渐消散的模样。Beam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怀里的枕头,低低地“嗯”了一声,那头忽然就没声音了。

Beam抱着枕头亲了亲,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不然,我怎么会原谅你那些流氓一样的发情。”



#

Beam将行李带回了公司,他准备下午直接去机场。

Bella说她的父母也会来,至于自己到时候要不要和她一起去接她的爸妈,Bella还没有告知他,Beam也就不想多问。

才回到办公室坐下,门就被敲开了。

小秘书探了半个身子进来:“总监?”
“有事进来说。”Beam将外套脱了搭在椅子上。
“副总监今天入职,我们要不要开个会?”小秘书推门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些红晕。

Beam看着她有些可爱又有些好笑,点点头道:“半小时后,安排在会议室开个小会吧。”

秘书出去后,Beam刚好收到了Bella发来的短信,让他下午早点到机场,和她爸妈出发前一起吃顿饭。Beam回了个好过去,便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今天时间有点赶,所以Beam也的确只想开个短暂的小会,主要是介绍一下新来的副总监,以及告知一下大家自己未来几天不在公司的事。

谁知他刚进会议室,里边早已闹哄哄地聊成了一片。

“总监。”几个人看到了他。
“嗯。”Beam点点头,视线落在其中一个陌生男人的脸上。

他站在人群的正中间,视线却穿过了周围的人,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位就是新来的副总监……”小秘书在他旁边开口道。

“你好,Sean。”男人直接走了过来,朝他伸出了手。

“Beam。”Beam也伸出手去,跟他握了握:“看来你们都熟悉了,我就不多做介绍了。不过还有一件事说一下,明天开始我请假一段时间,不在公司,所以你们的工作,就由……”

Beam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Sean:“……由Sean副总监负责,Sean,等会儿来一下我办公室,我把具体的工作跟你说一下。”

Sean应了一声,Beam又回过身去对秘书说:“你把我们手头在忙的几个项目资料整理个大概,打印出两份来。”

将事情大概吩咐完,Beam就出去了。

他嗓子有点疼,脑袋也依旧晕晕沉沉,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有些感冒了,回到办公室,那位副总监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了。

“你感冒了?”Sean看他进来,突然问道,Beam卡顿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回道:“有一点吧。”

“吃药了吗,你声音比昨晚哑了很多。”Sean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他走近了几步。

Beam微微抬了一下头,刚刚在会议室他没看得太仔细,这会儿才把这位新副总监的轮廓看清。

个子和Forth差不多高,轮廓很深,有几分混血的感觉,至于好不好看,Beam没什么想法,审美这种东西见仁见智,甚至还会带有几分私心色彩,Beam看了他几眼,就移开了目光,可旋即又回过神来,捕捉到Sean刚刚话里的关键词:“昨晚?”

“嗯,昨晚,在停车场……”Sean笑了一下,解释道:“……你钥匙掉了,忘了吗?”

是他?

Beam愣了愣:“是你啊。”
“是我。”对方仍旧是笑着。

“不好意思,我没认出来……”Beam有点懵,实际上他现在也没认出来:“停车场灯光太暗了,我没看清……”

“也可能是记性不好?”对方跟他打着趣。

Beam笑着揉了揉眉心,觉得也有可能,不然同样的昏暗的灯光,对方怎么就认出他了呢。

秘书已经把项目的资料送进来了,Beam给他递了一份,把几个项目目前的进度,规划,后续都跟他大致说了一遍,对方很专业,不必过多的解释,就能上手了。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详细的细节我的秘书会告诉你,如果她解释得不清楚,你直接联系我。”Beam从桌前的名片盒里拿了一张出来,递给了他。

Sean伸手接了过来,但眼睛还盯着他看,问的也不是工作上的问题:“去哪儿?度假?”

“不是,家里有点事。”Beam将资料移到一旁:“去纽约几天。”

“几点走?”
“三点前吧。”
“你带着行李,怎么去机场?”Sean看着他放一旁的行李箱。

Beam觉得他有点奇怪,但也可能是对方比较热情,像刚刚在会议室里那样,和同事们都自来熟,没什么隔阂感。

“打个车吧,那时候也……”
“我送你吧。”Beam抬头,Sean正看着他道。
“不用了,太麻烦……”
“不麻烦,我出去看看资料,有什么问题路上问问你,OK?”
“……”

Beam显然已经不能再说什么。

可下午Sean开车送他去机场时,看起来却并没有任何发问的打算。

Beam昨晚没睡好,才出发不久,就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眼角都泛着水光。

“你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Sean开了暖气,车里的温度舒服得让Beam眼皮子都快抬不起来了。

“你不是,有问题问我吗?”Beam努力睁了睁眼。
“资料看过了,问题暂时没有。”
“……”

Beam觉得跟这位新副总监最好的相处模式就是别把自己当成一个总监。

他无奈地笑了笑:“好吧,那我睡一会儿。”

Sean嗯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

车开得很稳,只有暖气在密闭的车内徐徐拂动的声音,像温柔的摇篮曲,Beam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被人碰了一下,Beam惺忪地睁开眼,发现身上盖着一块小小的毛毯。

“到了吗?我睡了多久......”

Beam朝车窗外看了看,车子已经停靠了下来,可身旁的人没有回答他,Beam转过身去看Sean,忽然被眼前放大的手机吓了一跳,紧接着,是“咔嚓”的一声响。

“你.....你干什么?”车里很暖,熏得人更晕乎。

Sean依旧没有回答他,低头看了眼手机,把它转过来对着Beam,上面是一张他的照片,刚刚抓拍的,有些吃惊的样子。

“喂......”Beam忽然觉得这家伙应该不只是热情那么简单了,起码他的热情让人感觉很不自在。

“怎么了,我拍得不好看吗?”Sean笑了笑,把手机转过来自己又看了一眼:“我倒是觉得,你吃惊的样子,和睡着的样子一样可爱呢。”

“你......”Beam下意识想去推开车门,可车门被锁上了。

Sean盯着他看,忽然不笑了,眉目变得有些凌厉,他凑近了,低沉,又缓慢地问:“那个男人,见过更多你别的样子吗?”

“你......你到底......”
“想问什么,我到底是谁?”

Sean顿了一下,手机扔在车前窗上,发出哐的一声响:“我不是自我介绍过了,我叫Sean,是你的新副总监,是昨晚帮你捡钥匙的那个人,还有......”

Beam愣愣地看着他。

“......是在音乐节上,跟你搭讪的那个男人。”




————————————————


再不更我都要忘了剧情了
良心更了8000+



 

评论(63)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