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orth-Beam]#我要买你的肉#(下)

#我要买你的肉#(上)

#我要买你的肉#(中)



“母亲,我去市场了。”Beam双手合十,行过礼节后便出门了。

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Beam的母亲欲言又止。

“夫人……少爷今天还要去市场吗?家里还有很多肉……”在一旁站着的仆人lan姨,上前轻声提醒。

“我当然知道……”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Beam每次说要去市场了都一脸兴奋,那模样可爱得紧,作为母亲哪里说得出口让他别去,即使就快放不下了……

“可是夫人……”
“哎呀下次说,下次一定说……”

————————————

曼谷第一市场内

“Forth少爷,老爷不是前两周就让你不必再来市场卖肉了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啊?”小助手一边应付着来卖肉的人,一边低声跟Forth抱怨着。

“我还没学够,走什么走!认真卖你的肉!”前一秒还在凶巴巴地凶着小助手的Forth,转脸看到朝着自己摊子走过来的Beam,瞬间笑靥如花。

——少爷厉害了,还有两副面孔。小助手悄咪咪地翻了个白眼

“Beam,你来啦!”Forth挥挥手。
“嗯!”Beam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摊子前,发尾被九月的阳光微微汗湿。

从人潮挤过的Beam,刚凑身到Forth的跟前,就注意到了他脖子的不对劲。

“P'Forth……你脖子怎么了?”Beam歪着脑袋盯着Forth的脖子下方。
“脖子?我的脖子怎么了?”Forth伸手摸了摸,没什么不对劲儿啊?


“红了一片……”
“是吗?被你这么一说,感觉是有点火辣辣的……”

Forth轻轻挠了两下泛红处,就被Beam制止住了:“别动,我去买个药膏来。”

“不用……”Forth一伸手,却抓了个空,这个小家伙溜得比兔子还快,看来下次得揪着他的耳朵。


几分钟后

Beam又回到了摊子前,Forth正在后面的休息椅上等他。

“给你。”Beam把药膏递过去,还捎带点儿微微的喘。

是跑得有多急切,Forth无奈地笑了笑。

“这里没有镜子,你帮我擦吧。”Forth脑袋仰起,得寸进尺。

“……好”

将白色膏体挖了一点放在指尖,Beam犹疑了一下,伸出另一只手,扯住了Forth的衣领,往下拉。

依旧保持着仰头的姿态,Forth的脖颈线条好看得叫人移不开眼,喉结随着吞咽动作而起伏,领口被拉开,露出与颈部相连着的胸口肌肤。

Beam小心翼翼地将膏体涂在泛红处,指腹抹开,眉眼间满是认真。

因为靠得很近,Forth的视线稍稍下压,就可以看清Beam的睫毛,眨巴眨巴的,纯真里带着不自知的魅惑。

“Beam……”

忍不住握住了那只在自己胸口处“搞事”的手。Forth低下头,Beam刚好抬头,视线纠缠。

——小助手忙得不可开交,转头一看,自家少爷居然在调情?恨恨地把气都撒到了猪肉上…我剁!我剁!

“怎么了P'Forth?”学长握住了他的手,却没了下文,Beam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

原本打算将实情告诉Beam,还有今天是自己在市场体验的最后一天,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此时的Forth心中有个想法,他想赌一把。

“没什么Beam,谢谢你帮我上药。”Forth放开了手,揉了揉Beam的发。

————————————

隔天,当Beam再次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市场,却发现Forth的摊前,已空空如也。

“难道今天这么早就卖光了?”Beam自言自语:“不可能吧?”

三天后再去,依旧无人。

再三天,Beam起了个大早跑向市场,还是没人?!

——难道是学长生病了?或者是换了位置?

绕着生鲜区走了好几趟,也没有看到Forth的身影。

——如果是发生了什么事,起码也该跟自己说说吧?

Beam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也可能是人家根本没想起要告诉自己吧。

一路瞎想,Beam再一次两手空空地回到了家。

“母亲,对不起,让lan姨去买吧。”Beam低着头行完礼,像丢了魂似的走回了房间,剩下客厅里两个面面相觑担心又不敢多问的妇人。

有点生气
有点担心
有点难过
有点无力

Beam将自己重重地砸在床上,P'Fort是“利用”完自己,就跑了吗?

————————————

这几天,Beam垂头丧气得让Pha和Kit都有些莫名。

午间时分,三人在教室隔壁的小休息室里吃着午餐。Kit伸手在Beam眼前晃了晃,企图唤回他不知道又飘去哪儿了的神。

“Beam,你怎么了啊?失恋了吗?”Pha弯下腰瞅着Beam呆滞的脸。

“没事……”

“那今晚一起……”


——砰!

休息室的门突然被狠狠推开

“死Forth,你吓我一跳!”Pha回头一看,这不是Forth吗,这一脸气势汹汹的是来催债的?

“Kit,Pha,你们俩先出去一下。”Forth没理会Pha的抱怨。

“怎么了?那Beam呢?喂你别推我……Beam你惹到他了……?!”两人的话音未落,便被Forth的连推带拽轰出了门。

Beam一脸懵逼地看着Forth,怎么着,这神情倒像是自己做了错事一样。

“你干嘛!”

Beam站起身,明明自己才应该是生气的那个人吧?

Forth没有理会门外二人的质问,也没有回答Beam的提问,他反手锁上了门。

“喂……你……”

一直沉默不语的Forth让Beam有一丝心慌。


于是,两人独处的小房间内:

一个逼近
一个后退
一个紧盯
一个闪躲

“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Forth紧盯着Beam,生怕错过一丝表情。

“……什么想法?”
“这自然是要问你自己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去了三次,我不在,为什么还去第四次?”
“……我……我去是为了去买肉!”

