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B]#深渊#04



你是我心甘情愿

堕入的深渊

——————————————

晨光渐渐将街道填满,明明是带着热度的光,拂在Beam的脸上,他却觉得生凉。

他不知道Forth为何要答应Bella的邀请。
他甚至不敢去猜。

短短五分钟的路程,今天却格外漫长,刚进家门,Bella就尽极了女主人之谊,招呼着Forth坐下,然后进厨房去煮所谓的新咖啡。

Beam转身,发觉Forth已经在沙发上坐下了。

他忽然觉得胸口很闷,拳头握紧又松开,在Forth的对面也坐了下来。抬头去看他,他的目光没在自己身上,而是越过了自己,落下了不知哪一处。Beam转过身,顺着他的目线,大厅的白墙正中央,自己和Bella的婚纱照正刺目地挂着。

什么时候挂在那儿的?
Beam觉得自己竟然也像个初次登门拜访的客人,对这房子里的一切都觉得陌生。

“你们结婚,多久了。”Forth的声音淡淡的,仿佛真的只是在问一个普通的问题。

Beam还未出声……“两年多啦。”刚好从厨房里走出来的Bella,笑着回答了Forth的问题,紧接着在Beam的身旁坐下了。

“照片拍得很好……”Forth将目光收回。

“是吗?谢谢!”Bella回头看了看那幅婚纱照,笑得更甜了:“话说回来这张照片还是一次就OK的呢!我原以为要拍好久。”

“你不是煮咖啡么。”Beam打断了她的话。

“难道你要我一直守着它然后把客人晾在一旁嘛。”Bella看了一眼对面的Forth,和自己说话的口气似怒似嗔:“对了Forth,你是Beam的同事吗?”

“不是……”Forth顿了顿:“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诶?”Bella转头看向Beam。

“他是我们公司项目的投资方代表。”Beam低着头,补充道。

“噢……这样啊,那你们关系应该还不错吧?”Bella喋喋不休,好像对自己的这位合作伙伴有莫大的兴趣一般:“他的同事我基本没见过呢。”

Forth沉默,Beam也无言。

所幸Bella似是一心挂念着她的咖啡,没等到回答便急急忙忙地又进了厨房。

客厅里又恢复了一片沉寂。

“对不起啊……”

沉默像是让时光就此定住了一般,不知过了多久,Beam忽然听到,Forth开了口,他用只有彼此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向自己道歉,然后说:“我不该送你回家的……”

Beam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个音。

“毕竟瞒了这么久,还瞒得那么好……”

“也是,有谁会想到,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出轨的对象竟然也是个男人呢……”

Beam低着头,没有回答,在旁人看来,像是无声的默认。

“我是第几个?”

Beam终于抬起头,看向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他用不咸不淡的语气问自己,双眸似沉静的深海,看不出喜怒。

“你们在聊什么?咖啡好了……”Bella不知何时从厨房出来了,打断了Beam刚想说出口的那句话。

“你们昨晚一直在一起吗?”Bella将几杯刚煮好的咖啡和两瓶咖啡伴侣放到了三人的面前,像是随意地在发问。

“是啊,项目的问题……”刚煮好的黑咖啡,散发着醇厚的咖啡因味道,Forth一边搅动着一边回答道,Beam 看着他加了一勺,又一勺的糖。

“太苦了吗?”Bella有些不好意思。

“有点。”Forth缓缓搅动着面前的咖啡,笑了笑。

“差点忘了一会儿要出门。”Bella忽然放下了杯子:“我得先去收拾一下了,你们慢慢喝。”打过招呼后,她匆匆上了楼。

剩下两个各怀心事的人。

“Forth……”

沉默了半晌,直到手中的咖啡渐渐变凉。心底里有一种感觉,缥缈,却挥之不去,Beam觉得自己伸出手,好像就能将它抓住。

于是,他听到自己用微微发颤的声音,向面前的人问道:“Forth,你是……认真的吗。”

