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B]#深渊#09


深渊01 深渊02 深渊03 深渊04
深渊05 深渊06 深渊07 深渊08


你是我心甘情愿
坠入的深渊

————————————————


“你周末是不是去音乐节了?”

Beam端着手机,愣在原地,半晌没有回话,直到Bella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又将刚刚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他才如梦初醒般回过了神。

“啊。”Beam应得有些不明所以。

“我朋友周末在那儿看见你了。”Bella低着头,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噼里啪啦地打着字,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回答,仿佛看到了证据,心里已经有了认定的答案:“我不是给你发了照片么。”

“照片?”Beam心下一凛,忽然想起了那条他自动忽略掉的信息,急忙翻开聊天栏查找着记录。

Bella的确发来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他被搭讪的时候拍的,上面只有他,和另外几个他不认识的人。

没有Forth,Beam松了口气。

“我没注意看。”Beam收回手机。

“哦……”Bella抬起了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这两天,你腾几天时间出来,陪我去一趟美国。”

“啊?”她话题转变得太快,像山洞里的过山车,Beam根本看不清走向。

“陪我过去产检。”Bella手搭在沙发,用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他道。

Beam刚想开口拒绝,她叹了口气,像是也不太情愿地解释道:“我跟我爸妈说你陪我一起去,但他们非要过来送我们,所以你不去不行。你放心,到美国了你玩你的,我弄我自己的,回来时候再一起回就行了。”

Beam没机会插话,待她说完,索性不再多言,低声应了一句“好”便上了楼。

刚进房间,Forth的电话就打了过来。Beam一边回身将门反锁,一边按下了绿键。

“到……”
“我到家了。”Beam截断他的话茬。
“学会抢答了。”Forth在那头笑着说。


“有奖励吗?”Beam把自己砸进床榻中,还没想好怎么跟Forth说自己要跟Bella出国几天,他本可以用出差来做幌子,可他不想骗Forth。

“想要什么?”
“嗯……”

Beam揉了揉脑袋,将头毛揉的乱糟糟的,他也不知道想要什么奖励,随便说了个:“……冰淇淋。”

“最近怎么这么皮啊?”
“我……”Beam刚想反驳,门外就传来了Bella的敲门声,他低声和Forth说了句等会儿,就把手机放下去开了门。

Bella敲得急,还问了他一句“现在方便吗?”

Beam拉开门:“怎么了?”

“机票我已经定好了,航班的信息会发到你手机上,我这两天都不在,你自己准备准备,到时候我们再联系,OK?”Bella是来通知他的,Beam点头,紧接着,她就匆匆回了房。

Beam一向对她的事没什么兴趣,但偶尔也会好奇。

他知道她频频出国是为了去见一个人,那个人大概就是她的爱人。但Beam从未见过,也没听Bella提起过。

关上门,Beam躺回床上,他抬手关了灯,脱去衣服,钻进了被子里,手机屏幕泛着幽幽的光,Beam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按了免提。

“Forth?”

Beam抓起手机,用被子蒙住了头,他不确定Forth听到了没有,听到了多少。

“嗯,在呢。”电话那头低低地应道。
“你,都听到了?”
“嗯。”

Beam咬咬唇,被子里闷闷的,他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却不是因为慌。而是因为他跟Forth在一起时,他私心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打扰。

“那……”Beam忽然想给他解释。
“现在打电话方便吧?”Forth却截断了他的话,在那头明知故问道。

“她……她去洗澡了。”Beam觉得自己在做无用的挣扎,刚刚Bella跟他的对话,很明显就是他和她并没有在同一个房间。

“那……”电话那头顿了顿:“……还是先挂了吧。”

Beam听到他要挂断,情不自禁“哎”了一声,那声音因为焦急而带着点儿不自知的娇,像某个特定时候发出的暧昧语调。

“嗯?”Forth在那头低哑地应。
“她……她洗澡挺久的。”Beam在被窝里翻了个身,趴在床上。他听到Forth的轻笑声,像是对一切都了然在心。

又想起了在海边,他对自己说“相信我,没事的”时沉稳的模样,让他忽然想要把披在身上的那一层沉重的面具扯下来,不再对他有任何隐瞒。

“厨房里都是你的味道。”

Forth没头没尾地说道,Beam脑瓜子转了三圈,才从一个状态里跳到另一个状态中。

厨房的那一幕又钻进了他的脑海里,脸一点点烧了起来。

“也有你的……”Beam绞着手指反驳道,红莓蹭在床单上,让他觉得有点难耐。

“我们的。”Forth纠正他道,一本正经的语调。

Beam将被子掀开一个小角,有冰凉的空气漏了进来,让他热得迷糊了的意识清醒了些,隔着电话调情,他现在都这么大胆了。

Bella在远远的另一头,虽然知道她不可能听到,但Beam还是压低了声音,嗔怪道:“你流氓。”

“你跟哪儿学的,天天叫我流氓?”Forth的声音听起来好气又好笑:“今晚主动趴我身上的是谁?还一直说饿了……”

“我要睡了!”

