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B]#深渊#07

深渊01 深渊02 深渊03 深渊04 深渊05 深渊06


你是我心甘情愿

坠入的深渊


————————————————


吻如甘霖。


像是从荒芜的沙漠来到了潮湿的泥沼,虽然危险,Beam却甘愿沉沦。


周遭不时有人停下看着他们,窃窃私语的,冷嘲热讽的,还有的在小声地尖叫。但说到底,在这些围观人的眼中,他和Forth与路边卖唱的没什么区别,只是一个谈资,或笑料罢了。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已婚了呢?


Beam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他忽然生出一股惧意,害怕当这些都暴露在阳光下,Forth会跟着他一起遭受众人的鄙夷,毕竟这一回,是自己先招惹他的啊。


大概是自己又开始分神了,Forth停了下来,有点无奈地笑道:“走吧。”


Beam任由着他牵着自己的手,离开了围观的人群。灯火依然璀璨,但他只看得见眼前的人。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周围的人已经换了一拨。冷风侵入了Beam的喉腔,嘴巴干得厉害,路过便利店时他停了下来:“我想去买瓶水。”


Beam指了指前面的便利店。


“那你一会儿在门口等我,我去把车开过来。”

“嗯。”


看着Forth走到了马路对面,Beam才转身走进了便利店里,随手拿了一瓶矿泉水就去结账了。


灌下一小口水润了润嗓子,Beam边将瓶盖拧紧,一边走到了马路边上等着Forth。


余光看到旁边站着一个小姑娘,怀里抱着一捧玫瑰花,左顾右盼似乎是在等人。


Beam盯着她手里的玫瑰花束,若有所思地笑了起来,小姑娘似乎察觉到他的注视,抬头看了他一眼,害羞地笑了笑,又低下了头。


几分钟过后,一个男孩子跑了过来,手里还提着几袋东西,Beam看到女孩挽上了男孩的手臂,男孩低下头轻轻吻了她一下,两个人说说笑笑地离开了。


没有围观,没有嘲讽,是普通人的爱情。



“Beam!”Forth已经将车开了过来,就停在对面,他把车窗摇下一半,正冲自己挥着手。Beam也伸出手晃了晃,小跑着过去了。


车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薄荷香,让他这一整天都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不少。


“Forth……”Beam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那束玫瑰,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问道:“你之前送我的那个金玫瑰,有什么含义吗?”


他一直都忘了问。


“你猜。”


Beam的目线随着那只搭在自己大腿根的手移动,没有理会Forth的故意卖关子。


“……999支玫瑰太显眼,只能送你等价的一支了。”

“……”


实在是不相信理由竟这么随便,Beam讶异地抬起头看着他,对方倒是一脸真诚,看不出开玩笑的模样。


几秒过后,Beam轻轻地笑了出声,坏心情被暂时压在了箱底。


他将脑袋靠在椅背上,看着车前头的挂饰发呆,小巧的喉结似一颗待人舔舐的糖果,吸引着身边人上前舔弄。


“今晚回哪儿。”Forth的气息在他的下巴处萦绕,不疾不徐地询问着,似乎这是一个如同“今晚吃什么”一样,再普通不过的问题。


Bella今晚不回家。


Beam轻轻别过脸,避开了他温柔的磨蹭:“回家。”


虽然沉迷危险的沼泽,但Beam还存着一丝的理智:“明天我得早起去南部,你那儿太远了。”


“那我送你回家。”


戛然而止,没有纠缠,反而让Beam有些略微的不满。


他闭上眼睛,让薄荷的香拥抱着自己。


/

北部的天气干燥,一年四季从不缺少光照。当车子下了高速,拐入南部的高架桥,雨滴如同扑火的飞蛾,连续不断地砸在了车窗上,融成一滩。


毫无章法,令人心烦,Beam打开了雨刷。


南部不如它的近邻北区繁华,但曼城的重工科技产业几乎集中在了这里,宽敞的大街连接着破落的窄巷,冷漠的钢铁之城犹如诞生在废墟之中。


七拐八绕,Beam终于在没什么卵用的导航指引下来到了目的地。


迟到了将近四十分钟,但对方显然已经对这片地形带来的某种影响司空见惯,带着工科人士身上常见的“寸寸光阴寸寸金”,Beam刚坐下一分钟不到,对方就直入了主题,连一杯水都没给他倒。


