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Ming-Kit]#多重人格#一发完#




————————————————


Like sunday like rain


————————————————



01.

周一的早晨,天边有些雾蒙蒙。

床头的闹钟敬业地在六点时分响起,Ming闭着眼,精准地在三秒之内按下了暂停。

窗帘大咧咧地敞开着,室内却是昏昏暗暗的,要不是知道时间,真要被这鬼天气欺瞒住了。

Ming转过脸去,看向身旁还在熟睡的人。

他侧身蜷缩着,双手握成小拳头,搁在胸口处,一只脚丫子露在外面,脑袋则埋在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双被长睫毛遮住了眼睑的眼睛……

“P,起床了,迟到了……”

Kit今天院里有活动,尽管Ming不愿吵醒眼前可爱的睡颜,还是轻轻地拍了拍Kit紧握着的小拳头。

“嗯……”嘟囔着应了一声,脑袋却埋得更深了,从被窝里传来一句软软的带着点鼻音的发问:“……几点了?”

“六点啦……”Ming凑过去,隔着被子亲了亲他的脸。

约莫过了半分钟,Kit终于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他闭着眼,下半身只着了一条内裤,上身套着一件宽松T恤,脚丫子在地上摸索着拖鞋,Ming见势从床边探出身子,眼疾手快地将鞋捞过来套在了Kit的脚丫子上。

Kit依旧没有睁眼。

在床上又坐了一会儿,站起来时,一头撞到了先他一步站起来的Ming身上。脑袋就非常顺便地搁在了某人肩上,丝毫没有挪开的意思。

“Kit?”Ming看着那颗埋在他肩上的小脑袋,却是不忍心推开。
“……嗯?”
“要不我带着你去浴室吧?”
“……嗯。”

于是,Ming搂着Kit的背往后退,Kit脑袋趴在Ming的肩上朝前走,两人以一个极为怪异又甜蜜的姿势,一步步挪到了浴室门口。

“到啦。”Ming的手在Kit的背上摩挲着,要是可以,他简直恨不得亲手包办了Kit的洗漱穿衣。
“……嗯。”Kit脑袋在肩上蹭了蹭,将睡意揉去些,然后半睁开眼走进了浴室。

门没关,Ming就站在门口看着他站在洗手池前,弯下腰,撅着小屁股,捧起一把水冲了冲脸……

明明是阴天,Ming还是觉得心头一片灿烂。


02.

原本无需早起,Ming还是坚持送Kit回去了。晚上六点,他又准时地出现在了医学院的门前。

刚上车,Ming立马凑过来想要个亲亲。车里灯很亮,Kit发现Ming的眼角处有一道轻微的划痕,周围有点肿。

“……你眼睛怎么了?”
“眼睛?”Ming顿了顿,伸手摸了摸眼角:“……啊,不小心嗑了一下。”
“是不是做实践时打瞌睡了?”昨晚Ming将近凌晨才回来,今天又陪着他早起。
“没事,不严重。”Ming弯起了眉眼:“P饿了吗?我们去吃好吃的吧。”

Kit“嗯”了一声,系好安全带,头靠着椅背望着窗外。

晚饭时他有些心不在焉。

趁Ming去结账,Kit说去车里等他,小跑着到一旁的便利店买了一盒防水的创可贴。

夜晚的风有点凉,Kit却冒了些汗。

几分钟后,Ming裹了一身晚风上了车,刚想启动,就被按住了手。

“脸靠过来。”
“……嗯?”Ming愣了愣,紧接着满眼含笑地凑过去,却被捏住了下巴。
“不亲。”Kit捧着他的脸调整了一下角度,拿出一张创可贴:“眼睛闭上。”

Ming乖乖地闭上了。

Kit的手很暖,带着点潮湿,触碰着自己冰凉而干燥的脸,让Ming忍不住把自己的脸往他的手心里送。

“疼吗?”Kit小心翼翼。
“不疼。”Ming闭着眼睛,脑袋偏了偏,在Kit的手腕内侧亲了亲。


03.

天气阴沉了一整天,第二天终于放晴。

太阳许是沉寂了太久,毫不吝啬自己的光和热,将地上的积水,变成一汪汪小小的银河。

“不是告诉你不能碰水吗!”Kit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严肃盯着眼前的某人。

“我不是故意的……”Ming刚想用手摸摸湿了的创可贴,就被呵斥了:“不许碰!”

