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orth-Beam]#梦#一发完#



——————————————

See you in my dream

——————————————


01.

是见鬼了吧?
是撞邪了吧?
Beam已经连续半个月,夜夜不间断地做梦了。
剧情千万,主角唯二。
他和Forth。

一开始,Beam还把自己的梦当做一个笑料,在茶余饭后拎出来跟他的伙伴们说说。偶尔Forth过来找他们吃饭,Beam甚至还打趣地跟他说:嘿,我昨晚又梦到你了。

“我梦到我把你摩托车的气给放了,你推了一天的车……哈哈哈哈哈”

“我梦到我把你实践作业绑气球上,起飞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梦到咱俩去游泳,我把你泳裤给扒了......哈哈哈哈哈”

“我梦到......”

就这么一个礼拜过后,Beam还没回过神来,自己天天梦见Forth这件事,有多么的怪异时,Kit听他吧啦吧啦说完,和他一起乐呵呵了半晌后,似是不经意地说道:“你俩私底下关系挺好啊......”

Beam笑着说没有啊。

然后看到Pha和Kit一脸“你蒙谁呢”的神情看着自己,笑容瞬间凝固了……

Beam这时才恍然如初悟,Forth天天往自己梦里跑这件事,有多么的反常。

而且最近,梦境越来越趋向于:怪诞。

比如大前天。

他梦见自己和Forth一起去图书馆,偌大的自习室里,只有他们两人,还要贴身并排地坐着,Forth手里拿着的不是书,而是一盘蒜蓉炒猪肉,香味勾人,一直勾着自己往Forth的怀里蹭,Beam求他给自己吃一口,他却说不行,得交换,Beam说交换什么都行,只要给他吃一口,Forth眯着眼看了他半天,唇齿微张,幽幽地吐出了两个字:换你。

比如前天。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块奶糖,被Forth含进嘴里,湿润的口腔舔弄了半天,一点一点消融的无力感让他又惊又怕。

而昨晚……

“这回又梦到什么了?”坐在他对面的Forth手握一杯茶饮,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Beam回想起了昨晚的梦,脸忽然就红了起来,从耳根一路红到脖颈,活像一只熟透了的小虾球。

“Beam?”

当Beam回过神来,Forth正将手上的冰茶饮往自己的脸上贴,尾指不经意地擦过了他的脸颊,有些烫手。

“怎么了?不舒服?”Forth将茶饮放下,刚想把手背放到他的额头上探,Beam就躲开了。

准确来说,应该是弹开了。

Beam瞬间从凳子上弹了起来,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就慌不择路地消失在了Forth他们的视线里,留下摸不清状况的几人。

Beam一边往外走,一边费力地将昨夜的梦从自己的脑海里驱逐。现在他再也不能像一开始那样,将自己的梦当做笑料了。

因为昨晚,他梦见自己被Forth,揉了一晚上的屁股……


02.

为了不再让自己做梦,Beam做了许许多多的努力和尝试。

比如,喝个酩酊大醉。
比如:每隔一个小时调一个闹钟。

然并卵。

Forth像是将他的梦买断了一样,除了他,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他的梦里。

就连上课打个瞌睡,Beam都战战兢兢。

这样不行啊!Beam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头毛凌乱,双眼惺忪,哪怕他现在已经好几天没见过Forth了,仍然觉得这人不曾从他的身边离开过。

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Forth欠自己钱了,他给忘了?
或者说,自己潜意识里对Forth......

刚想了个大概,Beam就浑身哆嗦了下,晃了晃脑袋,企图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自己的脑海中晃掉。

口渴得厉害,Beam下了床,拉开冰箱才发现水已经喝完了,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多,思忖了几秒,套上外套,决定到楼下去买瓶水,顺便透透气。

白天的阴沉,一直延续到了晚上,月亮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只剩几颗按时打卡上班的星星,散发着淡到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光。

这个点了,便利店里也没什么人,店员不知在看着什么综艺,注意力完全不在工作上,Beam把水放到收银台上,等了十来秒,最后敲了敲桌面,那人才慢悠悠地走过来,眼睛还盯着小小的手机屏幕,移不开。

“呼......”