倒也没什么刁难,只是他团队下的副总监给他留了的一个烂摊子,说实在搞不定,Beam才不得不过来低声下气地替人擦屁股。


从没什么生气的办公楼里出来,雨已经差不多停了。


街道上行人寥寥,偶有几个,都是行色匆匆的模样。


地面上积起了一滩滩的水,Beam实在不想溅湿自己的裤管,所以走得很慢。看了眼时间,已经临近饭点,大概是从早晨出发直到现在都没进食,Beam有些饿了,看到路旁的一家便利店,直接走了进去。


在速食区走了两圈,随手拿了个面包就去收银台付款,手机响了几声,是秘书发来的几封邮件,Beam低头快速地回复着,走出了便利店。


阳光从渐渐散去的云层中抽身而出,投映在积水上,不经意间晃着人的眼,Beam被晃得抬起了头。


街道的对面,一个人影刚好拐入了巷角。


瞳孔像是遭受了巨大的刺激一般,猛然放大。Beam仓皇地后退了几步,积水如同疯长的藤蔓,爬上了他的裤管,濡湿了一片。


便利店的声控门开了,不带一丝情感的欢迎光临声,让他的心脏猛地抽了一下,血液瞬间失去了传送的功能,堵得整颗心几近爆炸。


那是盘亘在他心间的黑暗,带给他无数个爬满阴霾的梦魇。


面包掉落在地上,往前滚了好几圈,最后静止在一滩积水中,像个被遗弃的孤孩。


Beam后退着躲进了便利店。


五指仍维持着拿面包的姿势,可空空如也的手心,让他的动作显得有些怪异。指骨因用力过度而泛白,仿佛随时准备拼命一样。


连店员都注意到了他的反常,眼神一直飘过来,可Beam的注意力全在那道声控门上,每一次“欢迎光临”,都是过去对他的一次召唤。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或许是维持着防守的姿势太久,久到Beam几乎跳脱出了时间的桎梏。


店员的声音打破了他世界里的沉寂,将他拉回了现实中。


“没什么……”


Beam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人,发散的焦距渐渐回笼,他从店员的眼里读出了警惕和犹疑。


才意识到自己此刻的举止有多么的反常。


其实,只是匆促的一眼,或许是相同的衣服,相同的个子而已,未必就是那个人。


不理会店员的追问,Beam埋着头,走出便利店。


他疾步回到了停车的地方,迅速钻进了车里,不带一丝留恋地驶离了这个让他几近再度崩塌的地方。



/

回到公司,已经是下午的三点。


Beam仍然有些恍惚,小秘书连喊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什么?”


“副总让您回来后和副总监一起去他的办公室。”小秘书又重复了一遍,又不放心地看了他好几眼:“总监,没事吧?”


“没事,知道了。”Beam点点头。


刚走回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坐下,那个给他惹事的人就过来敲开了他的门。Beam暗暗叹了口气,两人一同来到了副总的办公室。


“Beam,说说吧,怎么样?”副总忽然一句没头没尾的发问冒了出来,好像他的员工都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没什么问题,后期工作多上点心就好了。”Beam知道他是在问上午的事。


“行,你说没问题就行,我就是问问,对你很放心。”


“哪儿有Beam总监搞不定的人啊。”身旁的人有些阴阳怪调地接过了副总的话,但Beam这会儿并没有多少心情和闲暇回应他。


“行吧,后期工作你们分配一下再告诉我,没什么事可以去忙了。”


副总挥了挥手,几句话下来,几乎连头都没抬。


“好。”Beam的话音刚落,身旁的人就急不可耐地接过了他的话:“副总您放心,我一定会全力配合总监。”


Beam微微皱了一下眉,走了出去。


“总监,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啊……”


身后穷追不舍的家伙,让Beam一阵心烦,强忍着心中的不悦,简单吩咐了几句:“有空我再找你,你先忙自己的吧。”Beam就关上了办公室的门,不给任何人打扰的机会。


午后的阳光透过拉开的百叶窗落入屋内,洒落到Beam的手背,回想起上午那个模糊的背影,他的手忽然像被灼伤了一般,瑟缩地蜷了起来。


之后的工作Beam都心不在焉,下班后交代了秘书几句,他径直回家了。


Bella没在家,Beam对她的行踪不关心,一到家就把自己关在了昏暗却唯一熟悉的孤岛中。


也许是早上的事让他精神过度紧张了,Beam很疲惫,洗完澡就躺到了床上,可闭上眼,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睁开混沌的双眼沉思了一会儿,Beam起了身,拉开了桌子最下方的那个抽屉,取出了一个深褐色的药瓶。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眠。


