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B]#深渊#06




深渊01  深渊02  深渊03  深渊04  深渊05


你是我心甘情愿

坠入的深渊


————————————


两个礼拜后,Bella回国了。


这一整个月,Beam几乎没怎么回过家,他窝在Forth的公寓里,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一起睡觉……贪婪地享受着无人打扰的黏腻时光。


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和睡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甚至梦里出现的人,都是对方,却仍是一副怎么都看不够的样子。


为了配合Beam的作息,Forth甚至把自己的工作带回了家,Beam才发现他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忙。


有时候凌晨一个电话,Forth就得起来开跨国视频会议,好几次Beam睡着睡着,就发现身旁的人不见了。


他偷偷爬起来,扒在书房的门边看Forth。


专注的样子,果断地做着决定的样子,手里握着笔轻轻敲打桌面的样子,遇到棘手问题时微微皱眉的样子……


偶尔Beam会觉得,这样的记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发酵成一颗糖。在未来,哪怕自己和Forth分开了,形同陌路了,也能让他时不时拿出来舔一舔。


她回来的这天,是周六。


Beam正躺在床上,被某人紧紧搂在怀里一顿亲。手机掉在地板上了也没机会捡,震动声一阵阵的,哀求了好一会儿Forth才放过了他。


捞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人,Beam呆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人。


Forth做了个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然后双手抱在脑后躺了下来,朝他努努嘴,示意他赶紧接电话。


Beam背过身,按下了接听键。


“喂。”

“喂,是我,我回来了。”

“噢,到了吗?”

“嗯,到家了,你出去了?还是在公司?”

“出去了。”

“明天有空吗?”


Beam沉默了一下,问怎么了。


“我爸说这周末一起吃顿饭,我问了一下你爸,他也说明天有空,你呢。”不知为何,Bella的声音忽大忽小的,听起来像是缥缈的画外音。


Beam思索几秒,低低地回了句“知道了”。


挂了电话,Beam握着手机呆坐了一会儿,直到Forth温柔细密的吻爬上了他光洁的背。


“怎么了?”


耳垂被Forth含在嘴里,Beam心里被挠的发痒,忍不住朝他凑近。


“明天……”


话音在嘴边刚刚起了个头,Beam的下唇就被咬住了。Forth挑着眉,用上扬的目线望着他,接过了未完的话:“明天有事?”


Beam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不像回答,更似求欢。


“那我们……”Forth的吻,带着让Beam脸红心跳的意味:“珍惜一下时间吧?”


被某人身体力行地教会了“珍惜时间”四个字的含义,直到晚饭时间都过了,Beam浑身酸痛,又饿得不行,搞不清楚这个人为什么忙完工作,体力还这么好。


躺在床上,谁都不愿意动。


于是两人点了外卖,在家一边亲一边吃。


夜色如水,将闹钟的指针推向了九时,刚吃过晚饭,Forth又“饿”了。Beam被压在沙发上,死死地拽着裤子又哀求了半天,Forth才答应今晚不再“加餐”。


然而待Beam起身去穿衣服,某人又忍不住过来将他的衬衫扒掉,还故意在他胸口处啃了好几块明显的印记,端详了几秒,满意地舔了舔他的小红莓。


Beam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第一次上美术课时,画的那颗苹果树,忍不住笑出了声。


散开的衬衫扣子被Forth一个一个系了回去,他像是和自己心有灵犀似的,将Beam心中的那点小九九以另一种方式说了出来:


“……下次,我们换种工具和颜料。”


瞬间了然他的意思,Beam觉得这一整天下来,自己脸上的红潮就没有消退过。


磨磨蹭蹭二人组,将近十点才从Forth的公寓里出来,Beam没有开车,也不肯让Forth开车送自己回去,僵持了十来分钟,最终Forth叫了辆出租车,不由分说地把他按了进去,再跟着上了车。


