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Ming-Kit]#陷阱#一发完#



——————————————


跳坑掉坑
都不如给自己挖坑


——————————————


 
01.

“锁起来。”

挂了电话,Ming若有所思地顿了几秒,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一个小时前,流云公馆遭到了“突袭”。
 
金家小少爷Kit领头,带着几个破坏力十足的小年轻们,气势汹汹地杀进了曼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
 
流云公馆的安保们都不敢拦着,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少爷“为非作歹”,何况今天还有贵宾到访,只得一面紧急联络Ming先生,一面好言好语地劝着。
 
而Kit当时正火追着一个在他兄弟的酒吧里藏毒的小瘪三,眼看着就要追到了,神他妈让他溜进了这座设计得跟迷宫一样的公馆,那家伙身上不知道还藏藏着多少违禁药品,Kit不肯轻易放过,便带着几个人也追了进去。
 
结果人没抓到,自己反倒被锁了起来。
 
砸了一会儿门,除了空旷的回音,再没有任何回应。Kit掏出手机,倒霉事儿真是扎堆往他身上窜,没电了。

叫天天不应,Kit索性二郎腿一翘,往沙发上一躺,等着那个家伙来找自己。

公馆的大厅内,仍是一地狼藉。Ming吩咐他们在自己到来前维持原样,不许收拾,所以一个小时后,当他抵达公馆,看到这副光景,忍不住叹了口气微微皱眉。

他的小祖宗啊。

“收拾吧。”Ming扔下三个字,径直向Kit所在的房间走去。
 
推门进去时,Kit正仰躺在沙发上盯着房顶那盏水晶灯发呆。

听见门有响动,他转过头去,因为盯着吊灯太久,眼前还晃着一团模糊的光晕,看什么都带着些重影。

紧接着,是门被再度锁上了的声音。

一双擦得蹭亮的雕花皮鞋,提提踏踏地踏入了他的眼帘。视线顺着往上攀爬,是一双被深色西装裤包裹着的修长的腿。

但Kit的目线只爬了一半,便移开了双眼,不用看脸也知道来者是谁。

“我能走了吗,Ming先生。”Kit的眼帘低垂着,看起来懒洋洋的,对自己的处境没有半点担忧的模样。

“恐怕不能。”Ming笑了笑,盯着Kit脸颊边那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有种纯粹的青春美感。
 
“怎么,打算新账旧账一块跟我算了?”Kit双腿交叠,盘在沙发上,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短短两个月,他和Ming之间就发生了三四桩孽案。

上个礼拜刚刚撞了他的车,今天又误砸了他的公馆,Kit原以为Ming是顾及自己的身份而不敢追究,殊不知就连自己惧怕得要死的爹,也得看眼前这人的三分眼色。

至于不追究的理由,也和他是谁没有半毛钱关系。全因Ming喜欢他,一见钟情他,所以惯着他。




有辆小车,请大家上一上




04.

Kit晕乎乎地被送回了家,在沙发上躺了半天,眼前仿佛还晃着洗浴间里氤氲的热气。


一幕幕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随着力气,渐渐回溯到Kit的身体里,让他越想越气急败坏,恨不得冲回去杀了那个家伙。但一想起那个人得脸,又觉得莫名的燥热,还是雇个人砍了他的命根好了。
 
“拿两瓶消毒水上来给我!”Kit四仰八叉躺了半天,终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上了楼,走到一半,又吩咐下人道。
 
小阿姨以为他要打扫卫生,拿了两瓶真材实料的消毒水上去。
 
“小少爷,您要消毒哪儿?”
 
“我要洗澡,给我全倒浴缸里!”Kit将Ming给他穿上的衣服狠狠地甩出了窗外。
 
洗澡?小阿姨立马抱紧了手中的消毒液。

Kit在家里窝了整整七天,哪儿都不想去,谁也不愿见。

他一天洗五次澡,照顾他的小阿姨看着他都快把自己搓到秃噜皮了,也想不明白小少爷究竟碰到什么脏东西,回来那天不是白嫩嫩香喷喷的吗?