也许是太久没有碰过它了,药效很快起了作用,Beam终于沉沉地睡去了。


但这一觉睡得并不好。


很多片段在他的梦境里乱窜,阴暗的杂物房,围观着他的看不清楚脸的人群,泛着冰冷白光的手术刀……


挣扎着想要醒来,但梦境却犹如一只从深潭里伸出的怪手,力大无穷,将他向更深处扯去。


当他终于从梦魇中醒来,睡衣几乎被冷汗浸湿,月光从窗缝渗了进来,在他汗湿的额发上覆了薄薄的一层白纱,苍白得几乎毫无血色的脸,仿佛大病初愈。


时间是凌晨的两点多。


手机里有两个未接来电和几条信息。


Forth十点多的时候给他打了个电话,那时他已经吃了药睡着了。Beam盯着那个号码看了好一会儿,鬼使神差地按下了拨通键,却在响起的瞬间又挂断了。


还是算了。


Beam揉了几下眼睛,准备去冲个澡,一旁暗下去的手机忽然再度亮了起来。


是Forth的来电。


他还没睡?还是被自己吵醒了?


Beam划过接听键,却不小心碰到了免提。


“喂。”Forth的声音穿透了沉寂的黑夜,充盈了整个房间。


“对不起,吵醒你了吗?”Beam低着头,看着不断变化的通话秒数。


“没有,我还没睡。”

“你还在工作?在公司?”

“没有,在家呢。”


电话那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Beam猜想他应该是从书房里走出来了。


“噢。”

“做噩梦了?”


Beam顿了顿,轻轻躺回了床上,睡衣敞露开来,露出一小块如雪地般无暇的肌肤,随着呼吸缓慢地起伏:“没有,睡太早所以醒了。”


“自己在家吗?”

“不知道,我……”

“不知道?”


话头忽然被打断,Beam怔了怔,回过神来Forth并不知道自己和Bella是分房睡的,所以这句“不知道”确实奇怪。


“Beam,你在哪儿。”Forth沉声追问。


“在家……”Beam拿起手机,将扩音关上:“我一个人,睡迷糊了……”


电话那头沉吟了几秒,嗓音里带着些许蛊惑:“要不要过来。”


过来?现在?


“现在……”

“我想见你,过来吧,嗯?”Forth半祈求地说道。

“我……我想去冲个澡。”Beam觉得自己有些答非所问,又像是在暗示些什么。

“好。”Forth似乎在笑:“我叫车来接你,半小时后就到,好吗?”

“……嗯。”


他好像做了个很任性的决定。


随便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Beam走出了房间的门,Bella的房间没有动静,不知道今天她有没有回来。


轻手轻脚地下了楼,大厅里漆黑一片,Beam不打算开灯了,藉由着手机微弱的光,摸索着走到门口,却不小心踹到了拐角的柜子,小拇指钝钝地疼。


远远就看到约车司机已经在等着了,Beam轻轻地关上门,月光透过房前的树阴,斑驳地投映在人的脸上,像一部无声刻录机,为这一晚的任性留下了证据。


车子载着Beam驶离了他的孤岛,向着温暖的港湾靠近。


/

一下车,Beam就看到Forth正站在公寓的门前等着自己。他穿着居家的拖鞋,身上裹了一件大大的毛衣外套,宛如一个等待着晚归恋人的贴心大男孩。


“过来。”Forth朝着他张开了双手。


Beam看了眼周围,除了越来越远的汽车尾灯,一片静寂。


下一秒,他被搂进了怀中。


“都偷偷跑出来见我了,还怕什么,嗯?”Forth的话语里带有几分笑意,Beam忍不住拧巴地推了推他,回应里有些不自觉的嗔怒:“又不是我非要来的……”


“嗯,是我非要把你偷出来的。”


偷情的节奏应该是快速的,像火柴擦过黑色的铅纸,只一瞬间就能带出炽热的火星,将彼此燃烧成分不出你我的缠绵灰烬。


Beam的衣服被扯开,扔到地上,Forth的吻令他有些意乱情迷,当他被压在了床上,脑袋埋在全是Forth气息的柔软枕头里,热烈的吻却戛然而止了,一个宠溺的啃咬落在他的脖颈,宣告着这场旖旎就这么结束了。


Beam从枕头里微微抬起了头。


“你最近看起来很累。”身后的人环住了他的腰,躺在了他的身侧。


“有吗。”Beam手指揪着枕头上的一个小角,反问道。


“最近很忙吗?”

“年底了……”


Beam找了个最没有破绽的理由,这两天他的确很累。


“周六有个音乐节,一起去吧?”

“嗯?”

“和Ming还有Kit他们一起,去放松一下,怎么样?”