搅动咖啡的手忽然停了下来。

Beam看到他缓缓抬起了头,直视上自己的眼睛,某种情绪一闪而过,紧接着,他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回答了自己:“当然是和你一样,只是玩玩而已。”

说完,便站起了身,仿佛一刻都不愿多留。

“咖啡不错,代我谢谢你的太太。”Forth拉开了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的家。

他抓了个空。
他甚至没有资格去挽留。
那团小小的火苗,还没来得及窜起,就烧成了灰烬。


Beam站在门口,愣愣地盯着那扇没有关上的门,不知过了多久,直到Bella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才把他的神给拉了回来。

“他走了?”
“嗯。”
“你,不送送?”

Beam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再理会,径直上了楼。

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Beam把自己重重地砸在了床上,房里的窗帘没有拉开,一片昏暗,他的脑袋也昏沉得厉害。

恍惚间似乎听到有人在敲门,但他没有开。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今天却破天荒地做了个梦。

梦里他站在一个分叉路口,每个路口都站着一个人,把他往那个路口上拉扯,他们的指甲掐进了自己的肉里,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撕扯开来。

猛然睁开双眼,Beam发觉自己浑身都在冒着冷汗,手臂也被压得一阵麻。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摸索着拿起手机一看,原来已经是晚上七点,他昏睡了一整天。

十几条未读信息和几个未接来电,Beam翻了翻,无非是公司的一些杂事,还有Bella说今晚不回来了之类的。

唯独,没有那个人的。

怔了怔,手机光暗了下来,没有开灯的房间,暗得如同无星的夜。

用力揉了揉眼睛,Beam起身去浴室洗了个澡。氤氲的水汽,填满了澡间,他忽然想起昨晚的那个小火锅。

他跟Forth两个人哼哧哼哧地抢着锅里的肉,他筷子使得不太好,夹起来又掉回去,Forth一边笑他一边把肉全塞到了他碗里……

想着想着,Beam就笑了起来,水流在脸上,像眼泪。

那天之后,他和Forth再也没有联系过。



生活依旧被工作填满,忙不完的项目,开不完的会,忙着忙着,和Forth的这段记忆仿佛变成了手机里的那一个封尘了的号码,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通讯录里,再也没有拨出的机会。

“Beam总监……?”

昨晚赶了个通宵,直到今天上午之前,才终于将项目的方案做出来了,Beam没回家,直接在办公室里趴着睡了一会儿。

但还没半小时,就被拍醒了。

“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再说……”迷迷糊糊推开了那人的手,Beam换了个姿势想要继续再睡。

“Beam总监……总监……”喊声依旧不依不饶,明显不给自己好梦得机会。

Beam从臂弯里抬起了脑袋,要不是他此前已经稍微眯了会儿,现在怕是要狠狠地撒个起床气了。

“怎么了。”
“那个……副总让您去一趟会议室。”前来通知的小年轻又急又怕,急的是副总刚刚催得紧,怕的是扰了总监的清梦。

“什么事?”
“不……不清楚……好像有人来了……”

有什么人来,有他副总还不够?Beam揉了揉眉心将睡意驱逐,起身向会议室走去。

敲了敲门,没等回回应便推门进去了。

一夜未归,加上最近睡眠甚少,让此刻的Beam显得有些狼狈。领口的扣子解了几个,袖子随意地挽起,头发也乱糟糟的,脸上还有掩不住的倦意。

Beam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顶着这副模样,与Forth再见面。

他坐在几个投资方的代表中间,淡漠地看了自己一眼,便将视线移开了。

“来了?坐下吧,会议差不多开始了。”副总朝他挥挥手,说道。

Beam点点头,寻了一个适当的位置,坐下了。

整场会议,Beam都在放空。

他很困,双眼布满了红血丝,眼皮子都在打架,身体却处于紧绷状态,明明半小时可以说完,偏要塞一个半小时的废话进去,让他莫名地烦躁。

“Beam……?”
“嗯?”Beam有些恍然地抬起头,副总正看着他。
“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你来做吧,过两天出一份新的计划书给我。”
“嗯。”