小阿姨琢磨不透,Kit自己也开始琢磨不透了。

头两天,他一边洗一边骂,在脑海里把某人卸了八块还剁成了泥。

中间两天,他洗着洗着,那天发生的事就像慢动作回放似的,在Kit的脑海里一遍遍倒带重演。

再然后,越洗,Kit觉得越不对劲了。他的腿根莫名发烫,凉水浇在被磨蹭过的地方,仿佛也要被灼热的温度蒸发了似的。

Kit随便冲了两下,来不及擦干就走了出来。爬上床,闭上眼,却看到了那一天,洗浴间里漩涡一样的天花板。

翻来覆去不知道多久,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时,Kit发现自己梦遗了。

抓着自己湿漉漉的内裤发了半天呆,直到小阿姨来叫他吃饭,才回过神来,急忙忙地把这个难以启齿的秘密塞到了枕头底下,换上了新的下了楼。

家里没什么人,除了他自己就是照顾他的几个人,空荡荡的房子,吃什么都索然无味。

Kit让小阿姨打开了电视,一个一个台轮着换。
 
“停!”一个身影略过了Kit的眼前。小阿姨的手哆嗦了一下,画面定格在一张让Kit恨慌两茫茫了七天的脸上。

自动忽略掉阿谀奉承的旁白,Kit只看到屏幕里的那个人,此刻正挽着一个与他身高差不多的的女人,在如潮水般的闪光灯前,笑得一脸荡漾。

什么喜欢男人,什么对他有非分之想。大概是男女通吃来者不拒吧,Kit将手里的碗筷一扔,冷脸上了楼。

小阿姨握着遥控器,觉得她家小少爷这几天可能中了邪。
 
在家里闷了快十天,Kit的老铁们都担忧他是不是出了事,但只要他不想,谁也打扰不了他。

然而Kit也不知道自己还要闷多久,直到有一天,Kit又往自己的枕头底下,塞了条湿漉漉的内裤。

在房间里踱步许久,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似的,Kit终于换了衣服,招呼着司机送自己出门。


05.

车子停靠在了一幢欧式的大楼外。

Kit在车里坐了会儿,将自己的表情调整至冰点,下了车。

一路畅通无阻地入了内,却在最后一关被拦住了。

“......Ming先生正在会客,请您等一等。”小秘书认出了Kit,但Ming先生吩咐任何人不能打扰,她想了想。还是拦下了他。

“哦。”Kit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走到了一旁。然而他的耐心不多,只等了十分钟不到,就又走了过来,一副任何人都别想拦着的姿态。
 
小秘书好说歹说,一面让他多等十秒,一面拨通了Ming先生办公室的内线。

“怎么了。”疏离的声音从电话的那端传来。

“对不起,Ming先生,那个......”

“我进去还是你出来。”还未等小秘书通报完毕,Kit就接过了她的话头,连名号都没报。

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一下,忽然变得异常温柔:“……你进来。”

耐心消耗殆尽,Kit直接越过了秘书,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除了Ming,还有一个女人。

Kit打量了几眼,忽然记起了她就是那个挽着Ming的手在镜头前浪笑的人,真人长得比电视上还要漂亮,搁从前,他肯定要心猿意马个几分,此刻却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打扰了啊。”嘴上道着歉,Kit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下了。

女人也挑着眉回望了他一眼,俨然一副“情敌相见”的模样。

“怎么了?”Ming看着在沙发里窝着的人,只见那沙发承着重,柔软地塌陷下去一小块儿,也拽着Ming的心,一起陷了进去。

直到刚刚,在秘书的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前,他还担忧着,自己那一天是不是把这只小狐狸吓着了,虽然懊恼,却不后悔。

小狐狸回望着他,紧抿着的唇张张合合:“找你跟我道歉。”
 
Ming顿了几秒,继而明白过来,眼里的笑意更浓了:“就为这个?”

女人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地盯着他俩。

“赶紧的。”

Kit盯着他,忽然也觉得自己这趟来访的理由有些无厘头,距离那一天已经相隔了挺久,自己无端端地跑过来要一个道歉,像是这几天一直在回味似的。

“……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对方却是没有回应,将话题折开,反问他道。

“哦,手机被我砸了。”Kit耸耸肩。

Ming笑得哑然,他绕过了办公桌,绕过了女人,径直向沙发走去,有些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半躺在沙发里的人,头发遮住了Kit的眼帘,两只酒窝让Ming忽然就生出了醉意。

“你先出去吧。”Ming盯着Kit的脸,声音淡漠。几秒后,女人才反应过来,Ming先生的这句话,是对她说的。

“......好。”颇有些不舍,却不敢违逆停留,直到听到了身后的门被打开,又被带上,偌大的房里,只剩两人。Ming才俯下身,将他禁锢在两手之间,慢悠悠地再一次确认道:“......想听我道歉?”

“是要求你道歉。”Kit想移开视线,又觉得那会显得自己气弱,便直直地回望着他的眼睛。

“......对不起。”
 
忽如其来的道歉,让Kit愣了愣。然而紧接着,某人又补充了一句:“......磨疼了吗?”