“到时候再看吧……”Forth家的枕头似乎有催眠的效力,听不清他接下来还讲了什么,睡意如潮水般袭来,Beam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许是那一夜任性的偷溜,带来了好眠,Beam觉得自己精神好了不少,Kit这两天也在磨着他一起去音乐节,Beam嗯嗯啊啊地答应着,一边思考着要不要跟Bella说,但一直不见她回来。


直到周四的这天晚上,Beam终于在家里遇到了消失一整周的Bella。


“周末我有事,应该不在家。”

“嗯。”


然而Bella只是随便应了一句,便继续低头玩手机,Beam甚至觉得自己的报备是多余的。


周五这天,临时有事需要加班,Forth原本约了他去吃饭,也没吃成,在公司随便对付了点,Beam直到下半夜才终于忙完。


径直回了Forth的家,音乐节在第二天的晚上,所以Beam补眠一直补到了下午四点。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太阳已经斜照入了室内。


“醒了吗?”视线里忽然出现一张脸。


“我睡太久了……”Beam只觉得脑袋发胀,抓着Forth伸给他的手,坐了起来。


“嗯。”一只手在他的背上摩挲:“而且怎么亲都亲不醒。”


Beam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你白雪公主看多了吧。”


“快起来,准备出发了。”Forth在他的背上上拍了拍,Beam才注意到他似乎已经准备好了。

“我穿什么。”Beam没去过音乐节,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着Forth,这家伙今天打扮得……很狂野。

黑色皮衣将他的倒三角身材完美地衬托出来,同色系的修身黑色长裤和长靴将原本就出挑的比例打造更叫人移不开眼。


简直是行走的腿精。


而Beam呢,傻愣愣地抓着自己通勤的衣服发呆,他只知道要去音乐节,却完全忘了还有装扮这一回事,如果穿成日常那样,只怕会被误认为是现场的工作人员吧?


“帮你准备好了。”Forth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蓝色竖条纹的衬衫和一件白色的毛衣外套。


“我穿得这么随便真的好吗?”Beam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面前的人。


“好看,很适合你。”Forth双手抱着臂,连连点头。


刚想再看看,Beam就被Forth以“时间不够”为由半搂着拽出了门。


/

音乐节在海边进行,舞台搭在距离沙滩很近的地方。


前面已经挤满了人,不少人是打算在这里过夜的,所以除了巨大的舞台,场下还有一顶顶如同小山包一样的帐篷。


Mingkit他们早就到了,还顺道为他们也搭了一个简易的帐篷,在远离人群的沿滩地带。


这次音乐节似乎来了Ming和Forth都喜欢的乐队,Beam听着他们的对话,觉得时间仿佛回溯到了久远的学生时代。


远方的舞台帆布被海风吹了起来,在半空中摇摇曳曳,Beam仰着头,露出漂亮的下颚与脖颈线条,他看得有些出神,没注意到有人在紧盯着自己。


“……放帐篷里了,Beam,Beam?”

“啊?”

Beam怔忡地看着Kit,没听清楚他让自己干什么。

“我有个装了头饰的小袋子放帐篷里的,你去帮我拿一下好不好,我现在没空……”Kit正往自己的小脸上贴着奇奇怪怪的胶布,祈求地看着他。

Beam看了一眼旁边的Forth,他还在和Ming以及另外几个以及不认识的人讨论着。


“嗯。”Beam点点头,朝着帐篷处走去。


帐篷里很空,没什么东西,但Beam却没看见Kit说的小袋子,想着有可能是被塞到了底下,他半跪着探进去看,摸索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在软垫下面找到了那一个确实很小的袋子。


拎在手里颠了颠,Beam站了起来,刚转过身,就被站在他身后的几个几乎把他围起来的男人吓到了。


后退两步,Beam踩到了帐篷的杆子,歪下去的前一秒,一个高个子男人伸出手把他拉住了。


“小心。”

“……谢谢。”Beam站稳后不动声色地推开了他的手,明明是因为他们自己才险些跌倒的。


“你,一个人吗?”男人收回手,朝他笑了笑。

“不是。”


Beam脑子转了转,猜想自己可能是被搭讪了?


“方便交换个联系方式吗?”

“啊?”