什么计划书,他现在只想好好做个春秋大梦,爱谁谁。

会议开完,副总招呼着几个投资方代表到他的办公室里去尝尝新茶,等他们全部离开会议室,Beam才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有些疲软地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再次趴在桌上,Beam却睡不着了,现在已经是午后两点,阳光透过百叶窗,斜照入他的办公室内。带着温度的午后光线晃得他睁不开眼,索性仰躺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匆匆一眼,原本模糊了的那人的轮廓,又渐渐在他的脑海里清晰了起来。

算算时间,原来距离那一天,只过了21天。

习惯的养成需要21天,可偏偏在第21天,某个人的出现,让某种记忆像陋习一般卷土重来,打破了他此前的所有坚持。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思绪被打断,怎么今天想要清静一下这么难?!

“进来!”

门被缓缓推开了。

出现在门口的人让Beam瞬间站了起来。

Forth。

他似乎没有进来的打算,只是在门口处站着。

“什么事。”

Beam看着他,脑海里的某个轮廓完全清晰起来。他向他走进,喉咙沙哑,应该是一夜没睡导致,但此刻,更像是有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今晚,Ming生日。”

他淡淡地说着来意,仿佛那天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仿佛断了联系的这些天,只是一瞬间。

“噢……”

Beam想起来,昨天Kit好像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说是Ming今天生日,让他一起过去。

“去么?”
“去吧……”

Beam不知道他为何专程过来问自己这个,虽然在外人看来他们只是在谈公事。

“那我们七点见,对街的那个咖啡厅。”

我们?
Forth是在邀请他一起去吗?
可是,为什么?

“嗯?”
“嗯,嗯好。”来不及多想,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来。

Forth说完就走了,将门关上后,Beam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脸,生疼。所以刚刚的邀约是真的?可是,为什么要约他一起去?

他愣愣地站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到位子上坐了下来。

小秘书不一会儿就将刚刚的会议资料整理好了送过来,Beam却无心工作。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回家换件衣服,连礼物都没时间准备。

好在办公室里备有干净的衬衫,忽然又想起之前去日本出差,买了一个限定的设计款领带夹,刚好可以作为礼物,便埋头在抽屉里找了起来。

伸手在抽屉里掏了掏,摸到一个小盒子,他稍微用力,把它扯了出来。

同时,一个暗紫色的礼盒也被一起掏了出来,掉落在地。

一支纯金玫瑰,从盒子里探出身来。

他差点都要把它忘了。

他把玫瑰捡起来攥在手心,像是握住了一颗心。还记得自己收到这份礼物时,满心只想吐槽某人的审美,却没有机会问,这份礼物究竟是什么意思。

下午的时间好像过得特别慢,方案改着改着,Beam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又做梦了。
这次,他梦到自己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一直在下坠,却永远没有尽头。

一阵咯噔,Beam醒了。

窗外华灯初上,这一觉竟然从下午睡到了晚上。看了一眼时间,Beam暗骂了一句,已经将近八点了,早已过了约定的时间。

关了电脑,匆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大腿却不小心撞到了桌子的边缘,痛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来不及多想,拿起准备好的礼物,小跑出了公司,向外街的咖啡厅赶去。

明明已经起了秋风,额发却有些汗湿了。

一路小跑到了咖啡厅,Beam在门前平复了一下紊乱的气息,推开门进去了。

只一眼,Beam就认出了Forth的身影,他背对着门,在角落里坐着。下午时还穿着颇为正式的蓝色立领衬衫,此刻却换上了休闲的黑色丝质款,左耳戴了一枚方形的耳饰。

他还是这么好看。
他好像更好看了。

Beam看到他的手里握着一杯咖啡,已经不冒热气了,猜想他可能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走到他的桌前。

“对不起,我迟到了。”