“你大爷......”Kit瞬间涨红了脸,挺起身就想朝他撞去,却被压回了沙发里。

Ming的唇距离他只有几厘米,散发着危险又暧昧的气息。Kit不敢乱动,生怕又惹出什么让自己脸红心跳湿内裤的混账剧情。

黑色的眼眸里,似乎有暗流在涌动,Kit就这么被他压着,温热的气息徐徐地扑在自己的脸上,让他总觉得下一秒,Ming就要凑上来,夺去自己唇腔里的空气。

但Ming只是这么看了他一会儿,便放开了。

“饿了吗,带你去吃饭。”

Ming站直了身,合身的衬衫,却勾勒出了美好的肌肉线条。

噎了半晌,Kit拧过头,似是对这个戛然而止的剧情不满一般,赌气道:“......不去。”


06.

最终还是被迫妥协了。

寻了附近的一间餐厅,邻桌的一圈都被Ming包了下来,周围无人打扰。点菜时Ming也没问他,看起来自顾自地点了。但上菜时,Kit意外地发现几乎都是自己爱吃的。

Ming夹了一只肥嫩的蟹放到他的盘中,张牙舞爪的大家伙此刻正乖乖地趴着盘子里,等待他去品尝。Kit思来想去觉得自己不该跟一只牺牲了的蟹过不去,只按捺了一会儿,就忍不住上手了,然而他爱吃海鲜,却不擅长剥壳,吃得那叫一个磕磕绊绊。

Ming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这只嚣张的小狐狸,就这么栽在了这不会说话不会动的家伙上,小酒窝随着不得当的用劲儿隐隐约约,惹人生怜。Ming伸出手,捞过他碗里的蟹。

再然后,Kit看到Ming利落地将蟹壳撬开,肥嫩的蟹膏带着一点儿飘忽忽的热气与香甜,落入了自己的碗里。

让他头疼的蟹腿,Ming却轻轻巧巧,毫不费力地一掰,一整条漂亮的腿肉就被扯了出来,又进了Kit的碗,和蟹膏重逢了。

这一顿饭下来,Kit只管埋头吃,压根不用动手,吃得那叫一个爽快。

“......不要了,我吃饱了。”Kit也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抬起头,却看见Ming的碗仍旧是干净的。

他只顾着给他剥壳了?

“你......不吃啊?”Kit的唇角有些残留,还没来得及擦去。

“吃啊……”Ming伸出手替他揩去,然后放到嘴边舔了舔:“……味道不错。”

不知是在说食物,还是Kit的唇。

吃完饭,两人一同走了出来,正午的太阳有些晃眼,Kit低着头,看到自己的影子和Ming的交叠在一起,许是角度的原因,看起来亲昵无比。

“......我下礼拜要出差半个月。”

Ming的声音低低的,却盖过了车流,四周围的人声,钻进了Kit的耳朵。

“走呗,用不着跟我报备。”Kit盯着地上的两只影子入神。

身旁的人没有回应,Kit抬起头去看他,他也望着自己,眼里流淌着的,是比正午的阳光还要烫人的深情。


07.

日子恢复往常。

某一天,Kit听朋友说上次在酒吧里藏毒的家伙,已经被妥善地解决了,以后不会再有人去那里搞事。

Kit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那就好。

消失了好些天,众人都在追问那天他被锁在Ming先生办公室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Kit张了张嘴,本想随意扯了个理由糊弄过去。但话到了嘴边,总觉得不管说什么都会带着些欲说还休的味道,哑然了半天,Kit发现自己竟是胆怯了,一个字也不敢吐,到最后索性闭上嘴,任由他们的好奇心泛滥,随意猜测去吧。

曼城的秋天漫长,似乎连着冬天,最近的气温有些低,几个人约着去山庄泡温泉。

不知是不是受了天气的影响,Kit的情绪有些低沉,一整天下来,都意兴阑珊的模样。

他端着一杯酒趴在池边,漫无目的地晃着,酒杯里起了小小的漩涡,将他的思绪也绕了进去。

“Kit......”