正当Beam不知如何顺利脱身时,挡在他面前的两人忽然被推开了。


“让你别乱跑,怎么不听话。”


Beam看着Forth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自然而然地将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语气亲昵到足以让人了然两人之间的关系。


“你的朋友?”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些人,Forth明知故问道。

“不是。”Beam摇摇头。

“那……”

“认错人了,不好意思。”那个问他联系方式的男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看来不把你绑在我身边不行了。”耳垂被Forth用力地咬了咬,Beam觉得自己可真委屈。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已经到了音乐节的开场时间。


音浪忽然强烈起来,Beam觉得有一只巨大的鼓锤,正趴在他的耳边咚咚咚地敲打着,耳膜被震得快要裂开了,眼睛也随着随着节奏一眨一眨的,把Forth和其他几个人逗得不行。


音乐节的好处就在于没有固定的坐席,Beam被Forth紧紧牵着手,才刚挤进了人群里,就和Ming他们走散了。


到处都是狂热的歌迷,两人寻了一处高地站了上去,Forth从身后将他搂住了,Beam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什么人注意自己。


索性将脑袋往后偏了偏,靠的更舒服点,整个人完全沉溺在了Forth的怀抱中。


不知何时,耳边振聋发聩的呐喊嘶吼声忽然变成了温柔沙哑的独唱,Beam的心也随着慵懒的曲调渐渐安静下来,Forth在他身后轻轻地跟着哼唱起来。


“……as long as you know we gonna fall down,just take it in strides……”低沉的嗓音如同情人的手,在Beam的耳边轻轻撩拨,让他恍惚有一种恋爱的错觉。


他仰着脑袋,斑驳的舞台灯光在夜空中投射出一道道光的路,直指向没有边际的大海深处。


密集的人群一层一层,稀疏了深秋里凛冽的海风,它变得温柔,夹杂着海盐的味道,拂在Beam的脸上,让他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希望时间就此定格。


“……i got your love attached to me,sweet ass…… ”歌声忽然消失,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吻。Beam睁开眼,睫毛几乎是贴着Forth的脸颊张开的。


在晃眼的灯光下,吻着他的男人正闭着眼睛,眉峰与挺鼻勾勒出让Beam心跳加快的曲线。


他忽然觉得,心底里的那颗糖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甜,也越来越令他上瘾,令他害怕失去。回忆再甜又如何,他想要的,是现在啊。


无力吐槽乐乎的迷之敏感词


此时已经是下半场,周遭的人群又开始疯了起来,Beam点点头,实在是被这杂音震得一阵阵心悸,也想离开了。


Forth先从高台上跳下,张开双臂让Beam跳进他的怀里,Beam挥挥手示意他别影响自己发挥,却在蹦到地上的那一刻往前倾,幸好被眼疾手快的Forth抱住了。


两人牵着手,走出了人群。


喧嚣的摇滚音被隔绝在人墙中,松软的沙子让Beam走得缓慢,像是蹒跚学步的孩童。


“我抱你吧。”

“啊?”


还没等Beam反应过来,他就被Forth打横抱起,大步地走向他们的帐篷。


“Forth,放我下来!”Beam蹬了几下腿,他还想在沙滩这儿走一走呢。


“不放。”


“你让我走两步成吗?”


Beam挣扎不动,脑筋一转,就开始在他的身上使坏,伸出两根手指头挠他的咯吱窝。Forth的手抖了一下,Beam如愿以偿地从他的怀里滚了下来,掉在松软的沙地上。


然而很快地,Forth就覆了上来,两手撑在他的身侧:“信不信我在这儿就办了你?”


光线太暗,Beam看不清他说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他的耳边只有风声,海浪声,人群的呼声,还有一阵钝钝的乐器音浪。


没有回答,手缓缓地摸上了Forth的腰,Beam挺起上身,在他的下巴处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柔软的嘴唇继续向下,含住了他凸起的喉结。面前的人愣了一下,大概是没猜到他会有这种举动。


Beam趁他分神,把他反压在了沙地上。


“那我就先办了你。”反客为主的Beam压着他的胳膊,学着他的语气道。


“学得挺快啊,小坏蛋。”Forth低低地笑了出来。


繁星已经很久没有光顾过这座城市的夜空了。但这一刻,Beam忽然觉得它们或许是被揉碎了,洒在了Forth的眼眸里。


“都说了我要自己走走,抱什么抱。”在沉溺进去之前,Beam从他身上爬了下来,坐到一旁,衣服在翻滚中渗入了细沙,磨得他的皮肤和心都痒痒的。


“走吧?”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Forth站起了身,向自己伸出手。


Beam仰头看着他,海风将他的额发吹得凌乱,遮住了他的眼睛,却遮不住他眼里的星辰。Beam笑着伸出手去,像在海上漂浮已久的船只,终于看见了遥远灯塔的信号光,无比心安。


可他却忘了,航程依旧遥远。


在站起来的一瞬间,Beam听到身后传来了第三人的声音:



“……Beam总监?”


——————————————


我真是没脾气了


评论(37)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