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B]#深渊#05



深渊01 深渊02 深渊03 深渊04


你是我心甘情愿

堕入的深渊


———————————————
 
“你们……怎么了?”
 
感觉到了Kit听到这四个字时的震惊和疑问,但Beam却不知该如何回应,也无法回应,力气正一点一点地从他的身体里流失,他只能握紧手中的酒杯,好像稍微一放松,它就会掉下来,暴露了他此刻极力想隐瞒的情绪。
 
“Beam……你们分手了?”耳边传来Kit小心翼翼的发问,Beam忽然有点想笑。
 
自己和Forth,大概配不上分手这二字吧。
 
原本还在起哄的人,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太对,周遭的喧闹声渐渐停了下来。
 
Forth将手搭在身边人的肩上,低垂着眼帘,像是对这一切都懒得解释一般,小男孩凑到他的耳旁,不知说了些什么,紧接着拉起他就站了起来,意欲离开。
 
“去哪儿啊Forth!”Kit的疑问没能等来回应。
 
“不好意思,让一下可以吗?”Beam抬起头,男孩漾出了一个笑,淡漠而礼貌地朝自己说道。
 
Beam甚至不敢用余光去看男孩身旁的人,他低下头,将腿往里缩,为他们让出了一条道。坐在一旁的Kit也懵了,下意识地就跟着Beam一起缩了腿,为这两人让道。
 
男孩牵着Forth,从他的身前经过。Beam低垂着眉眼,无力感灌满了他的全身,像一池子快要溢出的水,就连眨眼,也吃力万分。

一只手,进入了Beam的视线。

它飘忽忽的,从Beam的眼前晃过。带着它的主人越走越远,好像再也不会回来。

Beam看着它,如同失忆的病人看到了关键的物品,来不及细想,就伸出手去,想要抓住那只越摆越恍惚的手。

指尖相碰的一瞬间,手的主人就停了下来。

Beam握住了Forth的手。
 
指尖相触,指腹相抵,掌心交叠,Beam不敢用力,或者说是根本使不上力,他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本以为,下一秒自己就会被狠狠地,或是冷冷地甩开,然后像一个挽留无果的可悲的人,看着他无情地远去。

但,眼前的人停了下来,更没有甩开他的手。望着Forth的背影,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措感也渐渐在Beam的心中漾开,他应该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嘴,却又变成了一个可笑的哑巴,连调子都发不出来。

时间,仿佛静止了。
没有开口的勇气,就不该再贪恋手的余温。

Beam轻轻,轻轻地放开了手,就像收回了那颗原本就不该有任何悸动的心。

但手却忽然一紧。

似沉下去的心又浮到了上空。
 
Forth,反握住了他的手。

Beam怔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狠狠地一扯,险些撞上了面前的酒桌,绊倒在地。拉着他手的人却没有回头,也不管自己在身后有多狼狈,在众人的诧异的注视之下,放开了男孩的手,将Beam连拉带拽地带了出去。
 
手被拽得生疼,Beam不知道他要带自己要去哪儿,也不敢挣脱,只能跟着他走。
 
一路走到了酒吧的后门。

他的车停在那儿,下一秒,Forth将后车门打开,把他推了进去。一个踉跄,Beam跪在了后座上,只听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还没来得及开口,腰就被Forth掐着,向上提了起来。Forth的双腿挤进他的两腿间,把他的腿大大地分开了。
 
原本还算宽敞的后座突然变得挤迫。
 
“Forth……”Beam隐约猜到了他的目的,急道:“别……别在这里……”
 
身后的人依旧没有回应,两手直接探到了前面,Beam的衣服被粗暴地扯开了,几颗脆弱的扣子被迫与衬衫分离,掉到了车子的缝隙中,他的整个胸膛和大半个后背,都袒露在了空气里。
 
无力抵抗,只得紧紧抓着后座上的椅套,柔顺的丝绸面料蹭着胸前的敏感,让Beam一阵战栗。紧接着,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胸,修长的手指用力地揉碾粉色的凸起,另一只手探向下身,熟练地把他的裤子扒了,褪到膝盖,炽热的吻也紧随其后,落到了肩头,再变成细密的啃咬……