两人坐在后座,偷偷牵着手,Beam觉得整颗心都是满得溢出来的甜。四十分钟的车程,短暂得像一瞬间。


在离家还有两条街的地方停了车,说什么也不能让他送了,和Forth挥手告了别,Beam慢慢走回家。


几乎没有步行走过这条街,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的邻居是什么人,也不清楚拐角的咖啡店三年内换了两次招牌,自己于这个地方而言,说是陌生人也不为过。


一边走,思绪一边飘,Beam路过了自己的家门还不自知,后知后觉地感到有些不对劲,倒回去一看,站在门口哑然失笑。


他可真是快要赖上Forth了吧,这才多久啊,竟然连自己家门都认不得了。


拿出钥匙开了门,客厅灯还亮着,却没有动静。Beam将钥匙放在门口的杂物篮里,走了进去。


在客厅坐了一会儿,Forth发来消息,问自己回到没。


Beam笑着回复他:你当我几岁。


几秒后,Forth回了个18。


刚想问他怎么不是三岁,Bella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回来了?”


嗯了一声,Beam不动声色地熄掉了屏幕。


“去哪儿了?”


还没等Beam回话,Bella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水,不做片刻停留,转身又朝楼上走去。上了几层台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身又道:“明天九点出发,别睡过头。”


“嗯。”


Beam始终背对着她。


直到楼上传来关门声,他才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熄掉客厅的灯,走上楼。


Beam的房间在走廊的最尽头,与Bella的相隔不算太远。


房间不大,东西也不多,除了衣柜里的衣服,就是一些书,更像一间随时准备空空如也的客房。


锁上门,开了灯,这个房间就是这栋房子里,他唯一熟悉的孤岛。


没有人知道,他和Bella三年的婚姻,是一场不得不演下去的戏。


Beam没有喊停的资格,也没有决定走向的资格,更没有退出的资格。


虽然Bella几乎不过问自己的私事,但她给自己划的底线,Beam却是清楚明白,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


沉默地不知坐了多久,Beam才起身去洗澡。


出来时,已经是十二点过半,想起自己还没有回Forth的信息,当他拿起手机,才发现一个小时前Forth已经给自己道了晚安,顿了几秒,还是退出了回复界面。


熄了灯,躺在床上,一向入眠很快的他,那一天,辗转反侧了许久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Beam睡过了头。


明明调了七点半的闹钟,不知为何没有响。直到Bella来敲房门,才醒了过来。


匆匆收拾了一下,下了楼,Bella提了两大包似乎是从国外带回来的手信,在门口玩着手机等他。


“对不起。”Beam快步走过去。

“今天开我的车去。”Bella没有理会他的话,依旧低着头瞄着手机。

“嗯。”

“先去接你爸,我爸妈在家等着。”像是终于结束了重要事情,Bella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紧接着打开了门,径直走了出去。


Beam拎起东西,跟了上去。



今天天气不算好,阴阴沉沉的,冷风佛在脸上,让Beam清醒不少。


Bella上了车,系好安全带便自顾自地闭上了眼。Beam开着车子使出了街区,向曼谷城的南面,他父亲家的方向开去。


路程不远,一个多小时。


但Beam和父亲却很少见面,偶尔会打个电话,但两人都很忙,基本说不了几句。可笑的是,Beam和父亲这两年多来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几乎都是Bella作为中间人。


该庆幸吗,Bella演得还算敬业,她对自己的父亲很热情。


和父亲见面了也没几句话,Beam唤了一声“爸”,就不知再说什么了,如果是以前……


想着想着,Beam有些自嘲地笑了。


来路上,Bella一直陪着Beam的父亲聊天,Beam插不上什么话,便专心开着车。口袋里手机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是Forth发来的消息:


起床了吗,小家伙。


Beam不可察觉地笑了一下,飞快地回复了个“嗯”。


“开车不要看手机。”父亲的声音从后方床上,Beam像只正在挖着过冬的干粮,却被调皮的孩子扔出的雪球砸中了的小松鼠般瑟缩了一下,他道了个歉,将手机放回了口袋。


又开了一个多小时,中午前终于到了Bella的家,Bella带着他的父亲先进去了,Beam将车停好,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昨晚没睡好,他的头后知后觉地开始疼了起来。


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发现Forth给自己回复了好几条:


——睡得好吗?我猜不太好。

嗯,是啊。Beam在心底默默应了一声。


——多穿点,天气冷。还有,胸口的痕迹消了吗?