“好疼啊Kit医生……”Ming委屈巴巴地撅起嘴,企图撒娇示弱。

“活该,谁让你不听我的!”Kit白了他一眼,走到桌前,翻出剩余的创可贴,窸窸窣窣不知在摆弄着什么。

“我错了嘛……”Ming紧巴巴地跟在Kit的身后。

Kit手里捏着一枚新的创可贴转过身,Ming立马乖乖地半弓着腿,闭上了眼。

“不许碰水,出汗也不行!”Kit凶巴巴地警告道,手却温温柔的。

“遵命!”Ming眼睛闭着,还是笑得弯成了一个弧。

“好了。”Kit看着Ming的脸,满意地点点头,便催促着他去上课了。

不知道为什么,Ming觉得自己今天回头率特别高,果然自己就算破相了还是这么有魅力,不禁沾沾自喜。

直到午饭时,Yo盯着自己的脸老半天,他才知道回头率高的原因,在于自己眼角上的那块创可贴。

Kit在创可贴上画了一颗心形的糖果。

Ming举着一块小镜子,看着自己眼角的创可贴,傻愣愣地笑了大半天,仿佛真的吃了一颗很甜很甜,甜到心里去的糖。


04.

论文上交的截止日期快到了,整个医学院都几乎忙得天昏地暗。

Kit昨晚没有回去,和Beam通宵做资料整理,完成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两人在自习室趴着休息了一会儿,等到上课时间去递交了论文。

回去前,Kit准备去工程学院看看某人。

买了早点,还有一盒新的创可贴,Kit去的路上还在想那个家伙有没有乖乖听自己的话。

没进教学楼,倒是在工院的食堂看到了Ming,他的眼角,居然还贴着那块涂鸦的贴布,Kit咬着唇将笑意憋回去,刚想走过去。

一个小身影忽然趴到了Ming的背上。

是Yo。

Ming的双手插在兜里,任由Yo靠着。

这很正常,他们是发小,一起长大,这没什么。

Kit站在原地,看了他们一会儿,然后自顾自地耸了耸肩,像是在说服着自己,将心底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清除出去。

刚调整好心情,抬脚准备向二人走去。

Kit就看到Yo伸出手,将Ming眼角的那块创可贴扯了下来,扔在一旁。

Ming背对着自己,Kit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他微微弯着腰,将就着Yo的身高,Yo一边笑一边替他贴上了新的,想来,他也应该是笑着的吧。

Kit终究没有走上前。

离开工院时,他把早点和创可贴一并扔进了垃圾桶。


05.

天空阴沉沉的,又要下雨了。

Kit低着头走出校门,却在门口碰见了在等Forth的Beam。

“你不是去找Ming了吗,怎么这么快?”

“不找了。”Kit揉了揉发胀的双眼,不知是因为困倦,还是心中那一阵莫名的酸楚。

“怎么了?”Beam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儿。

“没事……”Kit淡淡地回应道,手机忽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人是Ming。

Kit按了挂断。

“怎么不接他电话?”Beam疑问道:“你们怎么了?”

“没有,只是不想接。”把手机塞回口袋。

“你这臭脾气,除了我们,也就Ming能忍了,别……”

“我让他忍了吗?”Kit声调忽然提高,打断了Beam的话。

他很烦躁。

“我先走了,困死了。”留下一脸懵逼的Beam,Kit头也不回地向自己的公寓走去。


雨是从半道上开始下的。
不大,却缠缠绵绵地下个不停。

走在雨里,Kit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像个闭合得紧紧的蚌,雨水却将他看似坚硬的蚌壳一点一点冲刷,露出了内里敏感又脆弱的肉。

只可惜,他的内里大概没有珍珠,他只有一身的坏脾气。


06.

回到公寓,Kit才发现自己已经湿透了,发梢上还有水珠在一点点凝聚成滴。

口袋里的手机从回来的路上就开始锲而不舍地响,Kit掏出来看了看,十几个未接来电和十几条未读消息。

几乎都是Ming的。

——P?怎么不接我电话?
——忙完了吗?中午一起吃饭好吗?
——累了吗?回去了吗?
——接电话好吗?P你现在在哪儿?