房间里黑漆漆的,Forth的声音仿佛缠在他的耳畔边一样,Beam羞耻得睫毛都在打颤,他想起自己在某一个深夜,曾被Forth“偷”到身边,那感觉让他异常怀恋。他最近因为Forth而冲动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好。”那头倒也及时止住了话茬:“明晚下班,我去接你。”

Bella这几天都不在,Forth应该是听到了。

两人默契地没有再多说其他,Beam抿嘴“嗯”了一声,带着点儿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被子里依旧是热烘烘的,很好眠。

床头的闹钟指针很快就转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又转到了上班时间。

Beam今天要做年度汇报总结,所以他穿了颇为正式的檀木色西装,原本是修身的款,他却发现腰有一点松了。

大概是最近太累,他都没发现自己瘦了好些。

副总监的职位暂空,Beam这一组的工作量一下子大了不少,很多原本不需要他审阅的文件现在都径直压到了他的头上,还有几个副总监手下的方案,也暂时移交给他负责。

Beam真的是忙得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在大楼下的便利店买了杯咖啡和三明治,一边吃着一边回公司,刚进门,就听到秘书和几个员工午休不睡觉,在茶水间里叽叽喳喳地围成一团,热议着什么。

看见自己进来,小秘书笑着喊了他一声。

“怎么了,又在八卦什么?”Beam随口问道。
“刚刚副总和一个人进办公室了,好像是新来的副总监!”

招人的速度还挺快,Beam顿了顿:“那你们怎么表现得跟来了个小鲜肉似的。”

“新来的副总监好帅啊,比总监你还帅!”小秘书脱口而出道,又感觉说错了什么,急忙捂住了嘴,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等他来了我把你指派给他,怎么样?”Beam将最后一口三明治吃完,随同着空了的咖啡杯一起扔进了垃圾篮里。

“不要不要不要!”小秘书慌张地摆手道,Beam笑着看了他们一眼,回了办公室。

谁知道新来的副总监什么时候才能入职,他手上还有一堆工作,而且过几天他要请假,更是有的忙了。

下午的总结汇报花了两个多小时,从会议室里出来,天已经灰蒙蒙地暗了下来。Beam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自己工作表,他今天应该不用加班。



“Beam。”

身后有人在叫他,Beam回过头,是副总。

“忙得过来吗?”走流程一般的询问。

Beam点点头,示意还好。

“我给你找了个好帮手,不过还得过个两三天才能来,你坚持坚持。”副总拍了拍他的肩膀,Beam知道他说的是新来的副总监。

“好。”Beam笑着点点头,应承道。

手机在他的口袋里震动了几下,把他的心也震得颤巍巍的,他猜想可能是Forth,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竟会这么想他,不想加班,不想多说一句话,只想见那个人。

副总还有事,没跟他说太多便急匆匆走了,Beam回到办公室,掏出手机,是Forth发来的短信。

“临时有事,晚一点过去接你,等我。”

将这句话看了又看,因为那句“临时有事”而略带了点失望,又因为那句“等我”而泛着点甜,Beam觉得自己矛盾得就像一个刚坠入初恋爱河的毛头孩子。

他回了个“嗯”过去,打开电脑,打算将明天的工作内容先完成一些。

忽然,电脑的页面跳出来一个小视频通知,Beam的团队最近正在做一个关于舞蹈的创意视频,他下意识地点开来看。

屏幕中出现了几个年轻人,赤裸着上身,露出精壮的肌肉,裤子都是低腰的,可以看见内裤的边,背景音乐很嘈杂,夹杂着尖叫声,镜头晃来晃去,明显是偷拍。

刚想关掉网页,几个年轻人忽然齐齐往前趴,双手撑在地上,还有的只用单手撑着。拍这个视频的人距离舞台应该很近,此时镜头对准了面前的一个年轻人。

紧接着,Beam就看到一幅让他脸红心跳的画面。

年轻人的腰很细,背肌却很漂亮,正随着音乐节奏不断地耸动,屁股则一拱一拱地往前顶,频率越来越快,现场的尖叫声也越来越大。

这明显,是在模仿做爱的动作。

Beam看得口干舌燥,屏幕里“公狗腰”三个字,在他的脑海里像是怎么关都关不掉的弹窗。

他暂停了视频,伸手去拿自己的杯子想喝口水,杯底见空,白炽灯下,连手背都泛着微微的红,年轻人的脸庞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Forth的模样。

Beam此刻觉得自己才是个流氓。

时间就着心跳一点点加快地流逝,等Forth终于联系他,已经是晚上的九点过半。

Forth说已经在停车场等着他了,Beam随手关上电脑,拿起外套就往外走,步伐急切得像是去赴一个重要的约。

等电梯时刚巧遇到公司里的人,对方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搭话,Beam敷衍地应了几句,电梯门一开,连道别都没说就走了出去。