虚伪。Beam笑着暗骂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谁,像头饿狼似的啃自己,一点儿情面都没留。


一条条仔细翻完后,Beam回复了一句“看起来你比较想我”就下了车,向屋内走去。


大门没关,Beam在玄关处换了鞋。


进了厅,他的父亲正和Bella的父母在客厅里聊着天,Beam向他们行了礼,像个初次登门拜访的客人一般,寻了一处没什么存在感的角落,坐了下来。


之后无非是一些最近的工作和生活之类的客套话,Beam随意回应了几句,望着窗外发呆。


深秋的寒风卷起了落叶,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栖息在Beam裸露的脚踝上,却没什么温度,他忽然想起了Forth的怀抱,烫人的暖,把他的心也煨得热烘烘的。



午饭时,Beam没什么胃口,倒是陪着他们喝了点酒。


长辈们从工作,聊到中午的菜色,Beam插不上一句话,也不想发表什么,索性低着头,用筷子挑着碗里的米粒。


“上次我把您介绍给我的一位朋友,他到现在还感激着呢。”Bella的父亲忽然将话锋转到了Beam的父亲身上。


Beam的手顿了一下,飘着的魂儿渐渐回到了身上。


“这都是应该的。”Beam只听见父亲淡淡地回应道。


“您再过两年也该退休了吧?”


“是啊,也差不多了。”


“哎,真可惜啊……”


Beam不知他是在可惜些什么,又低下头去准备接着挑饭粒,哪知Bella父亲的话锋像是盘山公路一般,转着转着就转到了自己的身上:“……听说Beam之前也是学医的,怎么就跑去做广告了呢。”


Bella的父亲一声叹息,低着头的Beam仿佛可以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身上那不解又怜悯的目光,握着筷子的手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Beam会放弃医生这个职业,哪怕他曾被医学院所有教授们看好。


Beam的父亲,是有名的神经外科教授,也一直把他往同样的道路去引。谁料到,Beam在最后一个学期,旷了整整两个月的课,随后向自己的教授以及父亲,坦白自己未来不会从事医生职业。


意味着此前所有的付出,以及他父亲在他身上寄托的所有期待,通通作废。那之后,Beam和父亲将近一整年没有说过话,直到他结婚。


嘴张了张,Beam往里塞了一口饭,没有回应。


他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Bella,对方刚好也看向了他,露出了一个让Beam琢磨不透的笑容,一如他放弃学医,答应她跟她结婚的那一天。


是的,除了Beam自己,恐怕就只有这个和他一起演戏的女人,才知道放弃的缘由。


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这一直是他和父亲之间的禁忌话题。


所幸Bella的母亲解了围,把话题绕去了别处,这一顿饭,说到底还是有些不愉快。



下午,天色异常地大亮了起来。


Bella和她母亲在厨房烤蛋糕,三个男人就在客厅待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Beam依旧是插不上话,也不想插话的那个。


“Beam?”


Beam回头,发现Bella正从厨房里探出身,朝自己招了招手。


“嗯。”


“有空吗?到街角的便利店买点白糖可以吗?”Bella漾出一个笑,Beam知道这是她的招牌假笑。


“好。”Beam也想出去透透气,穿上外套就出了门。


上午给Forth回了信息,他就没有再回复自己,Beam一边走一边低头点开了手机屏幕,翻到最近通话记录,在屏幕再度暗下去的前一秒,拨通了某人的电话。


响了好几声,对方才接起来。


“喂。”比平时的声音,更低沉一点。

“喂。”Beam放慢了脚步。

“想我了?”尾音带着一点点上翘。

“打错了。”嘴硬地给自己找了个最蹩脚的理由。


Beam听到Forth在电话那头,笑得格外温柔。他从前不知道,光是听到一个人的声音,也会心跳加快。


“在外面?”