听到有人在叫唤自己,Kit转了个身。

温泉里热气缭绕,一只蟹腿就这么直直地冲破了水雾,怼到了Kit的眼前。

“……靠。”Kit被吓了一跳,脑袋上顶着的那一团小毛巾掉了下来,在温泉池水里化成一朵漂浮的云。

“味道不错,试试?”那只蟹腿依旧直愣愣地晃着他的眼,Kit叹了口气,放下酒杯,接了过来。

地热烘熟的螃蟹,香气里带着些许硫磺的味道,撩拨着Kit的食欲。但面对着那只硬邦邦的蟹壳和蟹腿,他又有些无从下手。

“帮我剥。”Kit将那只螃蟹递回去。

友人顿了顿,接了过来,像个初入武行的新手一样,只有蛮力,不得精髓,将螃蟹卸得那叫一个七零八落。

Kit皱着眉,食欲全无。

他忽然想起了一双手,灵巧剥壳的样子,螃蟹像个羞红的美人一般,被温温柔柔地褪去了外衣,露出内里的肥嫩与细腻,招呼着人的舌尖去疼爱。而现在,这只可怜的螃蟹像是所遇非人,惨遭蹂躏,就这么结束了它最有价值的瞬间。

“不吃了。”Kit转过身,不理会他们的招呼和叫唤,继续趴在池边百无聊赖。

Ming出差的这段日子给他打过电话,也发过信息,只是Kit不想接,也不想回,心底里总觉得有些缥缈。

露天的温泉,天空阴阴地压了下来,将Kit心底里的那点缥缈压出了形,是Ming的模样。

不就是夹着大腿帮他打了个飞机么,至于么。

Kit拍了拍自己的脸,一旁的两个小服务员正在咬耳朵。

“……Ming先生过来开会,经理说让我们注意点儿,跟客人们说一下暂时不要靠近园林区……”

Kit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

算算日子,那家伙好像是应该回来了。

身后的嬉戏声越来越大,Kit听得有些心烦,从池子里站起身,跨步上了岸。

“去哪儿啊Kit?”
“去走走。”

随手拿过一件浴袍裹住了自己,Kit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雾霭缭绕的温泉区。

他的确只是打算随便走走,只是为什么走到了园林区,他自己也不知道。

园林区很安静,大概是因为某人的到来,而暂停了开放。走过无人的长廊,再绕过几道栅栏,Kit停住了脚步。

一栋透明的玻璃房子出现在他的眼前,相隔不算近,但也不远,Kit可以很清楚里看到房间内的人。

而Ming,就坐在正中间的地方,背对着他。

还真是来开会了。

沉默地看了一会儿,Kit掏出手机来,翻出某个号码拨通了过去。他的眼睛还盯着玻璃房里的人。

号码很快就拨通了,他这会儿耐心十足,一边等着,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个背对着他的身影。

紧接着,他看到那个身影拿起了桌上的手机,再过几秒,Ming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Kit?”像是没料到自己会给他打电话似的,Kit也没料到他在这种场合会接自己的电话。

电话的那头,传来激烈的讨论声。

“喂。”尾音被故意拖长,虚荣心笼罩着他,让Kit莫名有些得意。

然后,他看到Ming侧过身,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电话那头杂乱的背景音忽然就消失了。

Kit顿了顿,没有说话。

他的四周也是一片静谧。

“怎么了?”Ming的询问很耐心,还带着些宠溺,如果不是Kit此刻正看着他,差点就要以为他还在某个沙滩上,慵懒地晒着太阳。

“没什么……”

Kit忽然心情有点变好,两个酒窝里灌满了笑,他慢悠悠地,语气里夹带着几分恃宠而骄味道:“……想问你有没有空,来帮我剥个蟹壳。”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继而传来一声轻笑。

“……你在哪儿,我……”

Ming的回应Kit还未听完全,身后忽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先生,园林区暂时不开放,请您……”

恶作剧的小狐狸被吓了一跳。

Kit转过身,一名小服务员正看着他,戏谑的行为忽然被曝了光,他“嘘”了一声,又想起电话还没挂,急急忙忙去捂手机的声筒。

“先生,这里……”小服务员看他不听劝,也有些着急。

Kit顾不上应付他,因为他一转身,就看到Ming已经走出了玻璃房,正朝着自己走来。

而房里的其他人,一个个地,都盯着自己看。

“……靠。”Kit心里忽然有些发毛。

“先生……”小服务员也被眼前的情况吓到了。

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Kit没注意到自己的浴袍被一旁的花簇枝丫勾住了,随着他后退的动作,宽松的浴袍被扯开了大半,露出了半个肩头和两条白皙的腿……

Ming的两条长腿迈得快而稳,一步步踏进了Kit的安全领地。

他的表情怎么看起来有点儿严肃?Kit两只酒窝里的笑早就不知漏去了哪里,Ming离他越来越近了。


Kit忽然觉得:


他自己就是那只即将要被剥了壳的螃蟹……



——————————————


算私设吧
最近老是脑补诱受柯基
(挠头)


评论(77)

热度(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