车内没有开灯,明知车外的人看不清,Beam仍然觉得脸烧得发烫,有种难以言喻的羞耻感,而快感也变得格外强烈。尽管咬着唇,还是发出了几声难耐的低吟。

贴着他身体的Forth,气息也变得有些紊乱,微微离开他的身体几秒,紧接着,一处同样烫人的物什抵在了他的后方,只磨蹭了几下,就凶狠地闯了进来。
 
Beam痛得叫出了声。
但身后的人却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开始了抽动。

Beam动弹不得,痛得眼角都红了,像是身体被被劈成了两半,连灵魂也不再完整,硬生生被嵌入不属于他的部分。
 
车外的景开始模糊起来,不知是因为车子在晃,还是自己在晃,Beam觉得脑袋一阵晕眩,原本就透支了的体力,也终于撑不住了……

他昏了过去。

 
醒来时,Beam躺在床上睁着眼,呆呆地看着头顶的吊灯好一会儿。
 
这是Forth卧室里的吊灯,一盏顶好看的摩洛哥花纹水晶灯。房间里的窗帘只拉了一半,阳光透过玻璃窗,撒在了室内,驱逐了大半的昏暗。

他睡了多久?
已经是第二天了?
 
Beam伸手在四周摩挲寻找着手机,几乎翻遍了床头也没找到,抬眼一看,才发现它就在一旁的柜子上。

他侧过身,想要伸手去拿,手机却不小心掉在地上,与木地板碰撞发出了声响,让Beam的心也跟着狠狠地跳了一下。
 
他弯腰刚把手机捡起,门就开了,Forth走了进来。
 
“你怎么没去公司。”问出这句话的瞬间,Beam觉得自己有点傻。
 
对方没有回应,沉默地走到床边,一条腿半跪在床,Beam的腰被按住了,然后一使劲,他就被翻了个身。这时Beam才注意到自己只套了一件他的T恤,其他什么都没穿。

衣服的下摆被拉起,光天化日之下,Beam的脸忽然就红了,他手反过来想要拽住衣服,Forth终于开了口:“我看一下有没有受伤……”

Beam反应过来,他是在说昨晚的那一场孟浪。
 
手指伸进去一点点,探了探,Beam趴在枕头里,红着脸,只听见Forth用低哑的声音道:“没什么事……”
 
“Forth,昨晚……”手指离开了敏感处,转而在他的腰腹间流连,骚痒的触感让Beam微微弓起了身,未着寸缕的下半身蹭在了Forth的腿上,话只开了个头,便无从继续。

紧接着,Beam觉得那处一凉,未知的液体被挤进了他的敏感处,一根手指也随之伸了进来,浅浅地抽动着。Forth伏在他的背上,咬着他的耳垂:“这次,是你先招惹的我。”

Beam张了张嘴,在心底斟酌了措辞,又积蓄了很多勇气,开口了,却只化成了三个字:“对不起……”

伏在他背上的人顿了顿:“……你觉得有用吗?”

Beam一时哑然,不知如何回应。忽然,一个吻落在了他的腿根。

“疼吗?”
Beam微微挺身,发现自己的大腿处有一块淤青。Forth用手摩挲着,问自己。

“不疼了。”因为你的吻。

紧接着,Forth拉开了他的一条腿,硬物在他的臀间磨蹭,发出羞人的黏腻水声。

昨晚自己昏了过去,他应该……没有继续。

如羽毛般的吻轻柔地落在了Beam的唇上,身上……与昨晚那无言的粗暴不同,今天的Forth很温柔,但这温柔的“折磨”,反而让Beam觉得更吃不消。好不容易恢复了点儿精神,又没了。

就这样,Beam和Forth,又恢复了以往的关系。

Forth对那天在自己家的事绝口不问,对酒吧的那件事也缄口不言,Beam几次想要开口,可最终,还是选择把它们压在了心底。

但有什么东西,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明天过来开会?”Forth一边询问,一边轻拧着他的小红蕾。

“嗯……”刚做完,Beam的身体敏感得不行,轻轻撩拨几下都能让他战栗。

半个月前,Bella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要出国一段时间,便没有了消息。所以这段时间,Beam几乎天天都跟Forth厮磨在一起。