“嗯,去便利店买白糖。”街道附近有些嘈杂,Beam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回答,听起来乖得不行。


从Bella的家走到便利店,大概十分钟的路程,放慢了脚步,Beam还是觉得自己到得太快。


“难道不是偷偷跑出来跟我打电话吗?”


“不是。”Beam在货架间张望着,从左边绕到右边。


“真的不是?”


“你说呢?”拿了一小袋白糖,走向收银台去结账。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偷偷跑出来接你的电话。”Forth的声音一直压得很低,Beam屏住呼吸仔细听了听,似乎还能听到一些回音。


“你在哪儿?公司?”Beam把手机夹在耳边,掏出钱包付了帐。


“嗯,临时有点事要回来。”


“我打扰你了吗?”Beam把白糖塞进口袋里,推开便利店的门,走了出去。


“你一直都在打扰我……”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顿:“……一整天,我的脑海里全都是一个打错了电话的人。”


街角的红绿灯,行人来来往往,Beam抬手遮住了晃眼的日光,耳朵却开始发烫。


“Forth……”

“嗯?”

“我想你了。”


Beam是带着笑意进门的。



进门后,他发现几乎所有人都聚在客厅中,在热烈地聊着些什么。


“Beam!”Bella的父亲先发现了从玄关处走进来的他。


“……白糖买回来了。”Beam换上鞋,走了进去。


“Beam,快过来!”Bella的母亲朝他招手,像公园里那些因邻居的八卦而热情高涨的妇人。


总觉得自己出去一趟,错过了些什么似的,Beam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看到他的父亲,一向不苟言笑的人,脸上竟也有些难得看到的笑意。


“怎么了?”


Beam忽然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吊在了缓缓上升的过山车上,前方是九十度的垂直下坠,还是三百六十度的大逆转,不得而知。



“……Bella怀孕了!”



那颗心硬生生地停在了最高处,紧接着,过山车以失重的速度,脱离了轨道,带着他直坠而下,重重地砸向了地面。


手中的白糖掉落在地,脆弱的包装袋遭受不住力的作用,溅了一地。


但在所有人看来,此刻的Beam,表现出来的只是一个喜极了的新生父亲的正常模样。


Bella正握着手机,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一瞬间,Beam的眼前闪过了Bella的脸,父亲的脸,朝着他招手的Bella的父母的脸,最后停留在某一天,自己偷偷趴在书房门口,痴痴地望着Forth的自己的脸……


他怎么都猜不到,自己这么快就要把那颗糖拿出来舔一舔了。只有这样,他才能在脸上扯出一个笑。


Bella朝着他走过来,无声地说了两个字:“抱我。”


Beam张开双臂,机械地抱住了她,和她腹中的那个孩子。



之后的话题,几乎都围绕着怀孕的Bella。


当Bella的母亲说要搬来跟他们一起住时,Beam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要尖叫出不要这两字,把这出戏演砸了。


而Bella则抢先了他,寻了个理由拒绝了她的母亲。


看着其乐融融的几位老人,而面前的Bella,却是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不知怎么的,Beam忽然心生出一阵罪恶感,偏过头去,不愿再看。


整个下午,Beam的灵魂都处于一种漂浮在上空,俯视着自己的状态,直到离开Bella的父母家,Beam借口说自己喝了酒,不方便开车,却忘了那已是五个小时前的事。


Bella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打开了驾驶席的门坐了进去。


将父亲送回到家,已是晚上八点。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Beam望着那栋没有亮灯的房子,一副与四周的万家灯火格格不入的模样,才忽然意识到,自从自己结了婚,搬离了家,就再也没有回来住过。