寻声,Forth抬起头看了Beam一眼,依旧是淡淡的,不带任何情绪。

“没事,走吧。”

没有问自己迟到的原因,Forth径直站起身向门外走去。Beam想了想,无言地跟了上去。

Forth开车时,Beam害怕自己又睡着,所以使劲睁大着双眼看着窗外。此时已经过了下班的高峰,约莫一个小时左右他们就到了酒吧门口。Forth让他下车,然后把车开到了酒吧的后门停靠。

Beam便站在门口处等他。

几分钟后,Forth走回到正门,看到自己时顿了顿,好像没料到自己会在这里候着一样,但Forth终究没说什么,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酒吧里的人已经不少了。

“Forth!Beam!这边这边!”Beam四周围看了看,发现是Kit在朝他们使劲地挥手。

“你怎么不回我消息,我还以你不来了呢!”一走进,Kit就对自己发牢骚。

Beam默言,在今天下午,Forth邀他之前,他的确是没有赴约的打算,毕竟,用什么身份呢。

“Ming呢?”Forth不动声色地插话进来。
“噢,他去洗手间了。”Kit回应道。
“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
“不去不去,不跟你们俩抢位置。”Kit翻了个白眼,拿他们初见时的那件事开玩笑。

Beam觉得有些尴尬。

Forth笑了笑,没说什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

Beam在与他相隔了一个位置的地方,也坐下了。

Ming出来后,他邀请的朋友也差不多到了,酒吧里渐渐热闹了起来,猜拳,摇色子,摸花牌……酒一杯接一杯,Kit挨着Beam坐下来,拉着他一起玩。

Ming生日运很足,游戏连赢了好几番,却把决定权交给了Kit。

Kit眨了眨眼,竟然提出让自己和Forth当场表演一个激情舌吻!握着酒杯的手一抖,Beam有点怯。

“愣着干嘛,赶紧的呀!”Beam被Kit推搡着向Forth的身旁靠近:“你俩今晚怎么了,怎么坐这么远!”

被推得险些把手里的酒杯摔了,Beam刚想说话,一双手便从背后伸来,搂住了Forth的脖子。

“Forth~”声音里带着恃宠而骄的味道。

Beam向沙发的后背望去,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看起来才二十岁出头,稚嫩得很。紧接着,他看到Forth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带着几分宠溺地说:“过来”。

那个小男孩便直接从沙发上方,翻坐到了Forth的身旁,Beam的腿被那个男孩冷不防地撞了一下,和着不久前撞到桌子的伤,让他连带着脑筋都觉得疼。

Ming和Kit都明显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看Forth,看看他怀里的那个人,又看了看自己。

Beam只得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Kit,看好了。”Forth忽然开了口,Beam只看见他话音刚落,就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继而用另一只手握住了身旁小男生的脖子,把他压在沙发上,吻了上去。

Forth的吻技很好,加上酒精的辅佐,怀里的人明显被吻得燥热难耐,手在Forth的身上游移,周围不知情的人欢呼声渐起。Kit在自己的耳边大声质问着,Beam也没有搭理。

他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Forth邀请他来,是为了现在的这一幕吗?

“妈的Forth你在搞什么飞机?他是谁!”从Beam身上求不到答案,当热吻的两人一分开,Kit就大声质问起了Forth。

“显而易见……”Forth抬起手,用指腹抹了一把下唇上暧昧的水渍:“玩伴啊。”

而他怀里的那人,听到自己被这么形容,倒也没有什么反应,笑嘻嘻地将手半伸进了Forth敞开的领口。

“那Beam呢!”

此时的酒吧内嘈杂异常,Beam却觉得满世界都是自己的心跳声。他握着酒杯,指尖已经用力到了发白,紧接着,他听见Forth用淡漠的语气,回答了Kit的问题:


“前任玩伴。”


————————————————

虐的是四哥是四哥

我真的没有虐蜜糖啊啊啊啊



评论(48)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