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me like a river

[Forth-Beam]#一日为师#


 
 
一向以沉稳著称的医学院,近段时间却因一位新来的实习老师而显得有些不平静。而此刻,这位“罪魁祸首”也将迎来自己的第一次…
 
————————————————
 

「1」

第一次单独带课


今天是实习老师Beam的第一次单独带课,显而易见,他有些紧张。

尽管教导主任只是让自己给学生们讲解一下人体肌肉的基本组成,但这种枯燥的理论课往往也最难。

踏着铃声,Beam深呼一口气,推开了教室的门。

学生们看到先进来的是Beam老师,都好奇地往他的身后看,教室的门乖乖的,没有再打开的趋势,今天教“魔”主任竟然不在,只有Beam老师?!原本鸦雀无声的教室顿时放松不少。

简单行完上课前的礼节,Beam转身将两幅人体肌肉分布图悬挂在了黑板上:“这节课,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人体肌肉的基本组成…”


但,哪怕眼前这位老师是最近医学院学生们心中的“师生恋最佳男主角”,这样的理论课除了枯燥还是枯燥。


“老师——”突然有学生举起了手:“图太小了看不清!”

Beam有些为难,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本来是要将人体肌肉模型带过来的,无奈另外两个班已经预定,教导主任让他先用两张图来应对,毕竟只是理论课,不打紧。

瞧见自己亲爱的Beam老师突然一脸为难,学生们不满的起哄声骤然消停大半。



“对了!老师,不如让Forth当模型吧!”



正单手撑着下巴做看客状的Forth,听到这声建议后差点没从椅子上滚下来。

“别浪费了你的身材嘛Forth……”提议的男生继续煽动着,周遭的唆使声渐起。
 
Forth变换了一下姿势,靠着椅背,并没有理会那些“不怀好意”的唆使,只抬起下巴,对上了老师的眼神。

“Forth同学如果不想,大家就不要勉强…”

Beam看着Forth,他的脸上似乎有一些不悦,但想为他解难的话音还未落。Forth便意外地站起了身,朝讲台的方向走去。



「2」

口哨声混着掌声,枯燥的理论课,突然变得令人期待起来。

虽然对这位Forth同学的反应略感意外,但Beam还是很快地将学生们的关注点拉回了课堂。

“Forth同学,麻烦你了,把上衣脱了吧。”Beam对走到他身边的Forth说道。

利落地将身着的短袖脱下

“哇哦——”惊叹声取代了起哄声。

肩宽背直,胸肌腹肌的线条感分明却不刻意,就连最难练的背部也分布着好看的肌群…

从“专业”角度将眼前这个学生的身材大概审视了一遍,Beam觉得的确不该被浪费,拿来做实体模型基本OK。

接着,正事儿开始。

Beam示意Forth站到讲台旁,面向学生,开始了这堂别开生面的理论课。



「3」

“人体约由600多块肌肉组成,而我们可以直观看到的,也能练出来的肌肉就是人体浅层肌……”在讲解的同时,Beam用手触碰着Forth裸露的肌肤。

“按照位置,人体浅层肌又可以划分为胸肌、腹肌……”

许是这副好身材的加持,同学们反倒听得格外认真,面朝着学生们进行讲解的Beam,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指在Forth的身上“指点江山”时,不慎从他胸前的那一处敏感点划过。

一阵战栗,Forth别在身后交握着的手一紧,喉咙里那声低吟被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老师的指腹软软的,点在Forth身上的力道也很轻,像一根羽毛,挠得他身体内部某个地方痒痒的。

“人鱼线,是指胯部和下腹肌之间形成的一条线……”手指随着解说而动,滑到了裸露肌肤的最下方,距离更敏感的那一处,仅有一掌之遥。

Forth低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那只搁在他下腹部上的手,以至于当Beam转身面朝自己时,也没能注意到。

讲课的声音一顿,等Forth回过神,Beam已经不动声色地移开了手。匆匆讲完了人鱼线的部分,Beam低声让Forth转身。

看他听话地转了过去,Beam拿起笔,取代了自己的手指,继续讲解背部的肌群。


怎么了?

恐怕只有Forth下半身的那处紧绷,能够解释。


因为裤子的遮挡,所以并不明显,起了生理反应这件事,只有他知,Beam知。

Forth微微侧过脸去看老师,他仍在细心讲解着,取代了手指的笔,时不时在自己的肩背,腰侧轻点。

但老师的耳垂,却染上了一缕粉色,像颗羞涩的樱桃。

Forth低下头,这堂课他怕是要当机了。

时间似乎过得比以往要快,在同学们的不舍声中,课程结束。

在那之后,Beam和Forth都默契地,没有说起这件意外的“小事”。



「4」

短暂的实习期迎来尾声

学生们为他们亲爱的Beam老师举办了一场欢送会。

聚会当天,被学生们围着的Beam不胜酒力,却挡不住热情,到最后已经明显有些应付不来。

趁着学生们各玩各的间隙,半醉状态下的Beam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向洗手间,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跟进来一个人。

趴在洗手池边上,Beam用清水漱了漱口,洗了把脸,酒劲让他一阵晕眩,眼看就要撑不住滑落在地。

突然,一只手横在了他的腰腹之间,将他向上捞起,撑住了下滑的身体。

“还好吗”

抬头,努力睁了睁迷蒙的双眼,通过洗手台前的镜子,Beam看清了这只手的主人。

“老师没事……”

“别逞能。”Forth揽着Beam腰的手紧了紧,生怕他一个站不稳嗑到洗手台上,要命。

这位Forth同学的语气,貌似有点蔑视他的酒量?Beam想要拿开横在他腰腹间的手。

——推不动

“你好好清醒一下,我扶着你。”Forth现在的语气,明明已经丝毫不把自己当成老师了嘛。

“一日为师……”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虽然我是个还没转正的实习老师,你也应该象征性地尊重一下我吧?

但Beam只吞吐出了四个字,剩余的还在喉咙里盘旋,便被Forth夺去了话语权。

“什么一日为师……?”

Forth一手扶着Beam,一手撑着洗手池的边缘,他俯下身,胸口微微贴着Beam的背,用略带挑逗的口吻,将“一日为师”这四个字,读得字正腔圆:“我记得,我还没有对Beam老师,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身下的人始终保持着头低垂的状态,没有回应。

是在用醉酒伪装自己没听懂?
还是用水声伪装自己没听到?
不得而知。

Forth没有再接话下去,手依然保持着紧搂的姿态。



实习期“功德圆满”在即,Beam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学生调戏了一番。


而且,还是个男学生


脑海里仿佛燃起了一串礼花,炸得他心底一片乱



—————————————


缓一缓
让买肉的Beam和卖肉Forth和写肉的我
缓一缓





评论(21)

热度(191)

  1. 漫源 转载了此文字