急切的心情,在看到Forth车的瞬间忽然又慢了下来,Forth在车里朝他挥了挥手,Beam顿了顿,慢慢走了过去。

“吃饭了吗?”一上车,Forth就问道。
“吃了点。”Beam不饿,小秘书给他买了下午茶。他抬眼,Forth今天也穿了西装,深褐色的款,扣子敞开来,露出包裹在修身衬衫里细腰。

公狗腰。

Beam的脸在看到自己臆想了一整晚的实物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连安全带都忘了系,垂下脑袋去仿佛定住了一般。

“怎么了?”烫热的脸忽然触碰到了温度低一些的指尖,Beam脑袋偏了偏:“没事。”

“安全带,我帮你?”Forth说着就要去解自己的,Beam回过神来,摆摆手自己系上了。

车子开出了停车场,街道上霓虹闪耀。

“去哪儿?”Beam原以为他们是直接回家,可这明显不是回Forth家的路。
“去买点儿东西。”Forth笑着道。

Beam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着车窗外闪过的霓虹和车流发呆。十来分钟后,视线定格在人潮涌动的商业街大楼外。

“走吧。”Forth先解了自己的安全带,然后凑过来帮Beam解,他低头,Forth的气息就拂在他的脸上,好闻得让他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Beam走在Forth的旁边,始终留着一些距离,他目标很明确,带着自己直接往六层走。

电梯里有几对小情侣,其中一对的小姑娘频频看着他俩,Beam察觉到了,低头看着地面,电梯门叮地开了,没等他反应过来,Forth牵着他的手走了出去,小姑娘兴奋的声音被隔绝在了电梯门里。

六层没什么人,店铺装潢得相比一二三层高档很多。Beam很长一段时间没逛过商场了,此时停在这家睡衣店的门口,有些发愣。

“您好。”站在店门的服务小姐脸上带着礼貌职业的笑。

Forth点点头,Beam的腰被他轻轻推着往里走。店里没什么人,Forth也没有在那些考究的架子前挑选,而是径直走到柜台前。

“我来取之前定制的两套衣服。”
“是Forth先生吗?。”
“是。”
“好的,您稍等。”

紧接着,Beam看到她取来了两套看起来是真丝质地的睡衣。

“你怎么买两套一样的。”Beam随口问道。
“一套是你的。”Forth侧过脸应他。

那话听起来暧昧万分,Beam张了张嘴:“我,我不用。”

末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这句话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Forth却是满眼笑意地看着他:“买回去,其他都随你。”

Beam站在他旁边不说话了,他也说不出什么话,余光瞟到前台的小姑娘,对方也正有礼貌地看着他,嘴角带着一点点笑,仿佛将二人的关系看透了一般。

当Beam终于从那幢暖气开得十足的大楼里出来,呼吸到微凉的空气,他才觉得自己面红耳赤的情况好了点。

Forth先给他开了车门,又将东西放上了车,但他自己,却似乎没有上车的打算。

“你去哪儿?”Beam刚想扎安全带,又停了下来。
“等我一下。”还没来得及再问,Forth就关上了车门,向着街的对面走去。

几分钟后,Forth回来了,手上,多了个冰淇淋。

Beam觉得自己今天的时间都耗费在发愣上了。

“不是说想吃冰淇淋么?”Forth上了车,将那一支白绵绵的雪糕递到他面前。
“冷,不吃。”Beam将他的手推掉,还在为刚刚的事而小小地赌气。

Forth却没有勉强,将雪糕收回来,自己咬了一口,Beam转过脸去看他,下一秒,冰凉的雪糕被温热的唇裹着,推进了他的嘴里。

灵巧的舌尖像是一把柔软至极的小刷子,在他同样湿润的口腔内壁上滑动,那感觉又点凉,又有点热,还夹杂着丝丝的甜意,一点点勾引着他心中那点儿蠢动的情意。

Beam被吻得意乱情迷,当Forth离开他唇的时候,他才看到他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

“你……”
“我流氓。”

Forth很快接过了他的话茬。

“还要我喂吗?”

看到Forth作势要将雪糕吃进嘴里,Beam抢先一步拿了过来,补了一句:“流氓。”

“回家还有更流氓的。”

Beam没接他的话,低头啃了一口雪糕。


事实证明,流氓是说得出也做得到的。




我怎么每一篇都要开车啊





/
Beam太累了,累到第二天醒来,过了时间还软绵绵地躺在床上,不肯起来。

Forth收拾好了,又回到床上,把他搂在怀里,Beam也不挣扎,只把脑袋蹭在他的胸口。

下巴被抬起来,一个温柔的早安吻落到他的唇畔,一个异物被同时移交到他的嘴里,Beam顿了顿,拿到手里一看,是一枚精致小巧的钥匙。



“起床了,我的女主人。”Forth在他耳后轻声地说。



——————————————


感觉自己写了一章流水账




评论(52)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