……

翻着翻着,屏幕上的字忽然与Yo和Ming在一起时的画面重叠,变得模糊起来。

Kit握着手机,站在没开灯的房间,直到屏幕完全暗了下去。

他想回拨过去,却又害怕自己一开口,就泄露了满腔的酸楚。虽然这酸楚来得莫名,更来得不该。

但却是他极力想要隐藏的一个秘密。

Kit把手机调成静音,扔到了沙发的一角,然后脱了衣服爬上床,用被子盖住了全身,把窗外的阴沉和欲来的风雨,都被阻隔在了另一个世界。

他要好好睡一觉。



07.

Kit睡得很沉,他久违地做了个梦。

梦里有很多个自己,站在Ming的面前,他推开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只拉着其中一个走了,其他的自己哀求着,让Ming带着他们一起走,他却没有回头……

一声惊雷,让Kit从梦中醒来。

房间内漆黑一片,窗外雨声依然。闪电犹如一盏坏掉的声控灯,频繁地出现在惊雷声之前。

Kit在黑暗里睁了一会儿眼睛,然后爬起来,去浴室洗了个澡。

等他终于想起手机,已经快十一点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的,Kit窝在沙发里,扯过充电线插上,然后按下了开机键。

信息和未接来电,像凌乱的雨势,敲打在他的心上。Kit不想看,胡乱翻了翻,翻到Beam中午时发来的消息,便停住了。

——刚刚碰见了Ming,问我有没有没见过,我说你忙了一天回去了补觉了,他可能去找你了,别发脾气,有什么事好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

Kit在心里默默回应了一句。

墙上的钟指针刚好来到了数字11,手机忽然收到了新信息,还没等Kit反应,内容便弹了出来:

——P你醒了吗?你在吗?给我开开门好不好?

他来了?
在门外?

Kit瞬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盯着紧闭的门。门外似乎没有动静,手机也没有再响起。

Kit踱步到门前,站了许久。

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快步跑回到沙发前,拾起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充电线被扯掉了也不在意,顾屏幕上不断弹出的低电预警也不理会,Kit一条一条地,翻看着此前被自己选择性忽略掉的那些未读消息。


——P,你在哪儿?
——P'Kit P'Kit,你在家吗?我在门口,给我开开门好吗?
——P你是不是睡着了?睡醒了给我开门吧。
——P'Kit你手机没电了,看到给我回消息好吗?

……

从上午开始,Ming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给他发一条短信,一直到刚刚。

Kit手指划到最近的一条消息,就停住了,然后一直按着屏幕发呆,直到刚充进去的那点电量被消耗殆尽,再次关机。

所以,

他是从上午开始,就等在自己的门外了吗?

他还在吗?

犹豫了一下,Kit走过去,拧开了门。

门里的灯光,将昏暗的走廊微微照亮。

打开门的一瞬间并没有看到人,目光扫向下方时,Kit才发现在门旁的角落,有一个蜷缩着的人影,他坐在地上,长腿弓了起来,手臂搭在膝盖上,脑袋枕在了臂弯里。头发和身上的衣服,像是湿了,又干了……

“……Ming?”Kit低低地唤了他一声。

地上坐着的人,循声缓缓抬起了头,然后转过脸,望向了自己。

“P!”

Ming单手撑着背后的墙,站了起来:“你醒了?”

Kit看着面前的人,他的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担心和着急。

“……你等了多久。”Kit觉得自己有些明知故问。
“不久,看到你我就安心了。”他的眼睛亮亮的。
“……怎么不敲门,或者给我打电话。”
“Beam说你困得快不行了,我猜你一定睡得很香。”

Kit被他的回应哽住了,半天没能回话。Ming也静静地,看着眼前让他担心了一整天的人,没有继续说下去。

Kit被他盯着,眼神有些慌乱地飘,飘着飘着,就飘到了Ming的眼角处,伤口外露着,创可贴又不见了。

“……创可贴呢?”
“……嗯?”