Forth询问完便没了下文,Beam疑惑地抬起头看着他,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凝视,Forth低下头,吻了吻他的眼睛,继而一路向下直到唇畔,若有所思地顿了顿,忽然用力地咬了咬他的唇,口腔里立即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第二天,Beam起床后照了照镜子,嘴角被咬破了,留下一道小小的痕迹。

果然,一到公司就有人盯着他的嘴,但小喽啰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议论老大,Beam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办公室,开始整理下午开会的资料。

出发前,Beam曾想过贴个胶布,但又觉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还是打消了念头。

毫无疑问地被八卦了。

有人一脸暧昧地问他嘴唇上的伤,“不小心磕伤了。”Beam假装淡定地回答,眼神飘飘忽忽,碰上了罪魁祸首Forth的,他看着自己,一脸招摇地笑。

会议在一半正经一半调侃的“怪异”氛围下终于结束了。

小秘书低头收拾着,人也走得七七八八,Beam站在一旁,没注意到Forth正向他走近,突然腰侧被轻轻捏了捏,Beam转过身,Forth低下头在他耳边低声道:“磕到我的嘴唇了?”

刹时心跳如雷。

然而,在自己的地盘“作祟”也就罢了,Beam发觉,Forth最近是越来越“过分”。

前几日,Forth到他的公司来开会,再次“光临”他的办公室,这一次却是径直地走了进来,并且,锁上了门。

随着门锁的一声咯噔,Beam的心也一声咯噔。

“你这里风景不错。”Forth走到了窗前,将百叶窗的百叶往下拉,望着窗外道。

Beam的办公室,位于这栋大楼的28层,向下望去,人车如蝼蚁,向前望去,与对面的大楼相隔不过数十米。此刻门被关上了,办公室就像钢筋水泥城市里的一叶扁舟,自成一方只属于他们两个的世界。

Beam背对着窗,站在Forth的身旁。微微偏过头,就能看到他好看的下巴弧线。

Beam低低“嗯”了一声。

不知回应的是他的风景好,
还是回应自己心底里的好。

“……真想在这儿干你。”Forth将视线从窗外收回,偏过头去,迎上了Beam的目线。

他对他说着羞人的荤话,望向自己的眼睛却深情而专注,像一汪无垢的清泉,不带一丝杂质,荤话,也变得如同恋人间的甜言蜜语。

Beam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画面。

在这扇落地窗前,自己被Forth压得贴在了玻璃上,衬衫敞开,艳色的红莓磨蹭着窗面,灼热的硬物在玻璃窗上留下一道暧昧的黏腻痕迹……

眼神有些失焦,Beam觉得口舌干燥。

“……想什么呢。”Forth向前一步,感受到了某人气息的靠近,Beam才回过神来,像是被脑海中的旖旎幻想被窥探了一般,冷不防红了脸。

后退一步,想要逃开Forth紧逼的视线,背却抵在了窗上。

他退无可退了。

“没……没什么……”

“是吗?”玩味的笑容爬上了眼前人的嘴角,Forth的长腿微弓,顶开了他的膝盖,卡进了他的双腿间,低头覆上了他的唇。

突如其来的吻,让Beam微怔。

Forth的脸近在咫尺,他觉得有些陌生了。

眼前的人,好像变成了一颗新口味的糖,有柠檬的微酸,有可口的甜,还有酒的烈……这样的Forth令人上瘾,也叫人不安。


似乎是察觉到了Beam的不专心,Forth的吻变得凌厉而霸道。

虽然知道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但Beam还是略微慌了神,伸手想要推开他,下一秒就被Forth握住了双手,反压在了身体两侧。

隔着薄薄的两件衣衫,Forth的肌肉压着自己的胸口,两颗心仿佛在同一频率下跳动。

久旱逢甘霖,人生三大幸事之一。
但Beam却疑问了,为什么这个吻,好像还是缓解不了自己的口干舌燥。
是他变得贪心了吗?
他还想要得更多。

伸出手圈住了眼前人的脖子,Beam热烈地回应着Forth的吻。

像是永恒的离别前,用尽所有力气,只为留住最后的余温。

午间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暖洋洋地撒在二人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到,办公室里隐密的一处,一个微小的摄像头,冰冷而无声地,记录下了这一切。




——————————————

大概
是一个略微有些黑化了的Forth




评论(34)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