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B]#深渊#03



——Ming下个月生日,你说我送点什么比较好?

在车满为患的地下停车场好不容易找到一处空位,Beam瞟了一眼Kit发来的那条未读信息,单手倒车入库,飞快回复了“飞机杯”三个字,就把手机扔进了公文包中,不再理会。

今天下午,他要到Forth的公司去做项目的月度总结。刚进办公室,小秘书就敲门走进来提醒他,今晨有一份急件快递送来,已经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

原以为只是资料或者需要签字的文件,但当他看到那个包装精良的暗紫色快件盒子时,他的直觉告诉自己,那么简单。

狐疑地拆开,里面是一个同色系的礼盒,再打开……

是一支纯金玫瑰。

礼盒里压着一张卡片,署名Forth。

Beam一脸不解地拿起玫瑰,这家伙在搞什么飞机?

还未等Beam琢磨过来,小秘书又敲门进来,通知他Boss召见,Beam将礼盒盖好,塞进了抽屉。

召见Beam无非是询问一下关于下午汇报的事,老大们一向对他很有信心,他有天赋,也有能力,尽管是“半路出家”,生生从学医这条路拐到了广告行业上,居然没走岔,还成为各大猎头们最想挖的业界王牌,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从老大的办公室里出来后,Beam忙于下午汇报的工作,将玫瑰的事暂时抛到了脑后。

——————————————

下午三点

Beam带着一只小秘书来到了甲方爸爸的公司,小秘书还没见过这样的世面,紧张得高跟鞋都差点走掉一只。

Beam放慢了脚步,耐心地等她调整好,才按下了32层的电梯。

两人提前几分钟来到了会议室,其他人也都很准时,这家公司不像其他的甲方公司那样,一股子“我甲方,我是你爸爸”的臭脾性,参与会议的大部分人也都是熟面孔,Beam熟络地跟他们打招呼,开开玩笑。小秘书紧跟在Beam的身边,有些懵,电视剧里的高层会议明明不是这样的呀!

Beam和其他人客套时,余光却瞟到了已经端坐在位置上的Forth。

他今天戴了一副细边框的黑色眼镜,暗灰色的衬衫,袖口挽起,好看得不动声色。Forth目光一直在Beam的身上,所以当Beam偷偷瞟自己的时候,他落落大方地冲他笑了笑,Beam反而像是偷窥被抓包似的,迅速移开了眼。

会议开始了

月度报表做得很详细,即使Beam不做讲解也完全OK,这明显只是一场普通的月度例会而已。小秘书尽职尽责地低头猛做会议记录,Forth则是分了个心,低头给某人发了一条信息。

——等会儿一起走?

待会议开完差不多是下班时间,Beam也无需再回公司去了。

——我得先送个人回去。

会议室里的人走得七七八八了,小秘书正忙着整理。Beam将手提电脑装进包里,抬头正好看到Forth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手机传来未读消息的提示音:

——那我等你。

偌大的会议室转眼只剩Beam和小秘书两人,耐心地等她整理好。

“走吧,我直接送你回去。”
回,回哪儿?”小秘书抱着资料,满脸疑问。
“不用回公司了,送你回家吧。”
“老大……”小秘书怯生生。
“嗯?”
“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

好的很嘛,被小秘书误以为要潜规则的Beam很气,再说了被他潜规则又有什么不好?

独自走到了停车场,Beam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回复消息:

——你能走了吗?我在停车场。

对方很快回复了过来:

——这么快就送回去了?

Beam叹了口气,回复道:

——没送,人家有男朋友来接了。

五秒过后:

——你也有,等我两分钟。

——————————————

轻车熟路地找到了Forth的泊车点,Beam站在车旁一边等他,一边出神。

和Forth的这段关系,已经维持了三个多月。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在公开场合表露过什么。在外看来,他是合作公司的项目负责人,Forth是投资方的代表,仅此而已。

玩伴?

Beam一度是这么定义彼此间的关系的。

但最近他去出了一趟差,两人将近一个礼拜没有见面,他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玩伴的念想,有些“超纲”了。

头顶上方的灯坏了,忽闪忽闪的,恰似他心底里的某种东西,忽明忽暗。

正低着头入神,Beam没有注意到Forth已经悄然来到了身边。

“嘿,在想我吗?”

闻声抬头的Beam,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按在了车门上,Forth搂着他的腰,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舌吻。

Beam费了老劲儿才把他推开,用手背擦了擦唇角,看着笑得一脸得逞样儿的Forth无奈地说道:“在自己公司门口作案,你疯了?”