Ming伸手摸了摸,才发现眼角的贴布不见了:“淋了点雨,可能不小心蹭掉了。”

明明是被Yo撕掉了吧。Kit看着他脸不红心不跳说谎的样子,心底里那阵酸楚像返潮一样,再度涌了上来。

“P,我的伤口碰水了好疼啊,给我贴新的好不好。”Ming又瘪着嘴朝他撒娇。

“不好。”

还以为Kit是因为自己没听话,又让伤口碰水了而生气。

“……我错了,可那是因为我太担心你了嘛。”

“我让你来的吗,你还是找别人贴吧。”Kit神情淡漠下来。

“……我找谁?”

Ming愣了愣,忽然想起上午遇见Beam时,他说Kit原本要去找自己,但不知为何折了回去,原以为Kit是真困得不行了。

“……P,你今天有没有到工院……”

“没有!”Kit迅速地打断了他的发问:“进来。”

紧接着自己先回了房,走到桌旁,在抽屉里一阵摸索,找出了一枚新的创可贴。

Ming想了想,关上门,闭嘴跟着走了进去,站在Kit的身后看着他。

“自己贴上。”Kit将手里的创可贴递了出去。
“P你帮我贴嘛,我看不见。”
“有镜子。”
“眼睛疼,睁不开……”
“……”

眼前的家伙半曲着腿,眼睛已经闭上了,Kit看着他,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将创可贴撕开来,帮他贴上。

“……嘶。”可能是伤口沾了水,明知道Kit没怎么用力,Ming还是咧了咧嘴:“……好疼。”

“……怕疼就找个温柔的人给你贴。”Kit贴得有点歪,遮住了Ming的一点点眼尾。

“……P'Kit也很温柔啊。”Ming依旧半弓着腿,笑着补充道:“前两天帮我贴的时候……”

“……哦,是么。可惜我今天不温柔,明天也不会温柔。”Kit后退了两步,手里捏着贴布的残骸。

“P一天变一个样……”也很好啊,多有新鲜感。

Ming闭着眼,没有看到面前的人眼里闪过的异样。

“……是啊,我是一天一个样……”

心中的那股酸楚已经完全涌了上来,淹没了Kit的全身,犹如缠缠绵绵的雨让他急躁,只想痛痛快快地宣泄而出,Kit狠狠地打断了Ming未完的话音:“我精神分裂行不行,我多重人格行不行,我一周七天七个样行不行……”


看着Ming有些惊愕地睁开了眼。

“……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啊!”

刹时的静谧,让雨声更清晰可闻。

情绪宣泄而出,却没有想象中如释负重,相反,胸口好像更堵得慌了。Kit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也如同那酸楚一般殆尽了,只剩一个脑袋空空的自己。

“……你回去吧,我要继续睡了。”他绕过Ming,想去给他开门,手腕却被拉住了。

“……P把心给了我,我还能去哪里。”

Kit转过身来看他,没等开口,Ming向着他伸出了另一只手,掌心摊开,是一枚画着爱心糖果的创可贴。

Kit愣住了。

只一声“你……”,就再也发不出半个音。

“P的心,不是给我了吗?还要赶我去哪里?”Ming攥紧那块用过的创可贴,放在了心口处。

Kit觉得自己好像那块贴在Ming心口处得创可贴,也能感受到他的心跳似的。

“P……我不想离你远一点。”

Ming握着Kit的手腕,向他走进一步:“……P'Kit今天不温柔没关系,明天不温柔也没关系,我还是喜欢你……”

窗外的雨仍在洋洋洒洒地下着,敲打在玻璃窗上。

手被紧握着,和自己的摇摆,无理,退缩不同,Ming一直是坚定,赤诚的。Kit忽然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Ming坦坦白白,贴在他心口上的那颗真心。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到最后几乎面贴着面。Kit没有后退,也没有躲开,只是垂着脑袋,紧紧盯着Ming握着创可贴,放在胸口处的手。

Ming的声音,仿佛慢下来的鼓点,很轻,却又能准确无误地砸进Kit的心底,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一一驱逐,只留下干干净净的,纯粹的,为他而加快了的心跳声:


“……就算P'Kit一周七天七个样,也没关系,那我就喜欢你,你,你,你,你,你,你。”



可爱。温柔。甜。酸。脆弱。傲娇。炸毛。


你有多少个人格,
我就爱多少个你。



————————————————

第一次写椰奶
真的很喜欢小柯基了

评论(43)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