讲道理,这理由说出来连Beam自己都不信。

“你脸红了,Beam。”
“我没有……”
“耳朵也红了。”
“都说了没有……!”

一步步往后退,最后抵住了墙,退无可退。Beam此时的心跳如雷。

“我这几天一直想着你,Beam。”Forth的一记直球,向着Beam直面扑来。

“哦,惦记着你的生意啊。”

“惦记着你。”
“……”

Beam的眼神闪躲着,不敢抬头,也不好东张西望显得心虚,只好紧盯着某一处。

看着Beam被自己逼问得吃瘪的小模样,Forth越发地觉得有趣。

相反地,被Forth逼退到靠墙而站的Beam,此刻并没有多少好心情。他本该一把推开眼前这个置自己于难堪处境的人,却不知为何动弹不得。

——难道自己对Forth的那点儿小九九,就这么暴露了?明明只是买了几次肉,怎么搭上钱的同时还把自己给搭上了?Forth这家伙不会拿这件事来要挟自己吧?

脑海里正天马行空地乱想,却被Forth截断了思路。

“去了好几次都扑了个空,就不知道给我打电话问问?”
“那你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情况!”

仰头,反问,Beam是真的生气了。

“下礼拜二,我等你。”Forth压低声音,仿佛在告诉他一个只有彼此才能知道的秘密。

“不去!”两个字随之蹦出,Beam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果不其然,Forth笑得一脸满意,自己只说了我等你他就知道要去哪儿?Beam果然和自己很有默契,说明自己的赌注没下错。

“我不会去的,我……我再也不买你的肉了!”索性不管了,Beam抬起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我等着你,Beam。”Forth看着他,好像笃定他会来似的。


Forth一开门,门外的两只立马冲了进来。

“Beam你没事吧!!”Kit一进门便扑向Beam,生怕他被Forth揍了。

然而,Beam和Forth都没有为他们答疑解惑的意思,两张八卦脸简直要耷拉到地上了。

——————————————

在Beam的纠结和Forth的期待中,礼拜二终于到来。

Forth一大早便在自己的“前任”摊子前等着Beam。偶尔有熟客路过,还会问他最近怎么没有做生意了,Forth只是笑着摇摇头。

从上午等到了中午,又到了下午
从熙熙攘攘,等到了寥寥无几人
Forth依然耐心地等着


夜幕降临

偌大的市场内只剩几个摊子在做着收铺的准备。Forth低着头,没有要走的意思。

直到最后一个摊子的人也离开了市场……

难道真的是自己过于自信了?


手机突然响起
——是Beam的来电。

“Beam,你在哪儿!”
“我不会过去的,你走吧。”
“我不走。”
“你赶紧走!”
“你不来我不会走的。”死倔。就不走。
“妈的……”

对方匆匆挂了电话,Forth对着渐渐黑掉的屏幕发呆。

由远而近,像在往自己的方向奔来的脚步声——

Forth猛然抬头,叫嚣着自己绝对不会来的Beam,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

“Beam,你来啦!”
“到底叫我来干嘛,肉都卖完了你怎么还不走!”
“谁说肉卖完了?你不是还没买嘛~”
“哪里还有什么肉!”

Beam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摊子。

“我啊。”

Forth笑眯眯地指了指自己:“上等的Forth肉,总重75kg,只卖给Beam一人。”
“……”

Be·又呆住了·am

“客人,我都等了你一整天了,快点买啊~”Forth俯身向前,语气里竟带了点撒娇的意味。
“你……你什么意思……”

Be·又懵逼了·am

“我?我在向你推销我自己啊。”
“Forth——!”

连敬语都不说了,可见Beam是真的慌了。

“Beam,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不再拐弯抹角,哪怕自己此刻的心跳声响到要盖住了自己的表白声。

“P'Forth……”

“我觉得,你对我也有一点感觉。否则你不会看到我不在,还屡次三番地来,你不会因为我没告诉你而生气,也不会在这个时间这个点还跑过来,更不会一直在市场某个角落看着我到底走没走……”


“我……!”

“不管怎样,我会一直等到你出现为止。”止住了Beam的“违心反驳”,Forth看着他,认真地说。


场面,一度是温馨,浪漫,感人的……


无奈——

“咕——”从某Forth的肚皮方向,传来一阵可疑声。


“Beam,我等了你一天,还什么都没吃……”Forth一改认真面孔,委屈巴巴。

“你干嘛不去吃……”
“等着你来买我啊,我哪儿敢走啊!”
“可是……我没带钱……”

——这个傻Beam

“用你Beam的身……”Forth顿了顿:“……和心来买单就行,所以你现在只要点点头我就跟你走,懂吗?”

——似懂非懂
在Forth的连哄带骗之下,Beam点点头。

“好,答应了,带我走吧。”Forth从摊子内走出来,站到Beam的跟前。

“噢……”

刚想转身,Beam又被Forth拉了回来:“你是不是该拎着我?”

“你有病……!”Beam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走完两步又停下,返回去伸手扯着Forth的衣领。




某Beam走在前,一脸不满也掩盖不住耳后的红

某Forth被牵在后,笑得却是一脸花枝那个乱颤



———————————

完结撒花啦

终于可以开始我的玻璃渣甜坑了




评论(27)

热度(290)

  1. 漫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