“好好照顾她。”肩膀上传来陌生又熟悉的温度,让Beam有些恍惚。


他侧过身去,藉着车灯的光,目线投在了父亲斑白的两鬓上,再也移不开了。


“Beam,早点回去吧,别让Bella太累了。”父亲再一次开了口。


Beam轻轻地点点头,却没动。


看着父亲的背影,喉咙里梗着些话:“爸……”


身影转过来,看着他。


“……您也好好照顾自己。”


“回去吧。”父亲朝他挥了挥手。


身影终于消失在那扇门后,窗内亮起了灯,Beam又呆呆了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回到了车里。



“吃惊么。”Bella没头没尾地发问,Beam知道她在问什么,却没打算理她,只望着车窗外不断闪过的路牌发呆。


“恭喜你啊,孩子他爸。”Bella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车内的音乐,嬉皮的曲调,她随着音乐哼了起来。


Beam置若罔闻。


“喂,你没什么要问我的么?”似乎是对自己的态度很好奇,Bella依旧不死心地继续追问。


“我对你的孩子没兴趣。”Beam把“你的”两个字,咬得很重。


“没兴趣可以,有责任就行。”Bella随着曲调吹起了口哨:“你在前面下车自己打车回去吧,我有事,今晚不回去了。”


Beam沉默,算是应答。


车子在路边停下了,Beam径直下了车,同样的,车上的人也没有丝毫的停留,迅速融入了茫茫的车流里。


周围的灯海繁华如人间的灿灿星河。


Beam低着头,走在人群里,普通得如同星际里的一粒尘埃。


但是普通人,应该比自己幸福得多吧。


他的身上,藏有太多的秘密,一个个秘密犹如一面面墙,从四面八方堵住了他的去路,磕磕碰碰地走着,Beam觉得自己就这么走到了生活的死胡同里。


他对父亲隐瞒了自己和Bella的真实关系,又对Bella隐瞒了Forth。对Forth,几乎隐瞒了所有。


那么对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他又该隐瞒什么呢。


头疼得厉害,Beam觉得自己的心慢慢收缩成了一个小小的拳头,此刻正毫无章法地击打着他的五脏六腑。四年来,Beam头一次生出了自己有些可怜的念头。


随着人流不知道走了多久,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打断了Beam的思绪。


看着那个号码响了很久,几乎是断线的前一秒钟,Beam终于接了起来。


“喂……”

“怎么不接电话。”Forth的声音直直地闯进了他的耳郭,直抵他的心房。


“对不起,我……”

“……走路还低着头,不怕撞到人吗?”听到这句话的Beam顿了顿,握着手机,停了下来。


他猛地转过身,还未来得让视线也站稳,一个吻便欺身压在了他的唇上。


旁边路过的女生明显也被吓了一跳,小小地尖叫起来。


握着未挂断的手机,Beam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从他的眼里,Beam看到了惊慌无措的自己。


紧闭的唇齿被Forth灵巧的舌撬开,呼吸间,满是彼此的气息。


但Forth似乎对这个吻不太满意,Beam的唇被重重地咬了一下,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来,Forth放开了他。


“你怎么在这里……”Beam觉得疼,可这痛感却让他生出莫名的踏实。


眼前的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垂着眼帘,沉默地看着自己。


Beam的视线几乎被他全挡住了,四面八方的光都仿佛隔绝在外,只有模糊的一层光晕,浮在Forth的周围。


让Beam忽然觉得,他就是光。


“走路不认真,接吻可要专心一点啊……”Forth的唇缓缓地,再度吻了上来。


Beam闭上眼。


人来人往的街头,两个人就像一对真正的,普通的情侣一样,大胆而炽热地亲吻着。



—————————————————


这一章拖欠太久了

改来改去都不太满意

这一更可能信息量有点大


评论(53)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