从便利店里走出来,少了人气的深夜,空气都带着些原生的味道,Beam用力地吸了几口,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反正不急着回去,他稍微绕了个远,打算从小路走回公寓。

小路隔了十来米才有一盏路灯,所以灯与灯之间,有挺长一段路都是黑的。Beam低着头,数着自己路过了几张长椅,几盏灯……

当他数到第8张长椅,第6盏路灯时,Beam发现有些不对劲儿。

黑夜里,脚步声犹如踏在他的耳边一般清晰。

但Beam隐约听到,有另外一个脚步声,与自己的重叠在了一起,间隔时间不超过半秒,很轻,像是光着脚板走在地上一样,不仔细压根儿听不出来。

原以为只是一个跟自己一样,睡不着出来闲逛的人,但走着走着,Beam又觉得有点不太对,他停了下来,那人也停了下来,他快步走,那人也快步走,如影一般随行着。

恰好走到了最暗处,Beam停下来,藉由着手机的光,向后看去,想要看看到底是那个家伙大半夜跟自己玩恶作剧。

忽然,一张脏兮兮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啊......!”

Beam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那个身影就扑了上来,将他撞倒在地。

手机摔在地上,在黑夜里,那光源脆弱得如同寿命将至的萤火虫。


03.

Beam的胳膊重重地磕到了地上,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重重的包袱又狠狠地抡到了他的脑袋上。

这下子,星星月亮一个不落,全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谁啊?艹!你......”Beam一下子火了,这家伙有病吧莫名其妙攻击自己?

对自己的质问置若罔闻,又是一记重锤,抡到了Beam的脸上,脑袋被迫向后仰,磕碰在了冰凉的石板路上,那一瞬间,Beam觉得自己躺在了银河里。

紧接着,那人伸出手拽住了他的脚腕,Beam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 这家伙在把自己往树林里拽!

完了,这他妈不是碰上变态了吧?

Beam另一条腿在空中扑棱了几下,却发现这人力气大得很,不管自己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箍在他脚腕上的力道忽然收紧了,那双手像一副越挣扎越反噬的镣铐一样,几乎要掐进他的肉里去了。

一时间,Beam的脑袋疼,胳膊疼,屁股和背在地上摩着也疼.....但比起疼,他更慌,手在地上乱抓,却抓不到一点儿有用的,反而蹭破了皮。

他还穿着薄松的睡裤,一只裤腿已经褪到了膝盖处,夜深时的寒气,触碰着他的肌肤,混杂着他身上的疼和心里的慌,让Beam叫都叫不出来了,张着嘴,却像个失声的哑巴。

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这种时刻,Beam却偏偏想起了Forth。

都怪他。

要不是因为他,他就不会睡不着觉,他就不会半夜跑出来买什么水透什么气,他就不会绕什么弯,他就不会遇上这该死的破事,他就不会......

“......哼”

忽然一声闷哼,脚脖子上的“镣铐”松了,Beam五体都接触到了地面。

他躺着,四周仍是一片漆黑。

恍惚看见一个身影倒在了地上,紧接着又迅速爬起,向树林深处跑去了……后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人,跟着消失在树林里的影子跑了几步,就停下了。

Beam看见那人转了个身,朝着自己走来。

这就很崩溃了。

刚走一个,又来一个?
还把刚刚那个打跑了,抢食呢?
他平时可没那么受欢迎啊!

Beam挣扎了几下,没爬起来,眼瞧着这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走开!”然而Beam此刻的威胁就如同一个笑话似的,起不到任何作用。

那人靠近他,然后在他的身旁蹲下了,揽过他的身体,Beam看得不清晰,手胡乱在半空中推阻着,再然后,Beam的手被轻轻握住了。

“......Beam,没事了,是我。”

那人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搂在怀里,喊出了他的名字。

“......Forth?”

Beam的嘴微张,深夜的寒气侵袭入他的喉中,让他的声音变得干燥而嘶哑。

“嗯,是我,没事了。”

像是为了让自己确信似的,抱着他的人又重复了一遍。

Beam靠在他的怀里,从他的身上闻到了淡淡的酒味和烟味,混合在一起,却变成了令他安心的味道。

沉默了半响,Beam忽然哆嗦着伸出手,抓住了Forth的衣领。

他的鼻子里冒出一阵莫名的酸涩,就连刚刚差点被拖进小树林里,一切未卜,他都不曾有过这种感觉,但此刻,Beam像个被欺负了的孩子终于等到了靠山一样,不必再强装镇定,他用力地拽着Forth的衣领,用哽咽而颤抖的声音,低骂了一句:

“......都怪你!”