“作案?我做什么了?”长腿一迈,往Beam的身前靠近一步,继续“顶风作案”——顶了顶Beam的下半身。

“开车门!”Beam一把推开了他,下命令。

“是是是,我的Beam大人。”Forth不再闹他,乖乖替他打开了车门。

出了停车场,Beam才发觉外面已经天黑。

“我们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Forth买了个关子,开着车驶出了市区。

——————————————

曼谷近郊,Forth绕着盘山公路一路往上开。一旁的Beam半眯着眼,他有点累,昏睡了一路,醒来时,发觉自己竟然身处一座荒山上。

“这是哪儿?来这儿干什么?”Beam不安地看了看车外,一片黑暗。

“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Forth一边卖关子一边下了车,他走到了车的另一侧,为Beam开了门。

狐疑地走下车,另一番天地映入了眼帘。

车子被停靠在山路的最尽头,眼前是一片开阔平坦的山地,曼谷市区的灯火在远方影影绰绰,宛如人间里的一道银河。头顶是一片灿灿的繁星,如同被冻结在夜空中的大雨般,将落未落。

眼前的景象让Beam一时看呆,就这么立在了原地忘记做出回应。

Forth走到他的身后,轻轻环住了他的腰:“喜欢吗?”

“嗯。”他很喜欢。

“还有这个。”Forth搂着他顺势转了个身,Beam仔细一看,车子的旁边竟然还有一顶已经搭好了的帐篷,四周围太暗,他刚刚根本没有注意到。

“……我们野战?”

疑问脱口而出,让Forth也不禁一愣,随即一笑,亲了亲Beam的小耳垂:“山顶太冷,我怕你会感冒,但既然你这么想,我也不介意……”

“我会感冒的。”Beam及时地止损道。

Forth从车内拿出了厚毛毯,和Beam并肩躺在帐篷里。山顶的风有些不羁,连带着夜空里的星云,也被吹得卷舒不定。

望着这片星空,Beam有些出神。

密布的繁星,如世间无数个平凡人的平凡一生,生老病死,离别重逢,多的是相似的你我,独一无二的又有几个。

Beam抬手,遮住目线,不愿再看。

“怎么了?”Forth转过脸去看他。

“真渺小。”Beam闭上眼,像是在自语:“每一颗都长得一样。”

刚想将手放下,Forth忽然伸出了手,与Beam十指紧扣,继而翻身在上。

Beam睁开眼,目线被Forth清俊的脸填满,这一刻,他只看得见眼前的人,和他眼里的自己。这一刻,他们是彼此眼中的唯一。

Beam闭上眼,用心感受这个吻。


吻着吻着,Beam觉得下身被一个硬物杵着,他微微偏开了脑袋:“Forth……”

“嗯?”明显还没吻够,带着些性感的轻喘。

“我饿了……”

“……你是不是故意煞风景。”Forth无奈地从Beam的身上爬了起来。

Beam摸了摸发热的耳朵,没有回话。

不一会儿,Forth端过来一个……小火锅。Beam直愣愣地看着他,仿佛他是一个哆啦A梦。

“吃吧,冰还没化,食材都是新鲜的。”
“……”

于是两个人,在山顶上,吹着冷风,幸福地吃起了小火锅,氤氲的热气缭绕,Beam觉得心底里的某种感觉也似这雾气般有些缥缈。

——————————————

原本商量好了要蹲第二天的日出,两个人却一起睡过了头。

此时天已大亮,白昼的山顶丝毫没有看头,Forth将东西收拾好搬上了车,说要送Beam回家。

Beam再三拒绝,但脑袋昏昏沉沉的还是选择了妥协,但只让Forth送他到邻家的街道。

“怎么,害怕被妈妈抓包发现你跟一个男人在山顶过了一夜?”Forth将车停好和Beam一起下了车,打趣地问。

今天是周末,时间还算早,寂静的住宅区周围还没什么人。Beam翻了个白眼,突然发现自己的公文包没拿。

“可能落在车后座了,我看看。”Forth打开后座的车门,黑色的公文包静静地躺在车后座上。

“Beam……”
“Beam……”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Forth从车里出来,转过了身。

Beam正背对着自己,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一个年轻的女人正朝着他们走过来,身穿运动服,像是刚刚晨跑回来。

“Beam,你怎么在这儿?”女子走到两人的跟前,笑得很甜,她看着Beam,又看看身后拿着Beam公文包的Forth:“这是……?”

Beam背对着自己,Forth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这是Forth。”Beam的嗓音莫名有些沙哑,他转了个身,站在了两人的中间。

“Forth,这是Bella……”Beam目光灼灼地看着Forth:“……我的太太。”

“你好。”Bella伸出手,朝着Forth甜甜一笑。

Forth忘了自己是怎么将手伸出去的。

“昨天我买了新的咖啡豆,要试试吗?”Bella转头看了看Beam。


在周末的清晨,向Forth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邀请。


————————————————

我填坑了填坑了

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

评论(35)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