维持着半蹲姿势抱着他的Forth顿了顿,紧接着Beam听到他低声地回答了自己:

“......嗯,都怪我。”


知道个屁啊你就认错!


Beam瘪着嘴,渐渐松开了他的衣领。

他觉得自己有点儿无厘头,但Forth不问原因地配合着自己,又让Beam忽然有点想笑,他祥装咳嗽了几声,无声地隐去了上扬的嘴角。


04.

不知过了多久,Beam觉得自己差不多平静下来了,此刻的自己还半躺在Forth的怀里,虽然黑暗中看不清彼此,仍觉得有些尴尬。

Beam伸手在地上摸索了几下,捞到了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将它放回口袋里。小路上依旧是一片沉寂,Beam有些后怕,谁知道那家伙会不会带着一伙人杀回来再把他,还有Forth绑了去?

“Forth,我们……”

刚想和Forth说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对方像是和他心有灵犀似的,揽在他肩上的手下移至腰侧,微微用力,Beam就顺着他的力道,站了起来。

“……嘶……”

脚踝处传来一阵刺痛,估计是被拖拽的时候自己挣扎得太厉害。

“靠着我。”Forth低声道。

“......没事。”Beam逞能地走了两步,还没站稳,整个人就软软地倒在了Forth的怀里。

像是没听见他刚刚那句话似的,Forth揽着他的肩,慢慢地向光亮处走去。

行路无言,总觉得此时的氛围怪怪的。

于是,Beam就着脑袋里所剩不多的清醒想出了个话题:“......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你们院的几个学弟聚了一下,刚把他们送回来......”Forth顿了顿,Beam偏过头去看他,但光线太弱,只有隐隐的轮廓:“......喝了点酒,想清醒清醒,就在这附近走走,然后听到了你的声音。”

这么巧啊,Beam心想道。

“你呢,大晚上不睡觉跑这么偏僻的地方干什么?”回答完,Forth又转而向自己发问。

“......没什么,就睡不着出来走走。”Beam简略地带过了原因。

“......做噩梦了?”Forth似是随口一问。

Beam沉吟几秒,没回答,Forth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不知不觉走到了亮处,Forth停了下来,大略检查了一下Beam身上的伤,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擦破了几处皮和崴了脚。

“家里有药吗?”Forth问道。
Beam想了想,摇摇头。

然后,他们又一起回到了便利店。

Forth进去买创可贴和擦伤膏了,Beam坐在门外的椅子上等他,他从兜里摸出手机,才发现已经被摔得自动关机了,想打开,也已经没电了。

百无聊赖地转头看向店里,却对上了Forth的目线,他好像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就连付账时也望着他这边。

Beam眼神虚晃了几下,然后将脑袋拧回来,低下头,仿佛还能感受到Forth盯在自己身上的目线似的,手脚变得有些无所适从。

Forth买完药很快就出来了,两个人一言不发地向Beam公寓走去。


05.

回到家,Beam脱了外套,Forth坐在他的对面,轻轻握着他的胳膊肘给他上药,温柔得让Beam感觉不到一点疼。

好像刚刚在树林里,一脚踹趴那个家伙的人不是他似的。

“……我看看你背后有没有擦伤。”给Beam的手肘、手掌上好药后,Forth望着他说道。

Beam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了身,撩起了上衣。

“……有一点,忍一下。”Forth挖了一些擦伤膏在指尖,然后轻轻抹到了Beam的伤口处,指腹带着安心的暖意,和电流,从裸露在外的肌肤,一直传输到了Beam的心。

做好伤口处理,Beam看了眼时间,将近四点了。

“这么晚了......”Beam抬头看了Forth一眼:“......你在我这呆一晚吧。”

“嗯。”Forth点点头,走到他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你睡一会儿吧,不用管我。”

在心底里暗暗回应着“怎么可能睡得着”的Beam,却在十分钟后进入了梦乡。

他又做梦了。
但这回的梦,不怪诞,很简单。

他梦见自己跟在Forth的后面走着,Forth的手随着走路的幅度一摆一摆的,他想追上去,抓住他,却怎么也追不上,好几次都抓了个空。Beam委屈地朝着Forth远去的背影喊了好几声,再然后,那个身影停了下来,Forth转身走向自己,反握住了他的手......

当Beam迷迷糊糊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睁开眼,足足花了半分钟让自己清醒。Beam看到Forth站在自己床边不远处,背对着自己,望着窗外。

他一点儿没睡吗?
Beam忽然有些懊恼,自己好像对这位救命恩人表现得太没心没肺了。

“Forth?”Beam低低地唤了他一声。

“嗯?”Forth没有回头,晨光洒落在他的身上,轮廓分明地好看。

“……没什么。”Beam握紧了自己伸在床外的手,继而又松开。他总觉得,梦境里和Forth握手时的温度,似真的一样。

这天之后,Beam再也没有做过梦。


06.

那天夜里,对Beam实施暴行的家伙很快就被抓住了。

的确是个变态。

Kit看了伤口还没好完全的Beam半天,幽幽地说道:看你唇红齿白的小模样,大晚上的不睡觉,变态不盯你盯谁。

Beam翻了个白眼。

那件事之后,他几乎告别了夜生活,天天10点准时上床睡觉。

然而,不管自己是失眠后的艰难入睡,还是疲累后的秒睡,Beam都没有再做过关于Forth的梦。

为什么呢?

Beam在校园餐厅里排着队,有些走神。

排在他面前的男生回身时没注意,狠狠地碰了一下他,愣神的Beam没站稳,直直地往后倒,正当他以为自己要出丑摔个大马趴时,背后伸出的一双手及时地托住了他的腰。

“谢谢......”站稳后,Beam转头想要道谢,眼前的人却让他一顿:“......Forth?”

“......嗯,怎么又在发呆了?”Forth笑着揶揄他,语气亲昵得让Beam心跳慢了一拍。

“才没有。”Beam气虚地反驳道。

“伤口好些了吗?”Forth一边问一边推了推他的肩膀,Beam才反应过来,队伍已经蜿蜒向前了不少,而自己还停留在原地。

他又出神了。

快步向前跟上队伍,回过身来,看到Forth迈着长腿也走到了自己的身后,但眼睛还看着自己,仿佛在等着什么似的,Beam才发现自己还没回答他的问题。

“嗯,差不多了。”手掌摊开,擦破皮的地方已经结了一层浅色的痂。

Forth的目线低垂,停留在他的掌心,Beam觉得手心有点发烫,他将手收回,暗暗地搓了搓。

“最近……”Forth的话题转了个弯:“……还做梦吗?”

“没有啦。”Beam很诚实地摇了摇头,刚好排队到他了,不愿费力多想,直接点了个蒜蓉炒肉盖饭。

“是么。”Forth在他身后低声应着。

“嗯。”

像是合作终止了一样,Forth卷铺盖带着其他的梦一起跑了。他最近一闭上眼,就无梦到天明。

Beam掏出钱包,摸索着饭卡。

“可是Beam......”Forth的声音顿了顿,从Beam的后上方传来:“……我昨晚梦见你了,还有……”

手上的动作滞住了。

Beam错拿出了门禁卡,他慌张地想要塞回去,却接连几次都没成功。

“学生,套餐还要吗?”收银的阿姨似乎没了耐心,催促着他道。

“……要。”连声音都变了调。

饭卡像是隐了身,Beam低着头,却怎么都找不到。忽然一只手从他的背后伸到前面:“刷我的。”

Beam抬头,Forth的脸近在咫尺,下巴与脖颈勾勒出令他莫名心动的弧线。

Forth的眼睛依旧直视着前方,身子却微微向Beam倾靠,从背后看,暧昧万分。

看着他形状美好的唇,Beam差点又入了神,直到Forth又开了口,接续了未说完的话,低沉的嗓音裹着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句子,却将他的心搅得一片乱:



“……还有前晚,再前一晚。”



————————————————

梦里见到的人

醒来就要……


评论(55)

热度(316)

  1. 漫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